七十年代穿书女配

苏 芷 作品

    赵家新盖的小二楼,也算是陈家宅独一份的了。

    当初李玉凤和赵国栋偷偷的领了结婚证, 都没惊动小队里的人, 等她毕业的时候, 赵家的小二楼正好落成, 赵国栋才在家里办了两天的流水席,算是风风光光的把李玉凤给娶进门了。

    想想当初的日子, 还像在做梦一样,可一眨眼,他们都结婚一年多了, 他都要当爸爸了。

    赵国栋才把自行车骑到自家门口的那条石子路上, 就看见赵阿婆拿着个大笤帚,在扫家门口的那块大水泥地。赵国栋常年在外头打工,赵满仓的身体也不好, 他就把地让给隔壁陈阿呆的爹妈种了,每年收了粮食,帮他们交了要上缴国家的, 多下一些够他们一家人的口粮, 其他的都给他们。

    赵阿婆看见赵国栋,丢下笤帚迎到门口,笑呵呵道:“你咋今天回来了?玉凤咋样,身子还好不?”

    “好着呢!她还说过几天回来看您。”赵国栋说着,已经把车停在了门口,阿婆便絮叨着:“快别回来了,等她生了, 我去医院瞧她,大着个肚子怪不方便的。”

    赵阿婆这几年少了辛劳,身子倒是比从前好了点,就是耳背这毛病,一直没好。

    她说着,跟着赵国栋进门,给他去厨房倒了一杯水,看着大孙子骑车回来一脑门子的汗,拿了块毛巾递给他:“你这急冲冲的回来,是有事儿吗?”

    “没啥事儿,就是回来看看你和我爸。”

    赵阿婆才不要相信他这句话,徐二狗一死,赵国栋就被徐家那两个弟兄赶出工程队的事情,远近多少个大队都传遍了。现在到处都传言赵国栋在徐家放下了狠话,说要把工程队搞成建筑公司,要让徐家兄弟走着瞧……

    那些话在看热闹的人口中一传十十传百,早就变了模样,但赵阿婆心里知道,赵国栋这一次是真的遇上了难关了。

    “你别瞒我了,我知道你现在艰难,有啥事儿别憋在心里。”阿婆伸手拍拍赵国栋的肩膀,从十几岁开始,他的肩头就挑着一家的重担。

    “阿婆,我真没事儿。”赵国栋道,然而阿婆却已经走开了,她年纪大,住不了二楼,就住在客堂边上的房间里。

    赵国栋看着她拄着拐杖慢慢的走进去,觉得有些难受,他只想让他们享福过好日子,不想让他们有一丝一毫的担惊受怕。

    赵国栋站了起来,打算去二楼赵满仓的房里拿土地证、房产证,却被从房里出来的阿婆给喊住了,她手里拿着一叠厚厚的本子,摇摇晃晃的走过来,看着赵国栋道:“你爹胆小,这些东西都我这里收着呢,趁着他没回来,你拿走吧。”

    “阿婆……”赵国栋的喉头顿时哽咽了一下,鼻子都有些发酸,但赵阿婆却笑着道:“想当初我要不把户口本给玉凤,你俩连婚都结不成呢!我这不是……就专门做这些事情的吗?”

    赵国栋忍不住笑了,从赵阿婆手里把东西接过来,郑重其事道:“我一定再把这些给挣回来。”

    赵阿婆点点头,看着赵国栋,笑道:“好孩子,阿婆信你。”

    ……

    一个星期之后,赵国栋的栋梁建筑公司正式挂牌,成为广安县第一家注册的正规施工方。

    李玉凤一早接待了好几个病人,刚闲下来泡了一壶热茶,正打算坐下休息一会儿,就接到了王院长的内线电话,让她往院长办公室跑一趟。

    虽然在县医院工作也有一年多时间了,但李玉凤和医院领导并不是很熟悉,王院长又是医院管基建和医疗设备的,并不负责他们医疗科室这一块,所以平常并没有什么交集。听到说王院长让她去办公室,李玉凤心里还有些疑惑。

    她下了门诊楼,走去后排的行政楼,正巧遇上张大妈从二楼院长室下来。

    “大妈,王院长在吗?”

    “咦,李大夫你咋跑这儿来了?”张大妈笑着道:“王院长在呢,正在招待客人,让我去门口买些水果。”

    李玉凤点点头,心想也不知道是什么重要的客人,王院长都交代了人去买水果了。可她现在顶着一个七八个月的肚子,实在没什么形象可言,也不知道王院长喊她过来有什么事情。

    李玉凤上了二楼,在院长办公室外敲了门,听见里头王院长道:“门没关,进来。”她推门进去,看见一个打扮时髦的年轻女子正坐在沙发上,看见她进来,就忙站了起来。

    五年没见了,那时候大家都是十八九岁的小姑娘,可现在都是二十四五的成熟女子了。

    “玉凤姐,好久不见!”

    程雅宁看着她,脸上带着惊喜的笑容,李玉凤和以前没有大的改变,就是有了身孕,脸圆了一些。

    程雅宁也变得不多,从国外留学回来的她,比从前更优雅,谈吐也更成熟了。

    “你……怎么过来了?”李玉凤有些奇怪,她这几天还在等她的电话呢,结果一等好多天也没等到,还想着早知道当时应该问个电话号码记下来的,可她万万没有想到,程雅宁会亲自过来。

    “程小姐代表香港仁爱医院,向我院捐赠了一台CT机,并且打算出资扩建我院的门诊大楼。”王院长非常激动的开口。

    虽然不知道程雅宁和李玉凤之间有什么渊源,但是对于香港仁爱医院对他们县人民医院的慷慨捐助,王院长表示十分的感谢。

    要知道……国内第一台CT机1979年才在北京落户,直到现在,几年之间,除了省城的大医院,像他们这样的县级人民医院,是根本没有可能也没有能力拥有一台CT机的,王院长道:“为了这机器,我得跟医院打申请,派放射科的同事去北京学习。”

    李玉凤看着程雅宁,虽然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但也非常感激她的好意。

    “王院长,门诊大楼的项目,我希望能和我们约定的一样,和李大夫爱人的工程队合作,我们五年前在省城中医药大学捐的体育馆和图书馆工程,都是赵工监工完成的,我们对他工程队的施工质量非常放心。”

    有人捐款盖楼,就指定一个承建商而已,这对王院长来说简直不算是什么条件,他立马非常爽快的答应道:“这是一定的,既然是程小姐合作过的工程队,那质量一定让人放心。”

    “程小姐……”李玉凤这下算是完全明白了……程雅宁走的是曲线救国路线,为了给赵国栋工程做,不惜一掷千金,但赵国栋却未必能接受。

    当着王院长的面,她又不能回绝程雅宁,毕竟像这样天上掉馅儿饼的事情,错过了这村就没这店了,她要是把这么大一笔捐助给搞没了,王院长只怕是真的要记住她了。

    “那我替咱县医院,谢谢程小姐。”李玉凤虽然这么说,眉心却没有松开,赵国栋的性子她太了解了,他是肯定不会接受他们这样的资助的。

    ……

    李玉凤从院长办公室出来,还是觉得这事情很难办,对于程雅宁不声不响来了广安,她也感到很无奈。

    她才走到楼梯口,程雅宁从身后追了上来,走廊里四下无人,她上前扶着大腹便便的李玉凤,小声叫了一声:“嫂子……”

    李玉凤看着她,拧了拧眉心道:“你这样,你哥会生气的,他肯定不会接这个工程。”

    “所以我来找你了,我知道你会有办法的。”程雅宁看着李玉凤,她知道他们之间的感情,“我父亲决定这样做,也不是存粹为了弥补我哥什么,我知道他们对我哥造成的伤害是没有办法弥补的,但是你一定要相信我,给你们医院捐赠门诊大楼,这并不仅仅是为了我哥,而是为了更多这里的病人,父亲这些年一直在做慈善,捐给别人也是捐,那还不如捐给你们医院,这里还是我母亲的故乡。”

    道理确实是这个道理,但想要说服赵国栋,李玉凤心里却并没有什么把握,她叹了一口气,问程雅宁道:“你妈妈的病好一些了吗?”

    “目前病情是稳定的,但是她不肯动手术,这种病是不能拖延的……”

    “你哥让我转告你,只要你妈妈肯乖乖的动手术,他会去香港看她的。”

    “这是……真的吗?” 程雅宁激动道。

    李玉凤点点头:“他刚刚才失去他师父,他不想再失去亲人,即便是素未谋面的亲人。”

    “那我现在就打电话回去,让爹地劝说妈咪马上动手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