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宫中传开了?说是本殿放出的消息?父皇知道了吗?”东方青扬听到暗卫的话,心中顿时一惊,这件事情被皇上知道了,那么怕是又要责怪他了。

    “是的殿下,现在皇上已经知道了,听说很是震怒,但是还没有传唤您就是了!”暗卫对着东方青扬如实说道。

    “嗯,本殿知道了,你且下去吧!”东方青扬皱了皱眉头,之后对着那暗卫挥挥手,示意他下去。

    “是,属下告退!”暗卫抱了抱拳, 便下去了。

    东方青扬一个人在屋子中沉默了许久,东方青扬觉得这件事情应该就是东方鸿德做的,也只有他会这样做了。

    东方青帆不会这么做,东方华暮则是不屑这么做, 只有东方鸿德,为了对付他,不择手段。

    想到东方鸿德,他就想到琪儿,直到现在他都对琪儿念念不忘,自从跟琪儿欢好过之后,他的身体便是对任何女子都没有反应了。

    只是现在琪儿已经被指给东方鸿德为正妃了,而且她现在每天都住在凤悠洛的暮王府中,他根本没机会再去找琪儿。

    这些天来,他想要见琪儿一面都是不容易的,东方青扬早已经想好了,等到他继位,便将东方鸿德杀了,之后将琪儿关在他的养心殿中,每天狠狠的折磨。

    “殿下,宫中的事情您知道了吗?”这时候,方炎从外面 疾步走了进来,对着东方青扬抱拳问道。

    “已经知道了,但是暂时似乎还没什么好的办法,这次的事情,应该都是东方鸿德弄出来的!”东方青扬看了方炎一眼,之后冷声说道。

    方炎是最近才被东方青扬重视起来的人,这个人心思很是缜密,考虑事情也是周到的很,算是一个不错的谋士。

    “殿下,您要不要进宫去跟皇上说明一下这个情况?这次的事情分明就不是您的问题,您也是受害者, 去澄清一下再说!”方炎对着东方青扬抱拳说道。

    “不妥,若是我进宫去跟父皇说明情况,那么不就是此刻无银三百两了,倒是还显得本殿心虚了!”东方青扬摇摇头,对着方炎说道。

    “殿下,可是皇上现在似乎是相信就是您做的这件事情,已经龙颜震怒了,若是您不提前去跟皇上解释一下的话,很可能皇上会直接下旨定您的罪!”方炎满是担心的看着东方青扬说道。

    “无妨,父皇不会直接下旨的,怎么都会找本殿去问一下的!”东方青扬对于这一点还是不担心的。

    皇上的行事作风他早已经了解透彻了,无论发生让皇上多么震怒的事情,只要是跟皇子扯上关系,他最少都是会叫了当事人去盘问一番的。

    毕竟皇子就是皇族的脸面,不会不问青红皂白就定罪的,若真是误判了,不仅仅丢面子,还会影响父子感情的。

    “殿下,还是以防万一吧,您先往皇宫去吧,若是皇上宣您,您也好快点过去,万一皇上直接定您的罪,您还有机会去御书房申述!”方炎对着东方青扬说道。

    “嗯,你说的也有道理,现在额皇宫中的变数太大了,确实不能掉以轻心,另外本殿还要想想,若是父皇真的不停本殿的解释,就是认定了是本殿所为,那么本殿要如何做!”东方青扬对着方炎点头说道。

    这也是他重用方炎的一个重要的原因,便是这个方炎不管他做出什么样的决定,在有风险的情况的,他都会坚持不断的提醒他有可能出现的不利局面。

    “殿下,若是皇上认定是您做的,那么在您还有自由的情况下,最好还是去找一下皇后娘娘!”方炎想了想,之后开始给东方青扬出主意道。

    “找皇额娘?现在皇额娘怕是根本就不想管本殿的事情啊,这样要怎么找她?”提到皇后,东方青扬的眼中便闪过一抹戾气, 自己的亲娘,却根本不管自己的死活。

    “殿下,皇后是您的生母,若是您有事,不会真的不管您的,皇后真正生气的,怕还是因为您对太子殿下动手的事情!”方炎想了想,之后对着东方青扬说道。

    “罢了,本殿也知道,对大哥对手确实是有些太超过了,但是本殿没办法的,现在这样的情况下,若是本殿不对大哥出手,那么本殿便是永远跟那皇位没有缘分了,这让本殿怎么能甘心呢?” 东方青扬叹息一声,对着方炎满是不甘心的说道。

    “殿下,您要对太子殿下出手没关系,但是要找对时机,比如当有机会既能害了太子殿下,又能嫁祸给别人的时候,您可以再去这样做!”

    “现在您之前的行为别发现了,皇后娘娘若是不生气,那才真是奇怪了,所以殿下您也不必着急,这次您去找皇后娘娘,还是先承认您自己之前做的不对,之后在暗中隐晦的说一些太子殿下的坏话,便可以了!”方炎给东方青扬出主意道。

    “好,本殿试试吧,看看这件事情要如何处理!”东方青扬点点头,应了方炎一声,便转身离开,往皇宫而去。

    此刻,皇宫的御书房中,凤悠洛等人已经到了皇上的面前。

    “父皇,您找儿臣来,可是有什么事儿?” 凤悠洛对着皇上福了福身子,明知故问道。

    他们今天都是在外面义诊,所以不应该知道皇宫中的事情的。

    “悠洛,你们义诊,百姓是不是对老五未来那个媳妇说三道四了?”皇上也不绕圈子,直接对着凤悠洛问道。

    “原本没有的,后来出来几个小混混,特意说起这个事情,百姓们差点闹起来,但是后来也平息了。”凤悠洛简单的将今天事发的过程跟皇上说了一下。

    “哼,什么小混混,那就是老七的人,这个老七,现在还真是什么手段都能用上了,糟蹋了人家的闺女,现在还敢自己将消息放出去!”皇上冷哼一声,很是不满的说道。

    “父皇,这件事情其实未必就是小七做的,他怎么会自己损自己的名声呢?”东方青帆虽然知道这件事情就是东方青扬做的,但是他还是忍不住要对着皇上解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