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圣道

妖天 作品

    雪白的娇躯在阳光下泛着莹莹光泽,比象牙还要雪白。曼妙的曲线,难以遮掩住那丰满的诱惑。

    唐媚吓得蹲在地上,嗔视着孙圣,贝齿紧咬红唇,羞愧的想要把头深深地埋在胸前。

    “我真的只是看到了两只小白兔,不过唱起来了,小白兔白又白,两只乳……两只耳朵竖起来。”孙圣一副很无辜的样子。

    唐媚急不可耐,迅速的从空间戒指中取出来一套衣服穿上,追着孙圣就要去打,两人一追一逃,倒是显得比较温馨,最后直接演变成了嬉闹,跑到了一条溪流中相互泼水,倒是有种山野眷侣的感觉。

    很快的,一个上午的时间过去,唐媚要离开,临走前孙圣又给了她一部分洗髓泉的灵液,让她回去慢慢消化,并且还把当初在那片小洞天中得到了一卷“道经”一并授予了唐媚,让她好好领悟。

    唐媚现在已经迈入了造化境,要不然也不可能成为内门弟子。

    这让孙圣觉得比较可惜,如果可以的话,他想着让唐媚在气宗境界的时候进入一次道藏领域呢,可惜现在晚了一步。

    “我先回去了,你自己当心。”唐媚说道,望了孙圣一眼,最后驾驭着宝器离开了。

    那是孙圣送她的一件宝器,是在小乾坤界从其他人那里得来的,已经是半成品的灵器了,对于唐媚现在的修为来说,这样的兵器正好防身。

    孙圣也走了,没有停留,直奔无虚峰,在这里见到了妖月儿,看到这丫头平安的回来,孙圣总算是放心。

    妖月儿貌似也在小乾坤界获得了大造化,回来之后一直在闭关,听到孙圣过来找他,小丫头蹦跳着走出来,一脸欢喜之色,她的脸上依然带着孙圣送给他的那张金色面具,拉着孙圣讲述着自己在小乾坤界的一些奇遇。

    火青心并没有在无虚峰,按照妖月儿所说,他这些天一直周旋在七大宗门的高层之间,再商议一些重要的事情。

    孙圣一阵感动,他知道火青心必然是在为他做打算,在应付七大宗门的刁难。

    看着眼前的妖月儿,孙圣不禁联想到了之前在小乾坤界看到的那尊诡异石像,相貌与妖月儿相同,生有神魔手臂,欲撕裂高天,在所有的无头雕像中,唯独那尊少女石像完整,这始终让孙圣觉得,妖月儿和那尊少女石像有些关联,并非巧合。

    最后,孙圣留下了一部分灵液给妖月儿,离开了无虚峰。

    他现在身份特殊,不能留在无虚峰,不然会把妖月儿牵扯进去。

    孙圣静下心来,一个人漫步在山林野地之间,他在思考着接下来怎么办?他现在说得好听点是被保护起来,难听一点就是关禁闭,若是再难听一点,那他现在就是个囚犯,七大宗门的人都不会放过他,只因为他在小乾坤界得到了让他们眼热的造化。

    他目前还不知道自己接下来要迎来什么,如果剑宗和这些人协商的好,或许会有转机,如果协商不好,自己就危险了。

    所以,孙圣不得不为自己的后路考虑,如果实在不行,就得离开剑宗,他必须要规划处一条退路。

    剑宗各个灵峰之间,距离并不近,从无虚峰到达孙圣目前所在的那座灵峰,需要一段距离,是一片山林,平日里很少有人过去。

    孙圣走到了这里,立刻感觉到了不对劲儿,有一股气息锁定了自己,他暗叫不好,脚下风火轮浮现,载着他迅速的冲天而起,想要直接飞走。

    但是紧接着,半空中一张紫色大网笼罩下来,这张紫色大网瞬间放大,将空间封锁,这张紫色大网不知道是何材料祭炼而成,丝线晶莹,但却十分锋锐,将虚空划破,散发着莹莹光泽,像是可以切割一切,想要直接冲破真的很难。

    “嘿嘿嘿嘿,等了这么长时间,终于被我逮到忌讳了,小子,还认得老夫吗?”

    一声冰冷的笑声传来,一道身影迅速的逼近,一身道袍猎猎作响,这是一名老者,眼神阴毒,十分干脆,上来就是一掌按落下来,霎时间火光澎湃,朝着孙圣汹涌而来,宛如一掌打出了一座巨型火山一般。

    孙圣迫不得已,不得不落下身形,同时运转太涡玄功,金色的漩涡笼罩住他,将他保护在内。孙圣眉头紧皱,望着半空中那位凌空而立的老者,认出了对方的身份。

    紫阳宗,炎长老。

    “是这个老东西。”孙圣心头一凉,他差点忘记了,自己和这个炎长老早就已经结怨,对方并未离开剑宗,肯定费尽心机的想要找机会报复自己,尤其是现在七大宗门的人都知道自己身上带着大造化,这老家伙更不可能隐忍,找机会设下埋伏。

    这是孙圣忽略了,因为这几天发生的事情太混乱,让他没想到这一点,忘记了自己和这个炎长老之间还有一笔恩怨没有了结。

    “这回你跑不掉了,嘿嘿嘿,当初你这小畜生杀我爱徒,现在落到我的手中,老夫要亲自探查你的识海,看你究竟隐藏了什么。”炎长老冰冷的笑道,毫不隐藏自己的来意与杀机,从半空中徐徐落下。

    孙圣眯起眼睛,这位长老实力很强大,早在很多年前便已经迈入了神武境,也可以称之为六合境界,是一位老辈高手,实力即使不如剑璇玑,但也绝不是弱者,至少不是孙圣现在可以抗衡的。

    当下,孙圣想也不想,迅速的横移出去,打算先避一避,在这荒无人烟的地方,不管发生什么事,都没有人会救他。

    “嗡!”

    但是,当孙圣准备逃出去的时候,却发现连周围的地带都被封锁了,一口玲珑塔悬在这里,被一位紫阳宗的真传弟子持在手中,将这片区域封锁,一脸冷笑的望着孙圣。

    孙圣立刻改变方向,结果同样,这里同样有一位紫阳宗的人手持秘宝封锁了这里,而且另一个方向,出现了一位窈窕的佳人,身材高挑,曲线完美,容颜清丽,不是别人,正是洛水柔。

    她也来了,同样持有一件秘宝封锁了这里,脸上挂着冷漠之色,盯着孙圣,眸子中同样有杀机起伏。

    “没想到自己会有这么一天吧。”洛水柔略带讽刺的说道,她手中持这一件玲珑钟,释放出一股强大的力量,有符文飞出,封锁了这里。

    三个紫阳宗的真传高手,分别持有秘器,将孙圣困在了这里,半空中还有一张紫色大网,封住了去路,而且炎长老驻守在那里,眼神冰冷,宛如看待自己的猎物一般看着孙圣,嘴角带着冷酷的笑容。

    此时的孙圣,宛如身在一片牢笼中一般,让他脸色凝重,他知道,对方早就已经准备充足,就等着合适的机会对自己下手呢。而自己好死不死的,忽略了这一点,以至于今天送上门来,被他们有机可趁。

    孙圣盯着四周,这三个紫阳宗的真传高手,分别从三个方向封住了他,而且持有强大的器具。但是,如果孙圣真的要走的话,任何一方都拦不住他。只不过,那位炎长老是一大威胁,有他在,自己根本没有动手的机会。

    “孙圣,我说过的,他日你对我所做的一切,我都要百倍奉还,今日你成了我的阶下囚,有什么话想说?”洛水柔声音冰冷的说道。

    如果说在场的人,除了炎长老之外,谁最对孙圣恨之入骨,那毫无疑问就是洛水柔了。他们的仇怨一点一点积累,到现如今已经无法化解,不是你死就是我活,孙圣一直也想杀她,到却每次都错过了机会,不曾想今日被对方有机可趁。

    “洛师妹,跟一个死人说这么多干什么,今日他在劫难逃,没有人救得了他,只是我们手中的猎物!”一位紫阳宗的真传高手说道,眼神冰冷,黑色的瞳孔没有一点眼白。

    这个人孙圣认识,在小乾坤界之行前,洛水柔便带着此人来寻孙圣的麻烦,不过却被孙圣镇住,当场喝退,正是那名黑瞳青年。

    “他身上有大造化,听说在小乾坤界走了大运,继承了强大的传承,单凭这一点,他就别想活着离开,这造化是属于我们紫阳宗的。”另外一位真传说道,这是一位男子,年纪有三十几岁,但却是三人之中修为最高的,他身上的秘境光辉亮起了九道,显然已经迈入了造化境九重。

    只差最后一步,便可成为六合境界的强者,获得大法力,飞天遁地,搬山走岳,无所不能。

    这是一个高手。

    “呵呵呵呵,区区一个黄毛小子,敢染指这种大造化,他已经犯了死罪,老夫可没心思与剑宗的那几个人协商,今日被老夫抓到,算你倒霉,我们新仇旧账一起算!”炎长老从半空中徐徐落下,脸上挂着冰冷的笑容。

    他负手而立,身上的气息十分强大,身为六合境界的修士,在修道界已经算得上是一流的高手了,是一些大宗门中的中流砥柱,强大力量的代表,能凌驾于虚空之上,具有毁灭山河的力量。

    “给你一个留下遗言的机会。”炎长老眯着眼睛,冷意十足,此刻孙圣在他眼中就如同板上鱼肉,可以任由宰割,已经是他攥在手心中的猎物了。

    “留你M了个头!”孙圣呵斥道,直接动手了,他自然不会坐以待毙,在瞬间发动了猛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