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圣道

妖天 作品

    “轰!”

    日月神光印爆发,神通可怕,毁灭四方。

    那年轻人一掌压落下来,天翻地覆一般,恐怖的月印落下,神光无尽,直接轰向了孙圣的天灵盖,要给予他致命一击,出手毫不留情。

    孙圣眯着眼睛,身上月白色的斗篷猎猎作响,长发也在飞舞,他脚下的大地瞬间龟裂,坍塌,甚至化为辇粉,可见这一击有多么的恐怖。

    当即,孙圣紧握拳头,敛去拳头上的光泽,以符文掩盖圣体之光,他的体内金色血脉瞬间沸腾,如同炸开了一般。

    “轰!”

    孙圣这一拳逆空轰上去,拳头炙热,具有一股可怕的力量,圣体之力爆发,一力破万法,与这年轻男子打出的月印碰撞在一起。

    一副骇人的画面上演在众人的面前,那月印光芒无尽,压落下来,毁灭四方,似是可以镇压乾坤,但那名叫长生的人却果断的轰出一拳,不见任何光泽,但却撕裂重重光幕,直接震碎了月印,与那年轻人的手掌碰撞在一起。

    “噗嗤!”

    “咔嚓!”

    鲜血崩碎,白骨碎裂,那年轻人凄厉的大叫一声,整条手臂都崩溃了,直接翻飞出去,宛如断线的风筝一样。

    一拳,仅仅是简单的一拳,却霸道无比,轰碎了月印,并且重创了这位年轻强者,将其打飞。

    这一幕,让众人骇然,这怎么可能,对方明明没有施展什么神通,只是简单的一拳,却为何具有这么强大的实力?

    “啊!!”那年轻人凄厉的惨叫,倒飞出去,难以接受这个现实,日月神光印强大无匹,怎么会被人一拳轰破。

    “嘿!”

    孙圣冷笑一声,凌空跃起,黑色长发飞舞,月白色斗篷猎猎,他施展神光遁直接追上了倒飞出去的年轻人,而后霸道的一脚踩踏下去。

    “死啊!!”那年轻人脸色狰狞,竭嘶底里的大吼,将另一只手的日印轰了上去,日印比月印更加可怕,威力更为霸道,一经祭出,瞬间化作一轮骄阳,毁灭的气息浩荡,朝着孙圣轰去。

    “嗡隆!”

    但是,孙圣一脚落下,一力破万法,堪比太古神山落下,那日印当场崩溃,在孙圣一脚之威下化作漫天的火星。

    最终,这位号称是强大的大教翘楚,被孙圣一脚从半空中踩落下来,肉身崩溃,血肉模糊,完全不成人形了,重重的砸在地上,将周围的大地全都给震裂,出现了一个可怕的大坑。

    没有什么激烈的战斗,有的只是完全的碾压,身在窥天镜的一位大教翘楚,竟然在一个照面之前,被人强势轰飞。日月神光印这种可怕的神通,都在顷刻间被打破,这实在是一幅骇人的画面。

    一时间,很多人脊背生寒,这应该不是对手大意所致,因为那年轻人一出手就展现出了强悍的大神通,结果依然被打飞了。

    这个叫长生的散修,没有动用任何神通,只是简单的一拳便造成了这样的画面,这让在场的许多人脊背生寒,觉得匪夷所思。

    “噗!”

    那年轻人喷出一口鲜血,五官扭曲狰狞,他难以接受这个现实,为什么会这样?明明自己一出手就动用了至强神通,竟然瞬间落败,简直是人间惨剧啊。

    “这条狗是谁家的?”孙圣踩在年轻人身上,冷眼扫视着周围那些大教,想要知道是谁在怂恿出手。

    但是,这时候怎么可能有人站出来承认,暗中一些人脸色冷淡,但是却没有站出来。

    “好吧,既然如此。”孙圣微微一笑,一条手臂猛地斩落下去,手臂上迸射出可怕的剑光。

    “啊!不!”

    那年轻人惨叫,剑光落下,他的头颅被劈开,直接斩灭了紫府中的神元,身死道消,冰冷的尸体倒在地上,鲜血横流,惨不忍睹。

    这一切发生的太快了,导致许多人都还没有反应过来,这位大教翘楚便已经惨死当场,当着无数大教的面被斩杀。

    “你……”一些人怒目而视,流露出杀意,怎么说这也是一位教门奇才,没想到这散修这么干脆,说斩杀就斩杀,这是不把他们放在眼中,直言不讳的挑衅。

    “都看着我干什么,我只不过是杀了一条没人认领的野狗,早说明自己的来历,不就没这事儿了吗?”孙圣冷笑道,他就是要如此,杀鸡儆猴,让那些想要暗中作梗的人打消这个念头。

    “你这样未免太过分了,胆大包天,说杀人就杀人,一点规矩都没有。”有人怒喝道,撕破脸皮,不再好言相劝。

    “规矩?你们真要是讲规矩就不会站在那里了,难道有人要杀我我不还手?况且来人不报身份,擅自动手,伤了咱们的和气,都没法好好聊天了。”孙圣笑道。

    “和气?”

    听到这话,很多人都想啐他一脸,你动手杀手,还将和气?而且你自己有好好的聊天吗?软硬不吃,还敢调戏大教的长老,要多没规矩就多没规矩,这算是好好聊天?没看那边凌天教因为你一句话都快内战了吗?

    “我觉得没必要跟这种人啰嗦,仗着皇者神兵在手,小人得志,让我等出手教训教训他也好。”这时候,又有一人站了出来,不是别人,赫然是澹台邪。

    这是上一代的至强者,窥天镜极致,实力远超老辈,比那些大教长老都要可怕。

    众人不禁唏嘘,因为有些人知道,在魔土中,澹台邪被这个散修给坑惨了,差点被可怕的禁制给诛杀。此刻他站出来,自然不会善罢甘休,就等着找个借口出手呢。

    “不用大日神弓,你敢与我一战否?”澹台邪盛气凌人,傲然说道,他有一种超然的自信,之前在魔土内被孙圣坑了一把,险些要掉他的性命,以澹台邪的性格,此仇不把,他怎能善罢甘休。

    “你好浪啊。”孙圣嗤笑道:“若是在同等境界,你可敢跟我一战?”

    澹台邪冷笑,并未上当,道:“弱者只会找理由,不行就是不行,身为弱者,你就应该低头。”

    “去你奶奶个嘴吧,你以上代人的资格来压制我,不敢与我公平一战,还说这么多干什么?”孙圣冷笑道,直接将背后的大日神弓取下来,金光夺目,耀眼无比,散发出皇者威严,对准了澹台邪。

    “小人得志,舍弃大日神弓,你还算什么?”澹台邪眉头紧皱,要说不惧怕大日神弓,那是假的,即便是半步教主都能被一箭秒杀。

    “你我若在同代,碾压你没商量,要想战,公平一战,不然……射你丫的,把你射到墙上去!”孙圣弯弓搭箭,丝毫不让,语气同样透着一股强大的自信。

    一时间,现场的气氛火药味十足,一些人暗中无语,这家伙嘴巴很损,而且毫无畏惧,胆大包天,面对强势的澹台邪,他扬言同境界一战,公平较量,但是有谁会放着大好的优势不利用,而去追求同级别的战斗呢?

    现在,澹台邪的立场有些尴尬,要么他就要舍弃自己的优势,与孙圣公平一战,要么就对面对大日神弓的神威,这让他进退两难。

    “敢与我公平一战吗?”孙圣再次喝道,自信十足,逼迫澹台邪。

    澹台邪暗暗咬牙,本来是自己占据了主导的地位,没想到反被对方要挟,这是从来没有过的。他与人交战,向来是掌控全局,如今却被人压迫一头。

    “澹台邪,你连这点自信都没有吗?这样岂不是犹如天圣山的名号。”突然,一道威严的声音响彻虚空,远空中,火光涛涛,烧红一片天地,一头朱雀神鸟腾空而来,驾驭着万千的火焰。

    朱雀啼鸣,响彻天地,宛如从洪荒天地飞来的一头上古神兽一般。

    但是,这却不是真正的生灵,而是法力演化出来的,在这头朱雀体内,有一名青年,生有赤红色的长发,身着火焰甲胄,背后七根锁链烧的通红,像是凤凰的翎羽一般,强势而来。

    “什么!是他!”

    这时候,在场的某些人惊叫出声,来人身份很不一般,让老辈人物都色变,可以想象他的身份。

    “不对,不是那个人,那不是凤凰之力,而是朱雀,应该是他的兄长凤天歌。”有人说道。

    众人不禁松了一口气,如果真的是那个人来了,足以引发大轰动。

    可即便如此,这个叫凤天歌的人也不容小觑,他年纪轻轻,年龄几乎和澹台邪差不多,但本身实力却已经达到了半步教主的境界。

    这样的人,在这一代中,简直堪称翘楚中的翘楚,天才中的天才,压得同辈人喘不过气来。

    可即便如此,他也不是最强,此人还有一个弟弟,其实力过人,简直让同被中人为之绝望,因为,他是这一代的至尊,曾经问鼎三道天。

    凤天歌到场,散去朱雀影子,他高大英挺,赤色长发舞动,像是燃烧的火焰一般,法力磅礴,光彩绚烂,像是具有神性的波动,在其身后,有一头展翅昂翔的朱雀影子,吞吐火焰之精,可以把天地都化为灰烬。

    “是他?”孙圣不禁一愣,这让他想到了当初在昆仑虚影中,透过虚空泡影看到的那个人,当时孙圣有一种冥冥中的直觉,自己早晚要和那人有一场大战,似是宿敌一样。

    此刻,眼前这个名叫凤天歌的人,与那个人极度相似,无论是气质还是相貌,都很相像。

    但是仔细一看,孙生又摇了摇头,并不一样,有些差别,证明不是同一个人。

    但是,此人也十分强大,半步教主,实力超越了澹台邪一截,本以为澹台邪这样的人物已经算是当代最强了,但此刻凤天歌到来,立刻压制他一头,这是一个让同代人感觉到窒息的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