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圣道

妖天 作品

    “他是谁?轩辕兄你认得吗?”有人问道。

    轩辕败天脸色阴冷,道:“他就是那个面具人,占据人王城摘星楼的那个家伙,杀了几位我们洪荒家族的天才。”

    “哦?”

    闻听此言,在场的人都露出了异样之色,他们或多或少也听说过这个人,虽然是这一界的生灵,但实力却颇为不俗,斩了好几个古地的年轻高手,如果说他是这一界中年轻一辈的典范丝毫不足为过,是这一界中,年轻一辈辈的最强者。

    “原来就是他。”苏牧说道,露出饶有兴趣之色。

    夏侯宣则是冷哼一声,道:“说破天也是这一界最强而已,这不是你自傲的本钱,你还敢杀我们的人,谁给你这么大的胆子?”

    “表姐。”苏牧抬手制止了她,道:“既然是纳兰仙子的朋友,这个面子一定是要给的,不过那位小姑娘……我很感兴趣。”

    说着,苏牧的眼神再次看向了帝小曼,似是将其当成一块宝一样,看个不停。

    这不禁让其他人一阵错愕,往日里,苏牧从来没表现出对哪个女人这么有兴致过,都是其他女人主动投怀送抱的,没想到这一次苏牧竟然这么主动。

    这不禁让坐在他身边的一些女子不乐意,包括夏侯宣在内,脸上全都露出了嫉妒之色。

    “敢问小姑娘,你修的可是神魔之法?”苏牧问道。

    “是有如何?”帝小曼道。

    闻言,苏牧眼中一亮,包括那位夏侯宣也都是神色一动,诧异道:“什么,修有神魔之法的女人,表弟,这可是千载难逢的机会啊,终于认识到一个修有神魔之法的女子了,这正适合做你的炉鼎。”

    “你说什么?”孙圣抬起头来。

    可以说,夏侯宣说话毫不忌讳,不是她不会看场合,而是她太自傲了,根本没把孙圣他们当做一回事儿,也不会顾忌他们的颜面。

    苏牧笑着点点头,道:“我确实需要这么一个女孩子来做炉鼎。”

    孙圣坐在一边,眯起了眼睛,杀意浮动,对方这般我行我素,让很十分看不惯,竟然还打起了自己妹妹的注意,要将她当做炉鼎?此刻,孙圣内心已经冰冷到了极点,他倒要看看这帮家伙想要做什么?如果敢伤帝小曼一根汗毛,他说不得要在这里大开杀戒。

    “苏公子,你们未免太过分了!”这时候,纳兰诺直接站了起来,道:“他们是我的朋友,苏公子这么不给我面子,我看我们也没必要呆下去了,告辞!”

    说完,纳兰诺转身就要离开。

    “纳兰仙子别冲动,玩笑话而已。”苏牧赶紧说道。

    其他人也赶快劝阻,没想到纳兰诺反应这么大,本来他们只以为这对兄妹跟随在纳兰诺的身边,充其量只不过是下人而已,纳兰诺顾忌面子,说他们是朋友。

    但没想到,纳兰诺真的很看重这对兄妹,竟然如此激动,不惜和苏牧撕破脸皮。

    “坐下坐下,大家有话好好说嘛,苏公子是在开玩笑的。”有人上来打圆场。

    “很好笑吗?”孙圣冷哼。

    蔡子清说道:“圣兄虽然是这一界中人,但对我们都有救命之恩,他曾带我们在迦楼罗的爪牙之下逃生。”

    此言一出,众人顿时用诧异的眼神望着孙圣,这段时间那头强大的迦楼罗闹得怨声载道,他强大得不可思议,三拳差点击杀了一位天神,可谓是穷凶极恶。

    但凡是与这头迦楼罗对上人,非死即伤,没有谁能逃得掉,即便是天神都险些被击杀,更何况是他们这种年轻一辈的人了。

    而这个少年,竟然可以在迦楼罗的爪牙之下安全逃生,而且还带着这么多人,他的本事有这么大吗?

    当然,如果被他们知道其实那头迦楼罗就是他们放出来的,不知道这帮人会作何感想。

    “蔡姑娘,就算是想要往某人脸上贴金,也不用搬出这么虚假的套词吧。”夏侯宣自然不相信,此刻阴阳怪气的笑道。

    “你觉得我们有那个必要吗?”蔡子清冷笑道,对夏侯宣也很看不惯。

    夏侯宣脸色阴狠,她跟随在苏牧身边,与苏家关系密切,身份也跟着水涨船高,普通的洪荒家族的天才她都看不上眼,最讨厌别人顶撞她。

    “说点正事吧,苏公子把我找来具体是为了什么。”纳兰诺说道,不想在这个话题上深究。

    苏牧说道:“其实我召集大家来这里,是为了商讨深入禁忌堡垒的事情,正好有人禀报说纳兰仙子来了,于是把仙子也请到了这里,商量对策。”

    “不知道苏公子都掌握了哪些情报。”纳兰诺问道。

    他们刚到这里,自然不如苏牧了解的充分。

    当下,苏牧将这座禁忌堡垒的情况简单的阐述了一下。

    这座存在于虚空中的禁忌堡垒打通没多长时间,但是并未彻底贯通,最关键的地方依然被封闭着,那座断裂的仙桥,极有可能就在这个地方的最深处,但是那头强大的迦楼罗在那里,坐镇在那个地方,他似乎也想深入其中,打那座仙桥的注意。

    “那头迦楼罗也想得到仙桥?”纳兰诺有些惊讶道。

    一位洪荒家族的天才点点头,道:“照目前的情况来看,应该如此,那头迦楼罗占据了重要的地方,一旦那个地方被彻底打通,那座仙桥说不定会落在他的手中。”

    “这……”蔡子清脸上变颜变色,道:“我们来到这里的最终目的,就是打探那座仙桥的下落,如此一来……那头迦楼罗也要寻那座仙桥,我们根本不是对手。”

    “那几位前辈怎么说?”纳兰诺再次问道。

    这次来到试炼场的,有几位天神和真仙,估计他们不会善罢甘休的。

    苏牧说道:“他们已经把消息传回了古地,不久之后,我们那一界便会有大人物来这里,那座仙桥绝不会落在那头大凶的手中的。”

    闻言,众人这才放下心来,他们都知道那座仙桥意义重大,如果被这头大凶给抢走,对已他们这些洪荒家族来说将是巨大的损失。

    “还有一则消息传下来。”这时候,夏侯宣说道:“与其说是消息,倒不如说是一则旨意。”

    “旨意?是何旨意?”纳兰诺问道。

    夏侯宣道:“是来自道盟的旨意,让我们留意一个人。”

    “留意一个人?道盟有什么在意的人在这一界?”蔡子清惊讶道。

    “具体不明,但是这个人貌似来自更低等的界面,应该是个男的,目前我们只知道这么多讯息,只要找到这个人,必须要镇压,带回去听候发落。”苏牧说道。

    这句话,对别人来说没有什么,但孙圣内心却如遭雷击,他们要找一个人?来自低等界面,这不禁让他想到了自己,看来自己的担心真的成真了,古地的那帮人在寻找他。

    帝小曼也是内心怦然一动,她想到了不久前孙圣对她说的话,心中也大概的猜测,难道古地要找的人就是自己的老哥?

    “竟然有道盟在意的人在这里,而且还是来自更低等的未免,这台匪夷所思了。”有人这般说道,有些难以相信。

    “有说这个人是什么身份吗?”蔡子清问道。

    苏牧说道:“具体消息不明,只知道这个人身上,携带着让道盟看中的东西,他来自低等位面,一旦找到,不惜余力的镇压。”

    这一刻,孙圣更加肯定了,对方要找的人必然是自己,他身上携带着神荒骨,这是他的大秘密,但却不晓得为何暴漏了。

    难道说是青牛在古地那边发生了什么不测,泄露了这个秘密吗?连古地至高无上的道统都在打神荒骨的注意。

    “这可就难了。”金魁说道:“据我所知,这一界,确实有几个来自下界的人,但是都已经下落不明了,而且不止一人。”

    “无论如何,必须找到那个人。”苏牧道。

    孙圣心中暗道侥幸,他来自下界,知道的人并非很多很多,神域各族的人有对他了解的,但这些来自古地的人并不知晓这一切,包括金魁,也对他的具体来历没有调查过。

    但是,几人他们已经有这个目的了,相信不久之后,自己的身份一定会被暴漏,他来自下界的消息是瞒不住的。

    “老牛到底在古地做了什么?为何神荒骨的秘密会暴漏?”孙圣心中古怪。

    当初在下界的时候,有天人族大肆的降临,不知道奉了谁的旨意,要去寻找长生殿,结果却半途而废,最后大批的天人族又撤回去了。

    也许从那个时候,神荒骨的秘密便已经暴漏了。

    那幕后的存在知道神荒骨并不在《长生殿》中,而是在外界,他们肯定得到了什么重要的情报,而这个情报,肯定是和青牛有关系的。

    孙圣没有说话,内心盘算着一些计划,这一次对他来说是个大危机,不久之后他的秘密会被暴漏,到时候古地的大人物降临,自己绝对不会有好果子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