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圣道

妖天 作品

    海平线上,孙圣看到了一头生灵,骑乘着一片黑色的战马,他身上覆盖着破烂的甲胄,一条手臂断掉,另一条手臂手持黑色大刀,最诡异的是,这头生灵只有半颗头颅。

    他的头颅像是被谁砍掉了一半一样,鲜血淋漓,惨白的脑浆和血水混合在一起,看上去触目惊心。

    太凄惨了,正常人早就死了,但这头生灵竟然还活着,周身上下缠绕着可怕的魔气,长长的头发遮住了半张脸,此刻朝着孙圣他们走来。

    一瞬间,孙圣他们都感应到了这股气息,太可怕了,让大能都颤栗。

    “堕神,一头活着的堕神,怎么可能!”夏风云声音都有些颤抖。

    “怎么办?这个我们打不赢,即便是天人境来了都要惨死。”孙圣说道,眼中金光四射,他比任何人都能看清楚这头生灵的可怕。

    “走!”

    夏风云果断的说头,而后掉头朝着血海的另一个方向而去。

    “吼!”

    而几乎就在同时,海平面上,那尊堕神大吼一声,手中的黑色大刀猛地挥动起来,一刀斩落而下,霎时间,可怕的刀光从天穹落下,祸乱整片血色海域,一道黑幕一般的刀光从天穹落下,朝着孙圣等人斩去。

    “散开!”

    夏风云大喝,如临大敌,从未遭遇过这种凶险,即便是大能挨上一击,估计也死翘翘了。

    当下,他们散到了远处,夏风云和孔雀王选择了一个方向,孙圣和狂石帝君选择了一个方向分别逃走了。现如今只能这么做,不管那尊堕神攻击哪一边,至少另一边的人是安全的。

    血色大浪之间,那尊骑乘着黑色战马,只剩下半颗头颅的堕神杀了过来,速度很快,坐下战马一跨,便是数万米的距离,他选择了追击孙圣和狂石帝君,没有任何理由。

    这尊堕神没有灵智,不知道是神级强者死后的尸体所化,还是生前就已经成为了堕神,此刻毫无人性,只知道残忍嗜杀,骑乘着黑色战马,挎着黑色长刀,朝着孙圣他们杀了过去。

    “靠!果然又是我们,倒了血霉了。”狂石帝君诅咒道。

    孙圣眉毛一竖,身背后符文再度亮起,昊天翅浮现在身后,横跨千米长,先天太极图转动,双翅一展,速度飙升到了极点、

    孙圣带着狂石帝君,以昊天翅做辅,而后逃向了远处的血海区域中。

    “吼!”

    但是,身后的那尊堕神并未就此放弃,黑色长刀扬起,天地悸动,日月无光,可怕的黑色刀气斩杀而来,即便是大能都不能抵挡这这种攻击,堪称是一场大灾难。

    但是,这头堕神明显上在速度上不及孙圣,孙圣演化出来昊天翅,那是一种至强的符文奥义,蕴含着精湛的法则,修炼到极致,可比的上世间极速。

    故此,十几分钟后,孙圣便已经彻底甩开了那尊堕神,他和狂石帝君出现在另外一片血海当中。

    这里的血海,颜色更加恐怖,竟然开始由红色转化为深红色,甚至有些区域已经变成了黑色。

    而且这里不单单是单纯的一望无际的血海了,有不少礁石从血海之中耸立起来,宛如一片片石林一般,高耸入云,犹如山峰。有的礁石格外巨大,闪烁着金属般的光泽,坚固不朽,万古不化。

    孙圣掏出凤凰戟,朝着那些礁石劈斩了一下,竟然冒起串串火星,并未伤害到。

    好家伙,这到底是什么石头,竟然连道器级别的神兵都斩不坏。

    孙圣和狂石帝君步步小心,他们感觉这片海域非比寻常,和其他的地方不一样,有无数的坚固不朽的礁石镇压在这里,到底是什么原因?

    “圣公子,你看。”狂石帝君说道。

    孙圣望去,瞳孔猛地一收缩,他看到在这片海面上,漂浮着无数具尸体,顺着这片血色海水随波逐流。

    孙圣立刻赶了过去,这些尸体的形态不禁让他眉头一皱。

    起初,孙圣还以为在这里发现了大陆人的尸体,但结果一看,并不是,这些尸体身上的服饰千姿百态,而且是各种不同的生灵,死了不知道多少年了,却依然保持的十分完好。

    他们身上甲胄破烂,浸泡在这片血水之中,漂浮了不知多少载,却没有肿胀,每一具尸体都保存的十分完好。这些人,生前无疑都是可怕的强者,即便是这片血海依然不能化掉他们,常年的浮尸在此。

    孙圣和狂石帝君没有擅自触碰任何一具尸体,直觉告诉他们,这些尸体都不简单,被一种神秘的力量保护着,擅自触碰的话,可能会引发变故。

    “这……圣公子你看!是……那位魔女!”就在这时,狂石帝君突然说道,指着不远处的一具尸体,瞳孔紧紧地收缩,不可思议的说道。

    果不其然,在众多的尸体当中,唯独有一具尸体,独居一方,被孤立出来,那是一位少女,霓裳裹体,青丝如瀑,肌体雪白,此刻身体僵硬的漂浮在血水中,污浊的血水不能侵染她丝毫。

    她有着精致的五官,即使万载岁月过去,那绝世容颜依然未能改变分毫,倾国倾城,闭月羞花都难以形容她的美貌。

    “是那个魔女吗?”狂石帝君问道。

    当初小魔女为孙圣出头,大杀四方,震惊了大陆,没有人不识得她的容颜。

    孙圣眉头紧皱,摇了摇头,道:“不是同一个人,虽然相貌十分的相似。”

    此刻,心中心中可谓是掀起了惊涛骇浪,因为他知道,眼前的这具尸体,根本就不是什么小魔女,而是……那位魔王少女!

    她和小魔女有着相同的面貌,但却不是同一个人,而且彼此敌对着。孙圣现在所修行的圣体之法,便是魔王少女倾囊相授,虽然不知道什么原因。

    但是,魔王少女怎么会死在这里呢?她不是被那座仙桥给接引走了吗?而且,这是二十多年前发生的事情,而眼下这血海之中的魔王少女的尸体,像是在这里漂浮了万载一样,这时间根本对不上啊。

    “开!”

    当即孙圣圆睁二目,将符道天眼催动到极致,让他的眼睛都有些刺痛,强大的符文法则在瞳孔中缠绕,孙圣的眼睛甚至流血了,这是超负荷催动符道天眼的原因。

    “什么!”孙圣似是看到了什么,惊呼一声,而后屈指轻弹,一缕法力打在了那魔王少女的尸体山。

    “咔嚓咔嚓!”

    出乎预料的,那魔王少女的尸身,竟然像是陶瓷一般,寸寸裂开,随后“咔嚓”一声四分五裂,化作了一片片碎片,最终沉入到了血水之中。

    “怎么回事,这难道……只是一具外壳?”狂石帝君道。

    孙圣也点点头,道:“应该是这个人褪下的一具空壳而已,根本就不是什么尸体。”

    “你敢肯定?”狂石帝君再次问道。

    “恩,二十几年前,我就见过她的真身了,而这具空壳在这里已经漂浮了少说万载了。”孙圣说道。

    但是,他的心中同样凝重无比,魔王少女的残壳出现在这里,证明当初那个少女也来过这里,也许在这里遭遇了莫大的危机,最后不得不褪去一具空壳,代替自己在这里受灾,本体最后逃了出去。

    可是,她最后又怎么会被封印在那座冰冷的额墓碑当中呢,这让孙圣百思不得其解。

    最后,孙圣和狂石帝君再次朝着这片区域的深处走去,最后,他们再次发现了一处特别的地方,在这些高大的礁石上,有些地方,竟然刻着字,是以法力铭刻上去的。

    孙圣他们发现了好几处,每一个地方,字迹都不一样,而且用的文字也不一样,有的是古老的文字,有的是以道纹铭刻在上面的,不是一个人留下的,貌似是以前进入这里的人,而且分为不同的时代。

    “曾经有古代先贤进入这里,没想到,这片古地未打开之前,便已经有这么多人进来了。”狂石帝君说道。

    “天地尚且不全,法则亦不全,即使是守护的再好的,也有漏洞的。”孙圣说道,他们望向那些先人的留言。

    “一路走来,难以回头,等待在前面的,究竟是灾难,还是生命的延续。”

    “传说中的禁忌之处,我进来了,能得见神迹吗?”

    “真的不该进来,不该进来……我,回不去了。”

    “生命的终结,我已走不出去,太古的诸神啊,你们能听到吗?卧槽你八辈祖宗!!!”

    一段段话,铭刻在上面,不知道他们究竟遭遇到什么,竟然发出这样悲凉的感慨。

    “不见永生,誓不回头!”

    又是一则这样的话,是奔着那长生殿中的禁密去得,看来长生殿果真隐藏在这里。

    “等等,那是……大陆上的文字。”狂石帝君说道。

    在其中一座礁石上,有一行金光闪闪的字体,蕴含着皇者威严,笔走龙飞,上面写着……

    “我回来了,但这里的发现绝不能泄露出去,我预感到,大灾不日便会降临,不该去触及那禁忌。”

    “这可能是人皇留下的。”狂石帝君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