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圣道

妖天 作品

    一时间,整个大殿上鸦雀无声,怎么还带骂人的?而且这少年太子可真不小,辱骂当朝的皇子,而且骂他全家,这岂不是说,连那位高高在上的楚皇陛下也算在内了?

    果不其然,这句话一出,端坐在皇位上的楚皇脸色一沉,威严的眸子中,可以看到冷意在浮现。

    “孙圣你好大的狗胆!辱骂皇是正宗,这是诛九族的大罪过,连你的家族都不能幸免!”左小邪喝道,眼中杀意大增。

    “皇是正宗就了不起了?”孙圣冷笑,根本无惧,这些世俗界的条条令令已经约束不了他,这是剑璇玑说的。

    剑璇玑聪慧异常,仙姿玉骨,超尘脱俗,估计她早就料到了今天这一幕,所以那晚才会出言提醒孙圣,等同于在告诉孙圣应该怎么做。

    “年轻人,你过了,在朕的大殿上,你也敢锋芒毕露?”终于,那位楚皇说话了,身上散发出一股强大的气压,这是王者的威严,让人心中难以抗拒,想要跪拜。

    但是孙圣却不以为然,他是造化境,楚皇的这种威严,一来是他本身的王者之气,二来是境界使然,所以对孙圣根本没有作用。

    “父皇,此人必定包藏祸心,敢在大殿上无礼,藐视帝国威严,应该就地正法!”左小邪说道,杀意凛冽。

    楚皇威严无比,端坐在龙椅上,不怒自威,他转头朝着紫阳宗的炎长老望去,道:“前辈,你觉得这件事该如何处理?”

    显然,楚皇对这位宗门长老也十分的尊重和忌惮,更何况他原本也是紫阳宗的子弟,在这个时候追寻炎长老的意思,并不算出格。

    炎长老微微冷笑,道:“既然是你们世俗界的事情,就按照世俗界的规矩来处理,老夫就不多言了,不过只是想奉劝一句,莫要养虎为患,纵容一时,也许以后会遭到毁灭的打击。”

    “呵呵呵,弟子明白了。”楚皇笑道。

    这话的意思很明显,虽然炎长老没有多说什么,但却是再给楚皇指出一条路。他顾忌剑璇玑的话,以自己的身份不能去压制孙圣,但是若是让楚皇代为动手,名正言顺。

    毕竟现在来说,孙圣还算是帝国众人。

    “哼!”孙圣冷哼,这老东西果然不是啥好鸟,楚皇身为帝国中的君王,和紫阳宗的人更是一丘之貉。

    “孙圣此人来帝都其目的不详,包藏祸心,在前线更是有投靠敌国的嫌疑,殴打帝国统帅,仗势欺人,小人得志,现在更是咆哮大殿,藐视帝国之威,先把他关起来,以后查清楚再说。”左小邪再次上来补充道。

    他现在就是怕孙圣远走高飞,加入宗门,以他的资质,必然很快就能成长起来,到时候对自己来说是个大麻烦。

    一时间,大殿上众人无语,连天英院的人都很沉默,竟然会是这样的结局,这少年立下了汗马功劳,如今却被定罪,不禁让人觉得惋惜。尤其是唐媚和紫心岚,她们和孙圣的交情最好,此刻也是气的娇躯颤抖,脸色通红。

    但也有一部分人幸灾乐祸,比如说欧阳狄木、封易寒这几个和孙圣有过节的人,脸上都挂着冷笑之色。

    “哈哈哈哈哈”猛然间,孙圣笑了起来,道:“什么帝国皇室,说到底也不过是追随宗门的一条狗而已,人家一句话,自己就伸着舌头点头哈腰的跟孙子一样,让人不耻,现在竟然还跟我谈什么皇室尊严,你们的尊严早就被人踩在脚下了,还需要我来藐视?”

    此言一出,大殿上安静异常,那些文武大臣都在唏嘘,暗道这少年真的是胆大包天,这是在赤裸裸的嘲讽帝国皇室啊,其罪名简直当诛了。

    孙圣也看透了这些,什么帝国尊严,皇室之威,在外人面前,却没有一点公平可言,还不是任由宗门摆布?所谓的帝国规矩,不过是来约束那些弱者的,在宗门的一句话下,他们可以残害忠良,歪曲事实,甚至恩将仇报。

    这样的帝国,何需对它尊着敬着?

    “孙圣你太大胆,一而再再而三的藐视帝国之威,辱骂皇室,其心当诛!”左小邪再次喝道,争锋相对。

    “辱骂你?哈哈哈哈,我今天斩了你,我看谁能拦!”孙圣大笑一声,手掌一翻,一口紫色神兵宝剑出现在手中,剑光吞吐,铮铮作响。

    他知道,今天注定不能善了,对方有意在诬陷自己,陷自己于不仁不义,而且还要框住他,就算自己有一百张嘴,也抵不上皇是正宗的左小邪一句话,毕竟他的身份在那里摆着,所有人都对皇室正宗莫敢不从,不敢违背。

    既然如此,那就没什么好说的了,皇室正宗又能怎么样?以自己现在的实力,世俗界的条条框框难以约束他,干脆闹一场大的,以儆效尤。

    当下,孙圣大踏步的朝着左小邪逼去,直奔大殿的正上方,手中的宝剑铮铮作响,紫电缠绕,肃杀之气凝重。

    “孙圣,你想造反不成,敢在朕的大殿上无礼!”楚皇一拍龙案,直接站了起来,王者之气外露,浓重的压迫感朝着孙圣逼来。

    这位楚国之皇真的动怒了,在世俗界中,君王一怒,注定血流成河。

    “你这个皇位是不是坐久了,坐久了就滚下来。”孙圣斜睨他一眼说道。

    一时间,众人倒吸凉气,这可是大逆不道的话,此刻却从这位少年的口中说出来,他竟然在威胁帝国的君王,要把他从皇位上拉下来,真的是想要造反吗?单凭他一个少年,难道就能威胁到一个帝国?而且现在紫阳宗的人还在这里呢。

    楚国虽然是一个大帝国,但是背后的后台,可以说是紫阳宗,故此楚国和紫阳宗更加亲近,连剑宗都不行。所以,今日在朝堂上,紫阳宗的人才会坐在这里,因为他们和楚国的关系密切,是楚国的后台。

    但是现在,一个少年当众喝斥一位君王,而且还是当着紫阳宗一位长老的面,简直有点目中无人的意思。

    “蹬蹬蹬!”

    孙圣大踏步向前,提着宝剑,剑光吞吐,气势逼人。

    “你……你想放肆!”左小邪下意识的后退,他知道自己根本不是孙圣的对手,这个少年已经是造化境的强者了,连造化境三重的楚骄阳都不是他的对手。

    不过,左小邪却不畏惧,因为有紫阳宗的炎长老坐在这里,自己算是半个紫阳宗的人,炎长老自然不可能眼睁睁的看着。

    “孙圣你过了,敢动我紫阳宗的人,胆大包天!”楚骄阳也站出来呵斥道,杀意逼人。

    “别着急,待会儿连你一起斩了。”孙圣冷笑道,他现在豁出去了,既然讲理讲不清楚了,那就只有动手了。

    “叛逆之徒,真以为朕制服不了你吗!”楚皇站起来,身上气压浓重,有法力滚滚而动,朝着孙圣压迫。

    “你算是什么东西,真把自己当成王了?一条宗门之下的狗,还是乖乖的趴着吧。”孙圣大声嘲笑道。

    很难想象这是一个少年对一位君王说的话,满朝文武全都惊诧,这少年是疯了吗?敢在大庭广众之下,帝国皇城之内造反,对一位君王刀剑相向。

    就算是天英院的众人和唐媚他们都觉得匪夷所思,也觉得孙圣闹得有点大了,连一代君王的面子都不给,甚至当众辱骂,这是一种疯狂的举动。

    楚皇的脸色极其的难堪,他是第一次看到如此胆大包天的少年,竟然在喝斥自己,而且还是当着满朝文武的面,将自己的尊严践踏在脚下,像是在掌掴他一样,让这位君王的脸上无光,感觉火辣辣的。

    孙圣踏步逼来,直奔左小邪而去,今日之事不能善了,大不了自己杀出去。

    “实在是太过放肆,黄口小儿你太目中无人了,难道当老夫不存在?”紫阳宗的炎长老此刻脸色阴沉到了极点,张口喝道。

    “我记得你红口白牙的承认过,帝国之事你不管,同辈之事你也不会干涉,怎么?想要出尔反尔吗?”孙圣斜睨他说道。

    “哼!”炎长老冷哼一声:“你年纪轻轻,就敢如此目中无人,口气猖狂,太过锋芒毕露,这样很不好,作为长辈,我理应该教导教导你。更何况,你还要斩我门下中人,难道老夫要置之不理?”

    “那只能怪你们紫阳宗的人不中用!”孙圣冷笑道,脚步不减,继续逼近左小邪,登上了高高的大殿,与楚皇等人对持,气势丝毫不弱。

    “狗胆包天,一介黄口小儿,就敢如此猖獗,朕若不镇压你,皇室威严何在!”楚皇喝道,亲自动手了,他也是一位造化境的高手,而且是造化境二重,此刻法力暴动,浓重的气压而来。

    “轰!”

    这位楚皇也不简单,翻手间,竟然施展出一门神通,毕竟他曾经是紫阳宗的外门弟子,即使没有进入内门,但机缘之下还是有机会接触神通的,此刻施展出来,尽显强大之威。

    一座石碑的影子缠绕在他的手臂上,镇压一切,手臂化作一座巨大的石碑拍落下来,可以将凶兽拍成肉泥,威力巨大,不容小觑。

    “看来你的皇位是真的不想坐了,还是换人吧!”孙圣冷笑道,同样一条手臂探上去,龙形法力缠绕,与楚皇的神通狠狠地硬撼一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