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没想重生啊

柳岸花又明 作品

    在高雯和栗娜懵逼的眼神中,陈汉升走出办公室,在果壳电子厂的门口见到了洪仕勇。

    “洪总,你好像年轻了很多啊?”

    陈汉升打量了一会,很是惊讶的说道。

    两人上次见面就是在郑姑姑晕倒的医院里,那时洪仕勇面色苍白黯淡,精神也比较颓靡,还经常无意识的锁着眉头,看得出情绪上也比较急躁。

    这才过了多久,老洪就好像年轻了5岁,笑容满面,手上夹着香烟,悠然自在的吞吐着烟雾。

    旁边还有一辆新世纪电子厂的七座商务车,旁边是两个行李箱,还有他的秘书申明亮。

    “陈总真会说话,一下子戳到我的心窝里了。”

    洪仕勇“哈哈哈”的大笑一声,说明对现在的状况很满意。

    他一边和陈汉升握手,一边说道:“说句心里话,我来了建邺以后失眠就是常态了,在新世纪和果壳争斗的那段时间里,更是整夜的睡不着,时常担心输了怎么办?”

    “没想到啊,最后还是输了。”

    洪仕勇眺望着隔壁的新世纪,眼神里还有点怀念:“还输得一干二净。”

    “洪总,不要太放在心上。”

    陈汉升拍了拍洪仕勇的胳膊安慰道:“你输给我,不冤枉的。”

    洪仕勇脸色变了一下,这句话怪打击人的。

    “我不是这个意思啊。”

    陈汉升也意识到了,连忙改口:“我想说啊,你和我斗,输了活该。”

    洪仕勇:······

    “他妈的今天怎么了,话都说不清楚了。”

    陈汉升尴尬的摸了摸后脑勺,再次表达道:“其实我就想表达一个意思,你配赢吗?”

    洪仕勇:······

    “抱歉啊,再让我组织一下语言······”

    陈汉升还要掰扯。

    洪仕勇赶紧阻止:“好了好了,我知道陈总的意思了,你也不用在这个话题上继续了。”

    “是吗?”

    陈汉升笑嘻嘻的说道:“那咱就不说了,总之洪总要相信,其实我是个厚道人。”

    “······”

    陈汉升真是把“混不吝”的精髓发挥到极限了,不吃软也不吃硬,遇到这样的对手,洪仕勇觉得自己能坚持小半年,全是辛酸泪啊。

    “陈总。”

    洪仕勇认真的说道:“多余的我就不说了,你的能力和眼光远远超过我,我如果评价你以后的成就,那就是丢人现眼,不过我有件事一直很想搞明白,当初调查组为什么突然解除销售禁令了?”

    “你想知道啊?”

    陈汉升一摊手:“因为我和调查组的组长谢天心是好朋友啊,所以他就给果壳放行。”

    真实的过程并不光彩,甚至可能会对孙教授和莫二妈造成影响,陈汉升才不会说实话呢。

    “就这?”

    洪仕勇有点不相信,那个谢天心是刚正不阿的性格啊。

    “对,就这。”

    陈汉升点点头说道:“洪总要是不相信,我都可以给谢天心打个电话。”

    洪仕勇摆摆手:“那就不用了,事情已经过去了。”

    “还好你说不用。”

    陈汉升耸耸肩膀:“不然我还得四处托人询问谢天心的电话号码呢。”

    洪仕勇:······

    哪有好朋友不知道对方手机号码的,陈汉升又在骗人了。

    “陈总,你嘴里什么时候能有点实话啊?”

    洪仕勇刚才明明心情不错的,现在又开始抑郁了。

    “实话有啊。”

    陈汉升凑近了说道:“你之前提拔一个叫张卫雨当保安大队副大队长,其实那是我的人,他给我提供了很多情报。”

    “······”

    洪仕勇听完,更加抑郁了。

    “好了,这见也见了,我一分钟几百万上下,那也就不多留了。”

    陈汉升笑呵呵的说道:“洪总,有缘再见。”

    “陈总,有缘再见!”

    洪仕勇这次扔掉了烟头,庄重的握手告别。

    等到老洪上车后,陈汉升和申明亮握手时,他突然说道:“申师兄,我要不要和郑总打个招呼,以她的心胸,留下你并不难。”

    申明亮是洪仕勇的专职秘书,老板换人了,他的下场可想而知。

    “不用,谢谢陈师弟,我已经自动离职了。”

    申明亮笑了笑:“我不想跟着洪总去香港,准备重新在建邺找工作。”

    “可以。”

    陈汉升也不勉强,用一句日常生活中最常见的客套话结尾:“那······有空一起吃饭吧。”

    ······

    送走了洪仕勇,其实也意味着新世纪真正改朝换代的开始。

    现在的新世纪电子厂,虽然看起来岌岌可危,仿佛在破产的边缘徘徊,实际上从产权到组织框架,从管理层到流水线工人,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郑观媞借着这次危机,剔除了那些没有凝聚力的松散群体,再加上本身的技术积累和名声,只要让她抓到机会,一波就能轻松翻身的。

    再次回到果壳电子的办公室,陈汉升看见高雯和栗娜情绪已经稳定下来了,大概在其他人的解释下,终于接受了这样一个事实。

    陈汉升=果壳电子厂的老板。

    不过,还有另一个疑问。

    “洪总已经离开建邺了。”

    陈汉升主动解释道:“他和果壳竞争失败,只是生意上凉了而已,身体还挺好的,刚才还邀请我去桑拿按摩呢,被我义正言辞的拒绝了。”

    “噢······”

    高雯点点头,她现在看陈汉升的眼神,还是有点没有回过味的震惊,其他都是满满的复杂。

    “那行吧。”

    孔静看了看手上的腕表说道:“我还有工作,你们就自己随意一点哦,小鱼儿再见~”

    孔御姐冲着萧容鱼招了招手,这是单独表达一种友好,这个落在别人眼里,又是一种不同寻常的意味。

    这里的“别人”好像就只有高雯和栗娜,其他的都是“自己人”。

    聂小雨看到孔静离开,她想起来自己还有工作,也准备告辞离开的时候,陈汉升却叫住她了:“小雨就别走了嘛,留在这里热闹热闹,说不定啥时需要你呢。”

    “啊?”

    小秘书怔了怔,陈部长在自己的地盘,还能需要我做什么?

    端茶倒水吗?

    陈部长不是在意这些小事的人啊。

    “那工作······”

    聂小雨指了指自己的办公室。

    “哎呀,工作迟一天早一天,有什么区别嘛。”

    陈汉升大大咧咧的说道。

    “好哒~”

    小秘书觉得这样也可以,还主动表示要当个导游,带领大家逛一逛果壳的生产车间和食堂宿舍。

    律所的四朵金花都没有进过厂房,纷纷点头同意。

    边诗诗还取笑道:“小鱼儿,你对自家产业都不熟悉,以后怎么当老板娘?”

    高雯和栗娜情绪也逐渐稳定下来,同样跟着大家说说笑笑,看似和以前没什么不同。

    只是下楼的时候,本来高雯是走在前面的,不过站在楼梯口的一瞬间,她脚步莫名其妙的迟疑了一下。

    就这么一瞬间的功夫,毫无察觉的萧容鱼和边诗诗率先走了下去。

    “哎~”

    高雯幽幽的叹一口气,在自己的潜意识里,已经主动给小鱼儿让路了。

    她不是自欺欺人的那种性格,如果不知道陈汉升的身份,根本就不会这样做的。

    陈汉升的真实身份,再次拔高了小鱼儿在高雯心中的地位,这种影响是潜移默化,可是又深入脑海的。

    这次是下楼梯的时候让路,下次如果意见不同出现争执的时候,会不会也跳出一个念头。

    这是萧容鱼啊,她男朋友可是陈汉升。

    陈汉升是谁,他是果壳电子厂的老板。

    那么,我还要继续和她争吵吗?

    ······

    (大家节日快乐,今天只有一章了,老柳精神上有些疲惫,想休息一天,谢谢大家的理解和投票,比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