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圣道

妖天 作品

    世人便是如此,从不会考虑自己的过错,只会将所有人的罪责坚持到别人的身上。

    王鼎天正是如此,本来以他的身份,和孙圣有着天壤之别,但他却自降身份,非得去欺压孙圣,只为不想让这个少年成长起来给他们王家造成麻烦。

    这一念之错,使得王鼎天落得这般田地,他自然不敢去找小魔女的麻烦,便将所有的仇恨转移到了孙圣的头上。

    “杀!”

    王鼎天大喝,他对北斗伏魔剑诀已经修行到了恐怖的地步,有七颗大星悬浮在王鼎天的身体左右,这七颗大星,都是剑气所化。

    即便是王鼎天修为衰退,但对于北斗伏魔剑诀的领悟,依然不是普通的仙王可比的。

    孙圣转身又扑杀向王鼎天,现在他可不怕这老家伙了,即便是北斗伏魔剑诀再强,也有克制之法。

    当即,孙圣和王鼎天大战在一起,另外一位老者则是托着半个身子,施展神通,朝着孙圣打压过来。

    结果,短短十几个回合过后,孙圣寻到破绽,一脚踹上去,踹在了王鼎天的屁股上,把王鼎天踹了一个跟头,狼狈不堪。

    “王家的老儿,你也有今天!”孙圣哈哈笑道,言辞侮辱。

    “你……”王鼎天脸色怒红,从来没有人这么对待他过,今天却被一个少年这么羞辱,怎能不怒?

    “小崽子,马上宰了你!”王鼎天怒道,一道道恐怖的剑诀朝着孙圣劈杀过来。

    同时,在王鼎天手中出现了一柄宝剑,与剑诀融为一体,朝着孙圣的头颅斩来。这是一柄不凡之剑,不是普通的神兵可比的。

    但是,它终归不能和定海神针相比,即便是定海神针残断开了,但它毕竟曾是一件古仙器。

    几个回合过后,王鼎天手中的剑被定海神针一击震飞,剑诀粉碎,孙圣另一只手中的神针则是劈了上去,看似普通的棍子,但却比神剑都要锋锐,化作绝世之剑。

    “噗嗤!”

    这一棍子劈下来,从王鼎天的当头劈落,差点将王鼎天的身子给劈开,鲜血淋漓。

    “啊!!”王鼎天大叫,从来没人这么伤过他,如今却栽在了一个少年的手中。

    “这……”另外一边,那名老者眼见情势不妙,转身就走,他知道孙圣现在成了气候,而他们又只有仙王境界,根本不可能斗得过他,再待下去,只有死路一条。

    当即,这名老者托着半边身子冲天而起,直奔远空,化作一道神虹。

    不好意思,这段时间天天去驾校,更新晚了一些。

    “哼,还想走?”孙圣冷笑,一抖手,手中一截定海神针飞了出去,绽放出夺目的光彩,如同一口神剑追杀了上去。

    “噗嗤!”

    结果,那逃走的老者直接被定海神针击穿,当场毙命,元神也被一并杀掉了。

    “你……”王鼎天眼睛通红,身子都快两半了,但依然不服输,向前杀来,七颗剑气化作的大星压落下来,汹涌的剑气浸灭虚空。

    但依然没起到什么作用,王鼎天早已不如从前,北斗伏魔剑诀的力量也发挥不到最大,七颗剑气化作的星辰,被定海神针击碎,烟消云散。

    “砰!”

    最后,王鼎天被孙圣一脚从空中踩了下来,在地上砸出一个大坑,肉身几乎快要烂掉了。

    当初的堂堂一位圣者,王家的一位老祖,如今却被一个少年踩在脚下,这种屈辱,让王鼎天恨不得一头撞死。

    “王鼎天,记得当初是怎么对我的吗?在圣王府对我百般刁难,今天你死期到了!”孙圣眼中凶光毕露,一击斩下,王鼎天的元神当场被诛杀。

    就是这么简单,王鼎天院落了,被孙圣击杀。

    大仇得报,孙圣感觉畅快无比,不过因此,他和王家的仇也算是彻底结大了,以后注定要不死不休,毕竟自己斩了人家一位老祖。

    虚空之上,诸葛流镰和那位真武殿的神王大战也已经接近到了尾声。

    诸葛流镰不愧是磐城战神,其实力在这里是数一数二的,连那位真武殿的神王都不是对手,数十个回合过去,这位神王被击伤了,血染当场。

    “走!!”真武殿的神王喝道,转身就走。

    他知道,今天计划彻底失败了,他本来还想着,等王鼎天等人杀掉孙圣之后就来帮他,没想到这两人被那少年反杀了。本来计划完美,但所有的变故全因那个少年而起。

    现在,他只想快掉逃出去,逃出磐城。

    “现在想走哪还有那么容易?”诸葛流镰冷笑道,银色战戟染血,当空劈落下来,仿佛能把天上的星辰劈成两半。

    “啊!!”

    那位神王的神子也被劈成了两半,上半身冲向了罪门领域外。

    “咚!”

    结果,这位神王一头撞在虚空中,没有逃出去,像是撞上了头墙铁壁一般,将他阻挡了回来。

    原来,是孙圣再次把封仙领域给开启了,谁也逃不出去。

    “杀!”

    诸葛流镰冲了上来,战戟回头,“噗嗤”一声,这位神王的头颅被斩了下来,击毙当场,尸体从空中坠落下去。

    这位磐城战神擦拭掉迸溅在脸上的鲜血,而后一举手中的战戟,高声喝道:“极乐门众人听令,随我杀去真武殿,今日就是真武殿从磐城除名之日!”

    “战!”

    “战!”

    “战!”

    罪门上下,数千名修士高声呐喊,声音震天,战意冲霄。

    那些前来参加婚礼的众人此刻都是心中大震,罪门今日真的要大干一场了,竟然直接要杀往真武殿,这事情要被闹大了,如果真武殿真的被除掉了,磐城的平衡也被打破了。

    “哈哈哈哈,好!我们这就杀往磐城,大干一场!”诸葛山竹也冲了上来,大声笑道。

    “嘻嘻嘻嘻,这才像我的婚礼吗?大干一场大干一场,不然这场婚礼岂不是要无聊死了~~”诸葛果更是唯恐天下不乱,拉住了孙圣,道:“相公,跟我们一起杀过去吧,我们的婚礼就应该这么热热闹闹的。”

    “呵呵呵,好!”孙圣痛快的点点头。

    真武殿是王家和其他几个洪荒家族在此的根据地,而且自己一来就受到了真武殿的欺压,这笔仇是该报了。

    远处,陈英杰想要逃走,但结果却被诸葛山竹给堵了回来,这孩子已经吓傻了,再无刚才的威风,扑通一声跪在地上苦苦求饶。

    “哼!”

    诸葛流镰挥动战戟,当场将其劈杀,毫不留情,死尸倒地。

    当即,在诸葛流镰和诸葛山竹的带领下,极乐门的一众高手杀出领域,前往真武殿的大本营。

    孙圣和诸葛果也跟在后面,准备去援手。

    这场婚宴,结果演变成了一场大战,而这场大战,关乎到磐城的局势平衡。

    一时间,那些前来参加婚宴的宾客纷纷唏嘘,谁也没想到会演变成现在的局面。端了真武殿,就等同于灭了几大洪荒家族在磐城的根基啊。

    在场的几位老人则是看向了诸葛氏的老祖,只见这位老人依然面色平津,稳坐如山。

    一些人心中明了,这老头子肯定已经算计到了这些,要不然也不会请来了磐城两个隐居的高手来,看来今日这老头子就是在撮合这场大战,要让真武殿从磐城除名。

    极乐门的一众高手除了罪门领域,直奔真武殿而去,沿途所过之处,自然惊动了不少人,当人们得到消息后纷纷震撼。

    罪门要向真武殿开战了,而且真武殿的几位高手,包括其领袖陈太冲,都已经被击杀,这可是大事件,很快的便轰动了整个磐城。

    就这样,在众人的关注下,罪门的一众高手杀到了真武殿。

    真武殿中自然还有其他高手坐镇,但是此刻拦不住这位磐城战神,即便是他们布置了防御大阵,但也被诸葛家的两位兄弟联手破掉,率领高手杀了进去。

    真武殿内,还有两位仙王坐镇,但此刻也都抵挡不住极乐门的大军了。

    除了诸葛流镰和诸葛山竹这对兄弟之外,孙圣也跟下来了,三渡真空的状态还没有消退,依然是一种不俗的战力。

    更何况最后方,有磐城之中的两位隐世高手坐镇,他们都是仙王巅峰级别的存在。

    真武殿的覆灭已经成为了定局,几个小时前,这座势力在磐城还是如日中天的,现如今,已经面临了覆灭的危机。

    而这所有的起因,都是他们在孙圣的婚礼上挑衅,结果被干掉了一众高手,如若不然,何至于落得这个下场?

    最终,代表了真武殿最高荣耀的旗帜被斩了下来。

    这一战,极乐门大获全胜,真武殿覆灭,前前后后,用时竟然不到一个时辰。

    这是磐城几大势力当中,战的最为激烈,也是耗时最短的一战,即便是很多年后,都让磐极之地的人为之津津乐道。

    而真武殿的大量财宝,资源和修行宝藏,也全都被极乐门收入囊中,此战,对于极乐门来说,是空前绝后的胜利。

    孙圣看得一阵无语,自己的婚宴,竟然演变成了这般的景象,血流成河。而身为新娘子的诸葛果,却丝毫不在意,言称是这样的场面,才符合她的婚礼,一边拍手一边雀跃。

    “你不会是想要拉着我在这尸横遍野的地方洞房吧。”孙圣不禁笑道。

    “是个好想法。”诸葛果眼睛一亮,竟然没有开玩笑的意思。

    “我去,你口味真重。”孙圣则是一阵无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