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圣道

妖天 作品

    山顶之上,霞光更加璀璨,直冲云霄,震散了虚空中的魔气,在那里,有一截粗大的手臂雕像,握拳举向天空,而那璀璨的光芒,正是从那雕像的拳头上散发出来的。

    那是……一张大弓!

    这手臂雕像像是一截巨人的臂膀一般,手握一张大弓,那大弓宛如神玉铸造而成,绽放出夺目神光,弓体足足有一人高,除此之外,还有一根金色的箭奕,为神金铸造。

    一弓一箭,绽放出璀璨光芒,吸引来无数的人,此刻全都聚集在山顶,望着那张大弓出神。

    毫无疑问,这是一张神弓,能射杀一切生灵,它散发出一股恐怖的波动,至神至圣,一看就是一件神物。

    “这手臂好粗壮,手里撸的是什么?听说过吗?”孙圣小声问苍如月。

    “注意你的用词,那东西……说起来有些面熟,这张大弓的形态好像在哪里见到过。”苍如月嘀咕道,美丽的容颜上,充满了疑惑的表情。

    “确实感觉在哪里见过,可一时间想不起来了。”陆天启也说道,眯着眼睛,释放出炙热的光芒。

    此刻,这座宝山上聚集了一部分人,虽然有不少高手,但却都没有轻举妄动,而是小心的戒备着。

    因为山顶上不光有他们,还有两头异常强大的生物,浑身漆黑,体型如山,身上长满了黑色的毛发,形如狮子,生有锋锐的獠牙,两根獠牙像是利剑一般探出嘴外,一对猩红的眼睛,同样盯着那巨兽手臂中的神弓,同时对后来上山的这些人也虎视眈眈。

    “这两头生物,是生活在这片魔土中的魔物,很可怕,刚才有人前去试探它们的实力,结果被一爪子拍死在地上,灰飞烟灭,连尸体都没有留下。”

    众人惊骇,要知道,但凡是敢进入此地的人,实力都不弱,就算不是窥天镜,也都是神元巅峰的高手,竟然被一爪子拍死了,实在是有够恐怖的。

    “那神弓周围有禁止,我们过不去,而且两头魔物虎视眈眈,一旦我们拿到神弓,它们肯定会出手攻击。”聂子墨说道,眉头紧皱,这样一来就有些麻烦了,想要取宝,绝对不是简单的事情。

    这一下,众人全都不敢轻举妄动,前方可谓是双重威胁,先不说神弓周围的强大禁制,单单是那两头魔物就不好对付,有着恐怖的力量,能把窥天镜的高手一爪子拍死。

    “长老。”就在这时,天仙道的两位女传人惊喜道。

    又有一人登山而来,而且是一位仙风道骨的老者,一身白袍,须发皆白,身上散发出一股可怖的波动,此人身在窥天镜极致,而且隐隐有打破桎梏,成为入虚境强者的节奏,可以说是半个教主了。

    这是一个高手,即使不算是真正的教主级别人物,但也十分的强大。

    孙圣不禁眉头一皱,天仙道的一位长老来了,这让他不敢大意,他和天仙道有过节,而且很深,当初在叶家的时候,该教的大长老都差点没死在他的手中,一旦身份泄露,自己在这里绝对寸步难行,会被这些人压制。

    这位天仙道的长老走来,乃是大教的名宿,身份高贵,他来到了这里,也是奔着山顶上的造化来的。

    “这张神弓……十分的眼熟。”天仙道长老说道,看到神弓后,也陷入了沉思中,但他只是沉吟了半个,便一拍手,眼中光芒夺目,道:“老夫想起来了,这是……中州祖皇的武器!大日神弓!”

    此言一出,周围不少人听到,都露出震惊之色,期间有不少人都觉得这张神弓很面熟,但一时间想不起来。此刻这位天仙道的长老一说,众人全都恍然,有不少人都有耳闻。

    当年,中州祖皇一共有两大神兵,其中一件乃是皇者战矛,至今下落不明,后来轩辕太子出世,手持一柄战矛,虽然漆黑如墨,但爆发时却金光夺目,曾有人怀疑那皇者战矛可能持在轩辕太子的手中。

    而第二件,便是这大日神弓,据说此弓乃是无上神金铸成,当初陪同中州祖皇迎战过神域的一位至强天人,立下了汗马功劳。

    没想到如今,大日神弓在这里出现了,竟然在这片魔土中,这是怎么回事?难道说是当年中州祖皇封印在此的?还是说被遗弃的?

    但总之,这张神弓威力无量,曾是皇者神兵,让许多人为之觊觎,此刻忍不住眼神火热起来。

    “这神弓周围又可怕的禁制,我们不能贸然行事。”陆天启说道。

    天仙道的长老和两位传人也点点头,虽然那是一件皇者神兵,但是想要夺取到手,需要付出惨重的代价。现在所有人都不敢轻举妄动,只能远远观望,如若不然,恐怕早就为争夺这张神弓引来流血大战了。

    “呵呵呵,我觉得很好办,找个人过去蹚路,我们在后面出手,找出此地禁制的破绽便可以。”这时候,聂子墨说道,眼中闪过一抹光芒。

    “恩,这倒不失为一个方法。”天仙道的长老也点点头,但是,找谁去呢?说是去蹚路,但实际上则是去送死,当炮灰,以血肉之躯去试验那里的禁制,一个搞不好,便是万劫不复了。

    “这个简单,苍如月姑娘,叫你的奴仆去试试吧,既然他如此得姑娘赏识,应该有些实力,正好为我们做些事情。”陆天启说道,目光投到的孙圣身上,嘴角扯出一抹冷笑。

    “说什么呢!凭啥让我去!”孙圣顿时怒道,这可是去送死的事情。

    苍如月脸色复杂,但却没有说话,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但很快的,她的脸上闪过一抹狡黠之色,媚笑道:“既然如此,那也没办法,你就去前面为我们蹚蹚路。”

    孙圣一听,心中暗叫不好,真的是大意了,没想到苍如月在这个时候反将了他一军。

    她知道孙圣不能暴漏身份,也不说破,却故意这般将计就计,将孙圣当成奴才使唤,反正这里有这么多人在,而且还有天仙道的一位半步教主在场,苍如月料定孙圣不敢胡来,他若是想隐瞒自己的身份,只能按自己说的去做。

    “好计谋……”孙圣不禁暗叹,智者千虑必有一失,何况自己又不是智者,没想到在这种情况下被苍如月给将军了。

    “要好好表现哦。”苍如月故意笑道,嘴角带着狡黠的笑容。

    “去吧,记你大功一件,若是能活着回来,我会代替苍如月姑娘赏赐你。”陆天启说道,完全是一副命令的语气,丝毫不拿孙圣当回事儿。

    孙圣皱了皱眉,说道:“恐怕我实力低微,去了只能白白送死,帮不了你们。”

    “你拒绝?好大的胆子,身为奴才,不知道自己的身份吗?主子让你做什么,你就得做什么!奴才便是如此。”陆天启寒声道,眼中闪烁着冰冷之色,盯着孙圣。

    “你们都这么厉害,随便找出来一个去前面瞧瞧不就得了,我这点实力,能做什么?”孙圣依然不依不挠,他才懒得冒险,一个不好便有性命之忧。

    “为主子效劳是你的职责,你只是一介奴仆,敢顶撞我等,这是死罪!”聂子墨也说道,语气充满了嘲讽之色。

    “快去快回,我们等你的消息,放心,如果遇到危险,我们会想办法化解的,不会让你白白送命。”天仙道的一位女传人也说道,命令孙圣立刻前往。

    他们真的把孙圣当成了苍如月的奴仆,毫不顾忌他的性命,直接让他上前去送死。但偏偏,这个时候孙圣根本无法做什么,苍如月一脸笑盈盈的站在一边,脸上挂着得意之色,这一刻她感觉大快人心,看到孙圣吃瘪,实在是痛快。

    这个时候,就算孙圣威胁苍如月也没什么用,他朝着山顶上看了一眼,那巨人手臂周围神光一片片,化作可怕的光束,那是一种强大的禁制,任何人进去,都不会有好下场。

    “快去!你敢拒绝?”陆天启喝道,身上浓重的压迫感传来,令人忌惮,传来一股可怕的波动。

    “要去你自己去,这么重要的事情,我可承受不起。”孙圣果断拒绝。

    这一下,几人全都怒目而视,在他们眼中,孙圣只是一介奴隶,是人下人,竟然敢当面忤逆他们的命令,这实在是大逆不道的事情,让他们眼中流露出冰冷的杀意。

    “苍姐姐,看来你找的这个奴才很不像样,连你这个主子的命令都不敢不遵从,这样的人留着何用?”天仙道的一位女传人说道,充满了讽刺,带着轻蔑之色。

    “你以为自己是什么东西,奴才而已,别太拿自己当回事儿了,胆敢不听主子的吩咐。现在摆在你面前有两条路,要么你去试验那座禁制,要么被我等就地正法,你自己选择吧。”聂子墨说道,盛气凌人,颐指气使。

    “年轻人,不如老夫送你一程。”突然,天仙道的那位长老说道,猛然向孙圣出手,一掌印在了孙圣的后背上。

    这一幕太突然了,饶是孙圣都没有反应过来,这是一位半步教主,法力强大,这一掌虽然没有直接攻击孙圣,但却把他推送了出去,直接飞向了山顶上那片禁制的所在地。

    “我擦,尼玛老匹夫!”孙圣心中大大的诅咒了一把,身体不受控制的飞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