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孽神医在都市

白马非马 作品

    “对!”

    “张前辈才是最合适的人选,希望有些走后门的人有点自知之明,不要做这么愚蠢的事情。”

    “别看了,说的就是你!”

    宁川看了眼群情汹涌的众人,又看向站在人群前默不作声的张圣手,乍一看这位张前辈确实有种淡泊名利的气质,但宁川看得出来其实这老头心底也憋着一股气。

    他只好说道:“我来自清江回春堂。”

    众人听到回春堂这个称呼,讨伐声渐渐平息下来,近些日子来回春堂可谓出尽风头,都快成为了江南省的金字招牌。

    那位所谓的张前辈也不由用正眼打量宁川。

    然后微微蹙眉。

    那名带头起哄的青年下意识看向张前辈,像是在请示什么,张圣手干咳了声后青年急忙收回视线,然后又不服气地叫喊道:“回春堂又怎么了?难道星海大药房的底蕴比不过你们回春堂还是怎么?而且,周怀远前辈才是回春堂的脊梁骨,若是他老人家亲至的话我们自然不会有异议,但你算什么?”

    “你还是乖乖让出来吧!”

    有了青年的起哄,身后那些人也跟着起哄,大喊让宁川主动让位。

    张圣手暗地里笑了笑,仿佛对这个第一负责人志在必得。

    之前他的实力就和周怀远差不多,同样被人称之为神医,不过近些日子来周怀远不知道怎么了,医术获得了突飞猛进,让张圣手也自愧不如。

    正如青年所说,若是周怀远亲至也就罢了,宁川这个毛头小子有什么资格抢走属于他的地位?

    宁川原以为自报家门之后这些人就会平息下来,没想到还愈演愈烈,让他不由暗自摇头,都到这时候了居然还在窝里斗。

    这就是一群乌合之众!

    宁川想要痛快赢下与西方现代医术的对决,所以他也必须把持这个位置,不能松手。

    一名工作人员小跑到宁川身旁,显然他已经接到了上头的指示,连忙说道:“宁先生,您千万不要跟他们计较,我现在就让他们安静下来。”

    宁川摆摆手,“你确实能让他们安静下来,但却不能让他们服气。”

    工作人员表示很为难。

    “这里的事情就交给我吧,你去忙你的。”宁川说道。

    工作人员只能离开。

    宁川走到张圣手面前,打量了番对方后说道:“你就是星海大药房的张圣手?张前辈,我想问你对眼下的情况怎么看?”

    张圣手瞥了眼宁川,老神在在地说道:“老夫只想在这次交流大会上保全我国传统医术的尊严,进而维护我们的民族自信,对于眼下这些事情我不想插手。”

    宁川面带笑意。

    “好!”

    “连张圣手都这么说了,你们还有什么意见?”

    张科老脸不由抽搐几下,这小子还真是狠啊,当宁川说完这番话之后果然没人敢出声,连那名带头起哄的青年都失了分寸,张科眼看情况不对只能够自己出马,沉吟片刻后说道:“此言差矣,虽说老夫不想争夺此次负责人的位置,但是民意如此,我不得不顺应民意,不然如何能团结上下?”

    宁川心底好笑。

    这张圣手脸皮还真够厚的,想争就争呗,偏偏还说得这么富丽堂皇。

    不过他要的就是这个效果。

    “你想怎么争?”宁川反问。

    心怀鬼胎的张科以为宁川上了套,也同样冷笑不已,随即高高在上地说道:“老夫不想以资历来压你,那样对你太不公平。俗话说得好,术业有专攻闻道有先后,咱们就比比各自的医术,谁的医术更加精湛,谁就能够担任第一负责人,如何?”

    宁川二话不说就应下。

    张科牙都快笑掉了,在中医界这个行业里,资历就代表着医术!

    他有绝对的自信碾压宁川。

    “你想怎么比?”宁川问。

    张科正想要开口,宁川就说道:“如果比的是理论知识的话,那还是算了吧,我不想欺负你这种上了年纪的前辈,就比实践技能吧。”

    张科不由高看了眼宁川。

    若是论理论知识,他的记忆还真未必有宁川好,张科爽快地说道:“好,那我们就比试实践技能。我提议,我们可以通过两个方面进行比试。”

    宁川没有异议。

    张科提的两个方面,一个是指理论与实际结合,现场编纂出一个药方,然后评判出药方的实用价值;二是进行针灸比试,比的是手法与速度以及功效。

    “怎么样?你可敢与我比试?”张科稍显得意。

    那名青年也笑嘻嘻地说道:“如果你不敢和我师父比的话,那就乖乖认输吧。反正输给我师父也不是什么值得丢脸的事情,反而是你的荣幸。”

    众人诧异地看向青年。

    敢情这名青年是张圣手的弟子?难怪刚才反应这么激烈。

    饶是张科这张老脸皮,也觉得有些尴尬。

    宁川没有在意这些,淡淡说道:“行,那我们现在就开始?”

    张科回过神,“可以!”

    工作人员搬来两套桌椅,而且还布置了现场的环境,让二人在一个小时内编纂出一个药方来,前提是这种药方不能是现有的,否则视为零分。

    这难度极大。

    大家都十分看好张科,毕竟张科从医数十年,也曾有过编纂药方的辉煌经历,宁川怎么可能是其对手?

    张科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在纸上写下一味味中药名称以及剂量。

    这可是他过去几年一直都在编写的药方,已经经过数百次的试验,有着很高的实用价值!他正好借助这次机会拿出来,以压倒性的优势赢下宁川!

    写到一半,张科偷偷瞄了眼不远处的宁川,嘴角扬起一抹冷笑。

    他还是太年轻了!

    宁川一直没有动笔,在外人看来他现在十分苦恼,毕竟他这么年轻怎么可能有编纂药方的经历?这对于一个年轻人来说,难度无疑很高。

    实际上。

    宁川也确实很苦恼!

    他并不是苦恼编纂不出药方,而是苦恼他脑袋里的药方都是价值连城的方子,压根不知道改写哪个方子,要知道他脑海里的任意一个方子外泄的话一定会引起轰动!

    这可真是幸福的烦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