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十年代穿书女配

苏 芷 作品

    赵国栋看见李玉凤发现了自己,有些尴尬的偏过头。他刚才一路上带着草帽,这时候站在树荫下,就把草帽揭了下来,当扇子扇起了凉风来,还时不时有些忐忑的往李玉凤那边看一眼,生怕她就瞥一眼也不过来。

    李玉凤斜睨了赵国栋一眼,见他一手叉腰,故作镇定的样子,愣是故意不过去。

    切……想跟人说话也不直接点,躲躲闪闪的算什么?李玉凤故意扭过头,继续和马秀珍说话。

    “秀珍姐,你说国家会不会什么时候再开放高考呢?”

    马秀珍是个聪明人,见李玉凤拉着她说话,就知道她大概是不乐意过去,便笑着跟她攀谈了起来。

    “我也不知道,不过多看点书,总是没坏处的。”马秀珍继续低头翻书,看见李玉凤卷着她那长长的发梢,偷偷的又往河堤那边看了一眼。

    那儿种了一排的水杉,赵国栋的身影就在在水杉树下晃来晃去的。

    “人在那儿等你呢,还不过去?”这种情窦初开的忐忑心情,马秀珍似乎有些了解,拍了拍她的手背道:“一会儿等晌午收工,这里可就人多了。”

    李玉凤脸上微微发红,估摸着赵家栋找自己准没好事,他那么热爱劳动,耽误这时间过来,能有什么好事?

    “你说他会不会打我?”李玉凤心里有些担忧,昨晚赵国栋那脸色,马秀珍可也看见了。

    马秀珍被她这么一说,顿时也挺直了后背,握住李玉凤的手道:“你先过去,就站在河堤上别走远,要是他有什么不轨,你就喊!”

    好像……应该也不至于这样吧?想一想赵国栋以后可是当首富的人,人品总不会太差才是。

    况且她今天才又给了个鸡蛋给他呢,她都已经这样讨好他了……

    一想到鸡蛋,李玉凤脑子忽然就警觉了一下,难道赵家栋那臭小子把自己给出卖了?要不然他这样急吼吼的跑过来找自己做什么?

    李玉凤从春凳上站起来,稍微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头发,因为刚才的劳作,长袖衬衫的第一颗扣子解开了,露出一截白中带着淡淡粉色的肌肤。

    李玉凤把领口拢了拢,现在扣住太热了,她身上都有些黏。

    赵国栋在水杉树下等了片刻,再抬头的时候果然看见李玉凤没往他这边过来,他皱了皱眉心,脸色有些阴沉,伸着脖子又看了一眼,才看见李玉凤甩着两根大辫子慢悠悠的从老槐树底下站起来。

    同样的大辫子,宋秋兰的大辫子看上去就没这种能搔到人心眼里的感觉,李玉凤那两条麻花辫垂在她鼓鼓囊囊的胸口,走起路的时候都是起起伏伏的。

    这样身材怎么可能不好生养呢?就这胸脯将来肯定也是个奶多的,生上四五六个……完全不是问题啊!

    赵国栋忽然间发现自己想得太多了……他尴尬到无地自容,看见李玉凤已经到了自己跟前,脚底心的血液全都冲到了脑门上,梗着脖子低头不说话。

    “你找我?”

    李玉凤走到赵国栋的身边,学着那个时代姑娘家特有的娇羞表情,低着头睨了他一眼,继续道:“你有什么事情就说吧。”

    她站得实在太近了,几乎就要和自己肩并肩,赵国栋一低头就可以看见她微微敞开的衬衣领口,那白嫩的皮肤上泛着的汗渍,看上去像有光芒一样。

    赵国栋往旁边退了一步,定了定神,才从口袋里把鸡蛋掏了出来,递给李玉凤道:“还你。”

    果然是……鸡蛋的问题!未来小叔子一点儿都不靠谱,这让李玉凤觉得有些郁闷。

    “这是什么?”李玉凤决定打死不认帐,装作一脸茫然的抬起头看着他,脸上还带着微笑道:“给我吃的吗?”

    赵国栋愣了愣,看见她眼底闪烁着的笑意,她看人的眼神就跟个小针尖一样,扎得他心口上酸溜溜的。

    “家栋都告诉我了,今天的鸡蛋,还有昨天的馒头……”他二话不说就把鸡蛋塞到了李玉凤的手里,紧接着又马上退后了两步,和她保持一定的距离,才继续道:“你以后别这样,咱两都已经不处对象了,以后没关系了。”

    “昨天才吃了我的馒头……今天就说没关系?”李玉凤抬头看着他,恨不得伸手就把鸡蛋砸他脸上,可瞧见他那一本正经沉着的脸,还是忍住了。

    赵国栋只觉得脸上火辣辣的烫,没错!他昨天就是吃了她的馒头,可那是因为他昨天不知道!但他今天已经知道了,就不能再吃一次了!

    他抬起头看着李玉凤,想了想还是开口道:“其实你不用因为退亲的事情过意不去,我本来就是想让我爹去你家退亲的,可他却自作主张向你提了亲,现在也好,咱两谁也不欠谁,以后桥归桥路归路就是了。”

    李玉凤闻言,倒是愣了片刻,她没想到原来赵国栋居然也存了退亲的念头,这么说来倒是老李家抢了先了,那他是不是就不至于记恨自己呢?李玉凤心里忽然有些小窃喜,皱着眉心小心翼翼问他:“你真的不记恨我?你发誓你几十年后都不记恨我?”

    赵国栋一脸茫然,完全不懂李玉凤在想什么,就这么件小事?他用得着记恨她一辈子吗?

    “男子汉大丈夫,有什么好记恨的。”赵国栋坦然道。

    “这话可是你说的!”李玉凤挑眉看着他,麦色的肌肤上透着油光,浓黑的眉毛几乎就要拧到一起,那人拿汗巾随意的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露出轮廓分明的下颌和高挺的鼻梁。

    他实在是一个难看的人……就算是落在一大群排队的农民中,李玉凤也相信自己一眼就能认出他来。

    明明刚才的话等于是兑现了将来的大别墅……可心里却莫名觉得有些失落。

    更……有些烦躁!

    李玉凤咬了咬唇瓣,忽然间抬起手来,把那圆溜溜的鸡蛋扔到了不远处收割完麦子的地里,头也不回的跑掉了。

    “哎……你……”

    赵国栋就看着那煮熟的鸡蛋抛物线一样的飞了出去,还没弄清发生了什么状况,那娇俏的背影就已经飞快的离开自己的视线。

    ……

    “怎么了这是?”

    马秀珍看见李玉凤气呼呼的回来,一双好看的杏眼中好像还盈着泪光,脸颊涨得通红的。

    “没事儿。”李玉凤低下头,坐在春凳上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情绪,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她想和赵国栋搞好关系,本来就是为了将来的大别墅嘛,现在既然那人都说不记恨自己了,那不是很好吗?将来等赵国栋发达了,他回乡回馈父老乡亲,她还不是一样能得别墅吗?

    别墅啊别墅!按照四十年后的房价,她啥都不用干,就可以变成一个百万富翁了。

    可心里却实在不是滋味……

    马秀珍看着李玉凤这落落寡欢的样子,小声询问道:“咋了,他惹你生气了?”

    年轻男女的事情实在有很多变数,前几天还传言李玉凤为了不嫁给赵家栋投河呢!今天看这样子,咋像是她舍不得人家赵家栋一样?但这话她可不敢乱说,只好耐心劝慰道:“男同志一般都是比较粗心的,在感情方面没有女同志细腻,所以你也不要难过,要给他时间。”

    李玉凤原本心里有些难受,但听了马秀珍的话,顿时就觉得好受了很多。要说最不开窍,那不是她那个三哥吗?他要还这么不开窍,这样贴心的媳妇儿可就跑了!

    ……

    下午的时候天气忽然下起了大雨,社员们纷纷回家避雨。

    赵家两兄弟割麦子的地方离村里有些远,等回来的时候,路上基本已经没有什么人了。

    晒谷场上的油菜籽已经收进了仓库,生产队办公室大门是关着的,李玉凤大概也已经回家了。

    自从赵国栋晌午过来找了一回李玉凤,回去割麦子的时候就跟使不完力气的蛮牛一样,周身围绕着低气压,让赵家栋心里有些发怵。

    这不……才不到半天,老天爷都黑了脸,哗啦啦的下起大雨来了。

    他们一高一矮两个落汤鸡在雨中奔跑,走到河堤上的时候,赵国栋忽然停了下来。

    “你先回去。”

    赵国栋想起了那个被李玉凤丢掉的鸡蛋。

    她是真的不知民间疾苦,好好的鸡蛋说扔就扔了,这种臭脾气的婆娘,以后找了男人可怎么办?谁还能像她爹妈一样娇惯着她呢?

    赵国栋把草帽戴在赵家栋的头上,让他先回家,他卷起了裤腿,往一旁的麦田里去。

    脚上的草鞋陷进了麦地里,大雨冲得他睁开不眼睛来,赵国栋□□了一把脸上的雨水,眯着眼睛四下里找了起来。

    大雨把麦田淹成了汪洋一片,他弓着腰寻了好半天,果然看见那光溜溜的白煮鸡蛋安安静静的躺在泥窝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