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十年代穿书女配

苏 芷 作品

    陈建军的家在东大影壁的军区大院里, 里面大多住的都是军人家属, 门口还有警卫员站岗。从大门口进去,要经过一条幽深的梧桐树道路。

    李玉凤前世也是在省城讨生活的, 但对这个年代的省城,却只看见过博物馆中的照片。老式的黑瓦红砖小二楼坐落在大院的最里面, 门口还有两个三米长、两米宽的花坛,里面种了一些花草树木,这个季节月季花开的正好, 红艳艳的开了一片。

    正门是开着的, 外面装了一扇纱门。去车站接他们的是陈建军部队的红旗轿车, 陈建英本来是不想告诉他们的, 但因为带了太多的瓜果蔬菜, 也只好麻烦他们过去接一趟了。

    他们还没走到门口,就听见房里传出了悠扬悦耳的钢琴曲,在听见了停车的喇叭之后, 纱门被推开了, 肖家的帮佣田嫂从里面出来。

    “太太已经在等着你们了。”田嫂看见陈建英, 笑着迎了过来,她知道这是陈建军的妹妹, 在广安县当女教师,是一个非常有涵养的人,和团长夫人关系很好。

    “嫂子还好吗?”陈建英笑着问道。

    “太太最近有些害喜,在家休息了几天,正在听音乐做胎教。”田嫂笑了起来, 接过陈建英手里的包,又让司机把他们带来的东西都搬到储藏室里,领着他们进来。

    李玉凤走进去,就看见一个鹅蛋脸,瞧着和她小姨差不多大的年轻女子,正坐在沙发上。

    “你们过来了呀。”肖艳看见众人进来,笑着从沙发上站起来,她身上穿着那个年代的家居服,是那种宽松的真丝长裙,将身材勾勒得很好,隐约可以看出微微凸起的小腹。

    “都坐吧。”肖艳招呼大家坐下,又对田嫂道:“田妈,把昨天老陈带回来的荔枝从冰箱里拿出来,再给他们没人沏一杯茶。”

    那个年代城市里什么家用电器其实都有,就是不太普及,因为工业券太难搞了,普通人家就只能看看。

    田妈听了吩咐去沏茶,肖艳就开始打量起了李玉凤,她已经有两年没见到李玉凤了,因为李玉凤长的好看,以前上学放暑假的时候,她会让陈建军把她接过来住几天,和自己家的两个孩子做做伴。

    后来李玉凤初中毕业了,也在在家务农,陈招娣就不让她来了,其实她也是怕李玉凤给他们添麻烦。可就是那么几次在城里生活的经历,让李玉凤心里有了城市的影子,就更向往城市,所以才会那么容易让刘振华得逞。

    “玉凤真的是越长越漂亮了,本来我们文工团要招女演员,我是想让你过来的,但你舅舅说你想考大学。”现在人人都在议论考大学的事情,还说国家可能一发放恢复高考的文件,就要马上考试,省城的高中都办起了复读班,一下子涌入了好多回城知青。

    李玉凤看着肖艳,心里也理解原文中的李玉凤为什么对城市那么有执念,再看过这样优雅、高贵、又知性的女人之后,无疑她已经把她当成了自己的目标。

    “我想趁着年轻试一试,等考不上了,再来找舅妈你。”李玉凤笑着道。

    “怎么会考不上呢,你们年纪轻,学东西快得很。”肖艳笑了笑,田妈已经端了新鲜的荔枝上来,颗颗鲜红,是正宗的妃子笑。

    “你舅舅部队有些事情,要晚点回来,到时候再商量你和玉虎的学校问题。”陈建军很想让李玉凤和李玉虎考省城的大学,毕竟在省城这块地儿,他还算有些人脉。

    肖艳缓缓的开口,视线又落到了马秀珍的身上,她收到了陈建英的来信,说这一趟来省城,除了来看看她之外,还有另外一件事情,就是替三虎去马家提亲。

    陈建军早两天就派人打听了一下马秀珍的家境,父母都是一般的工薪阶层,在纺织厂当工人,上头有个哥哥分到了袜厂、下面有个弟弟在农具厂。一家一个的知青名额,他们家肯定就是让女儿去了。

    女孩子背井离乡的去农村插队,确实挺辛苦的。光这样一打听,陈建军也大约能猜到马家应该是个重男轻女的家庭。

    “三虎,这位就是你对象吧?”肖艳对老李家其他几个外甥并不是很熟悉,但他们天生长得老实,肖艳喜欢老实人。

    “还……还不能叫对象。”李三虎又觉得不好意思了,扭头看了一眼马秀珍,憨憨的笑了笑。

    倒是马秀珍比较大方,同肖艳微微一笑,开口道:“肖老师您好,我是马秀珍,您叫我小马就好。”

    肖艳在文工团当舞蹈老师,所以外人都这么称呼她,马秀珍这样喊她,分明就是做过了功课,确实是一个很懂事又走心的姑娘。关键是……她不在乎李三虎是个农民,愿意嫁给他,这让肖艳仿佛看见了当年的自己。

    在陈建军还是一个小兵蛋子的时候,她看上了他,明知道他可能穷得一无所有。

    “小马是吧,吃荔枝,不要客气,以后我们就是一家人了。”肖艳笑着道。

    马秀珍让田嫂带着去卫生间洗了手,回来剥了一个荔枝,晶莹透亮的果肉放在面前的瓷盘里,转头对李三虎道:“你也吃一个吧。”

    李三虎根本就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那时候的小学课本还没有“一骑红尘妃子笑,无人知是荔枝来”这样的名句。

    “这东西可真好看。”

    “三哥,你就别光好看了,你就吃吧!”李玉凤笑着道:“这东西可大有来头了,在古代可不是一般人能随便吃到的。”

    肖艳听了这话,倒是好奇的看了眼李玉凤,果然两年没见,她和记忆中的印象有了一些改变。以前的李玉凤漂亮是漂亮,肖艳也喜欢,但有时候总会觉得她没有什么见识,在她面前,言语谈吐都透着点农村姑娘的自卑感。但这一回,肖艳已经没有这种感觉了。

    “现在已经不稀奇了,想吃去外面买也能买得到,以前是运输不方便,这东西又金贵,放一两天就坏了,所以才那么大的名声。”肖艳笑着道:“家里这些是他们南方军区的人送来的,这东西在南方不值钱,路边的树上随手就能摘到。”

    他们在客厅里坐了一会儿,肖艳让田嫂带他们去客房安顿,又派了司机送马秀珍回她家所在的箍桶巷胡同。

    马秀珍有一年多没回家了,陈招娣也给她准备了带回家的东西,李三虎陪着她一起回去。

    还没有来省城之前,李三虎的心里一直都很忐忑,但此时坐在车里,看着两旁密密扎扎的梧桐树把头顶上的阳光遮得密不透风,李三虎忽然就觉得淡定了一些。

    “一会儿在我家,你别提你舅舅是团长的事情。”马秀珍忽然转过头来,对李三虎道:“等下车开到路口就可以了,不要进去,不要给人看见。”

    其实在马秀珍的心里,对于家里人这样容易就答应她和李三虎交往,是有一点点的难受的,但这种难受又充斥着矛盾。一方面,她不希望家里阻挠她和李三虎交往;可另一方面,她又觉得父母这样坦然的接受她将永远离开城市,在农村扎根这个事实,在情感上,让她感到很难接受。

    “其实也没关系,我妈给我舅舅通了电话,让他亲自去你家一趟。”老李家唯一体面一些的人,也就只有陈建军了,请他来给马秀珍提亲,也是对她的尊重。

    “明天再说明天的话,今天…就先别让他们知道。”马秀珍坚持己见。

    汽车很快就停在了箍桶巷的巷口,旧式的老胡同,只能容纳两三个人并排走路。巷子两旁开着门房,里面坐着打扇的老人,房间里黑洞洞的,即使是大热的天气,依旧还能闻到散发出来的霉味儿。

    “这是秀珍回来了呀。”从小看着马秀珍长大的邻家婆婆瞧见了她,高兴的向她打招呼,“你这次回来了,还走吗?”

    老太太两鬓斑白,眉眼都是皱纹,脸上带着慈爱的笑。恢复高考的风声才放出来,已经有很多知青想办法回城,这几个月陆陆续续有很多人已经回到了城里。

    “还走。”马秀珍笑着回她道:“就是回来看看爸妈。”

    她慢慢的往巷子里去,省城里老城南的巷子很深很深,跟走不到头似的。偶尔经过巷子里的公共厕所,熏天的臭气从厕所的水泥窗口往外冒,几个穿着旧衣服的孩子在巷子里捉迷藏,□□着笤帚的女人追在身后打骂。

    马秀珍转过头来,看着跟在他身后背着大包小包、满头大汗的李三虎,抿了抿嘴角道:“城里并不像你们农村人想的那么好吧?”

    作者有话要说:  地名太难取了,所以就直接用南京的了= =,大家凑合着看吧23333

    最近三次元事情太多,小剧场暂时歇业啦,希望一切都能好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