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十年代穿书女配

苏 芷 作品

    赵国栋一早就骑车带着赵家栋起去了县城。

    据赵家栋汇报, 他这几月不在家,赵老爹连肉沫子都没给他尝过。他现在到底是长身体的时候,开始抽条,正是饭量最大的时候, 哪里就熬得住呢!

    幸好有赵阿婆心疼他,每天给他吃个新鲜鸡蛋。赵国栋不在家,家里的鸡蛋也没人挑去公社卖了, 正好可以让家里人打打牙祭。

    “哥, 我想吃阿婆烧的红烧肉了, 要那种有肥有瘦的, 咬上一口, 嘴角流油!”赵家栋坐在赵国栋的老爷车上,想象着今晚的一顿红烧肉, 口水不停的流下来。

    赵国栋骑得悠闲, 听了他的话, 笑着道:“你嫂子学校食堂的红烧肉,那才叫好吃呢,四毛钱一盘,咱两一顿可以吃一盘, 等你将来考上大学,大学食堂要什么吃的没有!”

    赵家栋对大学也充满了向往, 尤其是上一届县中的考试成绩很好,录取率很高,让很多家长开始对念书这件事情改观, 也想着自己孩子可以上大学,吃供应粮。

    “我要是也能跟嫂子一样考上大学就好了。”赵家栋想到这里,还觉得心里美滋滋的,又挺起胸膛道:“我想和玉虎哥一样考军校!”

    “你这身子骨?考军校?”赵国栋侧头扫了一眼坐在自己车后座的赵家栋,没好意思继续说。他妈生赵家栋的时候身体就不好,生下他之后奶水又不足,赵家栋从小就跟瘦猴一样。

    这句话显然戳到了赵家栋的痛处,顿时就拧起了眉心,郁闷道:“为啥咱一个妈生的,哥你就壮得跟一头牛一样,我就这么瘦……”

    赵国栋踩着自行车的腿顿了顿,眉梢似乎几不可见的皱了皱,只缓缓道:“妈生你的时候年纪大了,要不然也不能这么早就去了。”

    提起自己的母亲来,赵家栋其实已经没有多少记忆了,但这并不能阻止他对她的想念,他小声问道:“哥,妈是怎么样的人,我小时候她是不是特别疼我?”

    “那还用说,妈特别疼我们兄弟俩,有好吃的总是留给咱俩吃,她从来舍不得吃。”赵国栋开始回忆起他的母亲孙秀芳,那个善良又慈爱的母亲。

    兄弟两人在路上又闲聊了一会儿,很快就到了县城。

    赵国栋直接把赵家栋领到了大戏院胡同的黑市上去,他有小半年没过来,这里的黑市规模越来越大了。

    赵家栋却是第一次过来,看着胡同里望不到边的小摊贩,嘴巴都何不拢了。

    他虽然在县城上学,手上没钱,连供销社都很少去。

    胡同里传来悠扬的歌声,赵国栋细细的听着,才发现这居然就是李玉凤平常在厨房做饭时候常哼的歌。他转身拍了拍赵家栋的肩膀,对他道:“你想买啥就买啥,今天哥都听你的。”

    赵家栋的眼珠子都亮了起来,嘴里却道:“那哪行呢!咱爹说了,你挣的钱,要留着给咱家盖新房子用,不然总不能让你和咱嫂子光领证不圆房吧?”

    “听谁胡说呢!”赵国栋一巴掌拍在赵家栋的脑门上,麦色的脸颊顿时就红了起来,可他总不能告诉他这老实弟弟,他和李玉凤已经……那个啥了……

    “你特么以后少跟着咱爹胡说八道!”赵国栋狠狠的教训赵家栋道。

    “我可没胡说八道,咱爹就是这样说的!”赵家栋表示不服。

    赵国栋也不再说他什么,领着他在一排排的小摊贩前买东西。

    白色汗衫背心、白色的确良面料、蓝色白条纹运动套装,回力军鞋,这些都是赵家栋上学必备的。

    买好了这些,剩下的就是一些吃的,赵国栋一口气买了两斤白糖、十斤富强粉、五斤肋条肉。又给阿婆买了钙片、给赵满仓买了两瓶酒、一条烟。

    他们拎着东西在小摊子跟前穿行,很快就来到一个卖唱片的摊子跟前。小型的唱片机里面正播着优美的旋律,赵国栋停下了脚步,问那个老板道:“老板,这歌什么名字?这么好听……”

    “小伙子识货啊,这歌是邓丽君唱的,叫什么《月亮代表我的心》,要不要来一张?我算你便宜点。”老板一脸热情的招待着赵国栋。

    原来这老板以前是在省城做唱片生意的,后来因为家里老人在广安,所以就回来了,可谁知道这广安县的老百姓不爱听唱片,他原先偷偷从那边弄进来的这些唱片,就变成压箱底的了。

    像邓丽君的这种唱片,要是在省城的大学门口,用不着一晚上就能被抢得精光的,可他现在在这黑市上摆了几天,不但没人要,连问的人都很少,今天好不容易有个人问的,他能不激动吗?

    “这个邓丽君是不是唱过很多歌?”赵国栋现在总算知道李玉凤平常哼哼的是什么歌了,这大概是她在学校里听来的,也难为她听得少,哼得却都在调子上。

    “那是当然,我这里好几张唱片都是她的歌,年轻人……你感兴趣?”老板今天总算要开张了,还觉得有些不可思议,本来他都觉得,这东西在广安县里,算是卖不出去了。

    “她的歌很好听,每样给我来一张吧。”省城也有卖这种唱片的地方,但都是一有就被人抢光了,哪里能轮到他们的份。

    “您这识货了!”老板兴奋的眼睛都冒光了,笑着道:“我就算你个成本价,一块五一张,你知道我背回来不容易,我哪知道咱县里人如今还不兴听这个。”

    赵国栋点点头,从钱包里数了钱给老板,从他手里接过了包好的唱片,笑着道:“老板,您放心,这邓丽君的歌好听,早晚咱广安人也会喜欢的!”

    赵家栋就看着他哥以昂贵的价格买下了几张对于他来说,完全属于浪费物资的唱片,往他的怀里一塞。他呆呆的抱在了手中,又听赵国栋道:“好好拿着,别弄坏了,这是给你嫂子的。”

    “……”赵家栋只好乖乖的点头,忽然想起了什么来,开口问道:“哥,咱家又没那个唱片机,你就算买了这个,也没法播出来啊?”

    “你嫂子宿舍邻居家有。”赵国栋想也没想道。

    广安的黑市,经过这一年多的发展,已经能算上应有尽有了,现在连公安局的治安队也都懒得来了。

    黑市让老百姓从拮据的票据中解脱了出来,可以自由买卖,社会的发展阻挡不了这种进步。

    赵家栋抱着给他嫂子的唱片,到邻近的一个书摊上去看看。赵国栋还想多逛逛,推着老爷车,一边走一边看,忽然有人叫住了他。

    “小赵,咋那么久没来?”喊他的人正是上次给李玉凤打金戒指的老金,他看见赵国栋,脸上堆起笑来,露出一层层的褶子:“上回你那金戒指,送出去了没有?”

    赵国栋脸上露出了笑意,腼腆的点点头,停下了看他摊子上卖的东西。主要还是一些铜铁打造的锅和勺,老金的那些看家本事还不敢露出来。

    “金叔,现在风声没那么紧了,你可以卖些别的。”赵国栋对他道,省城的国营银楼里面,也是有很多珠宝首饰的,只是老百姓买不起而已,所以一些原先的老金店,就偷偷的开张了起来。像老金这样有手艺的,要是可以重操旧业,生意一定不会太差的。

    老金听了这话,却没像往常一样拧起了眉心,而是偷偷的把他身上穿着的一件坎肩褂子一掀,露出里面挂着的五花八门的首饰来。

    有金戒指、银戒指、还有金耳环,笑着对赵国栋道:“要不要,再给你媳妇儿来一副金耳环?”

    “不用了,她没耳洞。”赵国栋笑了笑,见老金也开窍了,也就不说什么了,他正要回去书摊找赵家栋,却又被那个老金给拉住了道:“前一阵子,我听我婆娘说,有人去你们老房子那边找过你爹。”他顿了顿,脸上露出一丝神神叨叨的表情,继续道:“听说那人还拿着你小时候的照片,你说奇不奇怪?”

    赵国栋脸色微沉,眉心顿时就拧了起来,掏出了一直随身带着的黑色皮夹子,从他和李玉凤的照片后面,摸出一张小小的黑白照片来,递给老金道:“金叔,是这张照片吗?”

    “就是这张!”老金点头道:“我婆娘那时候喜欢去你家串门,看见过你这张照片,你妈说,这是你满月时候照的……也不知道那些人找你家做什么,我婆娘心里害怕,就说……不知道你家现在搬哪儿去了,反正我们也是真的不知道。”

    “金婶说的对,大概又是以前那些抄家的人。”赵国栋有些机械的开口,把他那张旧的黑白照片放回钱包,脸上的神色却是从未有过的冷厉。

    作者有话要说:  推荐一下女王不在家大大的新坑,是都市言情哦,有兴趣的亲可以去看看~:《叶叶有今萧》

    产科大夫叶筠没想到,和老情人再见面,竟然是在产科急诊室外。

    “叶筠,她的孩子不是我的,你一定要相信我,和我没关系!”

    “和我有关系吗?”

    <INPUT TYPE=button VALUE=(手机戳)《叶叶有今萧》 ***>

    <INPUT TYPE=button VALUE=(电脑戳)《叶叶有今萧》 ***>

    手机APP用户,搜索作者名:女王不在家,或者《叶叶有今萧》,女王她很爱发红包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