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圣道

妖天 作品

    又是一位道盟的年轻高手败下阵来了,墨瞳如断线的风筝一般倒飞出去,在半空中吐血。

    他所谓的禁忌之力,还没有发挥出来,便被孙圣一矛击破,震碎了那口宝瓶,将里面的禁忌力量瓦解。

    这在很多人看来都是不可思议的一件事,尤其是对战舰上的那些人。

    他们都去九天之上修行过,在那里修行出了禁忌的力量,所谓的禁忌力量,自然是超脱天地的一股力量,古地不曾有。

    这是他们强大的底蕴,之所以将自己自命的高高在上,看不起外界的同辈人,正是因为这股力量的存在。

    但现在,他们所为的仰仗,却丝毫奈何不了孙圣,被孙圣击破,这对战舰上每一个人来说都是打击。

    “轰!”

    孙圣凌空一脚踩落下来,碾压天地,让墨瞳惨叫,肉身几乎要被这一脚踩爆了,骨断筋折,本来就重创的他,承受了这一脚之后,更是离死不远了。

    “你不是很强吗?看不起大道统之下的人,现在还不是被我踩在脚下。”孙圣奚落道。

    话音落下,他的脚掌用力,被踩在脚下的墨瞳惨叫的更加厉害,肉身绽放出光明。

    但是这种光明,不是希望,而是绝望。

    墨瞳要炸开了,体内的道源难以承受这股力量,要被踩爆。

    所谓的道源,是一个人的道之精华,存在于道基当中,一旦炸开,就意味着修为尽失,道基崩塌。

    这一刻,很多人都在喧哗,觉得无法相信。

    在他们眼中,道盟培养的这批年轻人可以说是当今天下最强大的一批天骄了,没有之一,连那些独霸一方的洪荒世家的人都不得不承认,当今天下,年轻一辈当中,没有人可以和他们比肩。

    但正是这样的一批人,号称是最强之才,却一而再再而三的被孙圣虐,让他们觉得太不真实。

    “我不相信……我不相信!他怎么会有这种力量!”

    “明明是一个遭大道排斥的人,是当今天下的罪人,他凭什么可以这么强!”

    “啊!!我不甘心!这种人不应该有这样的实力啊!”

    那些曾经和孙圣敌对的同辈中人,则是心中呐喊,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这个少年已经将他们甩得这么远了,连一点追赶他的念头都提不起来了。

    “放心,他不会活太久,必须死!”而老辈中人则是阴狠的说道。

    “不!!”

    此刻,墨瞳绝望的大叫,根本没有之前的自信与骄傲,他终于体会到了剑布衣的绝望,而且是更绝望。

    “砰砰砰砰!”

    墨瞳的道基崩碎,炸开,强大如他,此刻被碾压得体无完肤。

    而此刻,剑布衣托着伤残之躯,回到了战舰上,看到墨瞳的下场,不禁有些同情。

    他虽然败下阵来,但却没有墨瞳这么惨,被人踩在脚下羞辱,不知为何,看到此情此景,剑布衣的心里倒是好受了一些。

    “怎么会这样!九天之上的力量,也对付不了他?我不服!”战舰上,有人冷冰冰的说道。

    他们高人一等,如今被孙圣这般打压,心理都过意不去。

    “这人很狡猾,他没有等到墨瞳把宝瓶中的力量释放出来就动手了,所以墨瞳才惨败,被反噬了,只能说这个少年战斗意识很强。”那位美丽的女子说道,往往能一语地中。

    “绝对不能留下去,他没有进入九天修行,就已经这么麻烦了,将来若是找到进入九天修行的办法,我们都对付不了。”那如魔神一般的青年第一次郑重的说道。

    “进入九天修行?不可能吧,道统之外的人,谁能进去?”有人不以为然道。

    “也许有别的办法能够进入九天。”那位美丽的女子说道。

    “什么?”

    此言一出,战舰上很多人都惊愕,这个说法他们从来没有听说过。

    “看来你也知道?”如魔神一般的青年看了她一眼说道。

    “恩。”那美丽的女子点点头,道:“我在九天之上修行的时候听到过这段秘闻,疑似存在着隐秘的古路,通往九天,古往今来,倒是也有大道统之外的人进去过。”

    一时间,很多人震惊,除了极个别的几个人之外,都不知道有这么一条隐秘的古路。

    “只不过听说走上那条古路很艰难,成功的几率只有十分之一,可能还不到。”那位美丽的女子说道。

    “不管如何,将来如果被他走上那条古路,还是很危险的,我们出手吧,现在不是讨论公平决战的时候,而是要全力击杀他。”魔神一般的青年说道。

    “恩,确实不能留他,我和你一起出手!”那位美丽的女子说道。

    此刻,战舰上很多人都惊讶,因为这两个人,是他们这一批当中的领头人,他们的实力,算是他们当中的巅峰存在了,恐怕也只有小天王能打败他们。

    男的叫君邪,女的叫常瑶,毫不过分的说,在道盟培养的这一批年轻强者当中,他们两个是最强的代表。

    当然,小天王不算在内。

    小天王是个例外,虽然深得两大道统的拉拢和培养,但是现在小天王究竟属于哪一边还不知道,而且小天王的师傅,是古天庭的最高主宰。

    也许小天王未来会成为古天庭的继承人,也许他图谋更大,介乎于两大道统之间,成为特殊身份的存在。

    但是,排除出去小天王之外,君邪和常瑶,绝对称得上是道盟最强的年轻一辈。

    现如今,他们二人竟然要合力对付孙圣。

    这不禁让一些人咂舌,这个少年真的有这么强?值得让他们二人合力对付?未免有些小题大做了吧。

    “不,他们只是看出了这个少年日后对他们的威胁,所以打算联手扼杀。”一位老辈神官说道,是道盟的圣者,此刻皱着眉头。

    “不可思议,我们堂堂道盟,至高无上,哪一个不是天赋冠绝天下,如今竟然惧怕一个小小少年。”有人不平衡,冷嘲热讽起来。

    没有人说话,他们都很沉默,觉得君邪和常瑶有点小题大做,以他们的实力,随便站出来一个,都有可能击杀这个少年,但现在却要联手了。

    ……

    道盟之中的两大年青强者走了出来,一个身材高大挺拔,如同魔神一般,长发披肩,充满了不羁的风采,即便是手中无兵,但却像是天底下最强的凶器一样。

    而另一个,则是光芒璀璨,神圣无暇,常瑶疑似九天玄女一般,普天之下的光芒全都凝聚在她身上,超凡脱俗,缥缈空灵,像是仙子之首,比月里嫦姬都要美丽出尘。

    孙圣脚踩着墨瞳,冷眼盯着他们两个,道:“两个一起来?早该如此了。”

    虽然这话说的轻描淡写,但可以听出其讽刺的意味,打不过就两个一起来,而且还是道盟最强的两个人。

    “我们是在讨伐罪孽之徒,没有什么公平不公平,罪人就应该当诛。”常瑶说道。

    “哼,说得好听,不敢公平一战就直说,这借口连我都不相信。”帝小曼在远处说道。

    “宰了他,就轮到你了。”常瑶盯着帝小曼说道,美丽的眸子但却冰冷无比。

    “好啊,我现在就试试你的手段。”帝小曼踏步向前,要和孙圣一起应战。

    “不用,回去吧。”谁料孙圣却拒绝了帝小曼参战,冷笑道:“天道神盟圈养的几头牲口而已,你老哥我降龙伏虎的本领都有,更何况是几头牲口。”

    此言一出,群众哗然,这未免太张狂了,大道统雪藏的天骄,悉心培养多年的年轻强者,他们可都是未来大道统的希望,是将来的真君亦或者是大神官。

    但到了孙圣的口中,成了“圈养的牲口”,这也太会寒颤人了。

    不光是君邪和常瑶的眼神阴沉,三座战舰上,包括古天庭的那艘战舰上,那些年青人全都杀意浮动,难以忍受。

    “找死,懒得听他废话了。”君邪说道,按耐不住,直接出手了,大踏步逼来,手中没有任何兵器,但他本身就是最强的凶兵。

    常瑶也逼了过来,神圣的光辉弥漫天地,宛如天外圣女降临。

    “哞!”

    青牛向前,欲助孙圣一臂之力。

    “不用,我说了,对付几头圈养的牲口而已。”孙圣依然是这般姿态。

    在远处,那些从古地各地赶来的人,已经震惊到无疑附加,像是王家、云家等这样的人,此刻全都在咬牙切齿,目光阴狠。

    “这小畜生,猖狂的让老夫现在就忍不住击杀他。”一位王家的圣者说道,修为不在当初的王鼎天之下。

    “这两个人,听说是道盟最强的年轻人,实力只在小天王之下,他们一起出手,镇杀孙圣几乎是毫无悬念了吧。”云家一位老太太冷森森的笑道。

    他们对孙圣的恨意,比那些大道统的人更甚。

    “轰隆隆!”

    虚空中,至强的气势在碰撞,让天穹摇晃,不是说说而已,苍穹真的在颤抖,像是要崩塌了一样。

    众人为之惊悍,这是多么强大的气势碰撞啊,还未交手,仅仅是气势冲突,便撼天动地了,仙王级别当中,有这样的存在吗?

    人们不可想象,一些仙王级别的老辈更是唉声叹气,这样的年轻人,让他们这些老家伙也只能仰望,望尘莫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