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星空巨蚊

步跃 作品

    “唔……有人惦记着本座?”

    与此同时,硕大无朋的漆黑色蚊子,在星宇之中,微微疑惑的动了动头颅。

    域主后阶的感知能力,早已到达了如同神灵般的言出法随,有人念叨着自己,其人偶尔也会有所感知。

    贾岩看了看某个方位,对念叨自己的人是谁,顿时了然过来。

    “贾岩大人,不知您对此次赔偿的数额条件,可感满意?”

    巨蚊身前,是几道巍峨如山的身影,并且其中两位,与贾岩竟分庭抗礼,并不丝毫弱于分毫。

    两大域主后阶生物,汇聚一堂,共同面对贾岩这位新晋晚辈。

    但他们如临大敌,丝毫没有因为人数更多而产生高高在上,俯视贾岩的态度。

    尊重是靠实力赢来的。

    无论强者亦或国家势力之间,不外如是。

    贾岩便是依靠了自己的绝对实力,加上次空间之力,半年来战初星,又战初星与新来临这位强者联手,以次空间能力,游刃有余,双方鏖战数场,最终打到了谈判桌上。

    你有实力,再大的艰难险阻,也不过是绊脚石,踢开之后海阔天空。

    两大域主后阶,就如贾岩事前所想的差不离。

    他们实力比起巨星上的‘大能级’,要弱上一筹,倒并非是什么绝对实力的弱,因为贾岩与这二位交锋,还没到以命相博的程度,即便那初星,被他干掉三大‘头颅’,真厮杀起来,贾岩都不一定有把握击杀此獠。

    贾岩说的弱,是在感悟上的弱,这点对于强者而言,是相当直观的东西。

    对方显然察觉到贾岩在感悟上比他们更强。

    “你们的赔偿,我很满意,但我想要知晓一件事情。”

    贾岩没功夫跟这些人多费唇舌,他直奔此次来到初星势力的核心要点:“初星,你为何会对我阴阳道感兴趣?可别说是你算无遗策,那么早便算到我阴阳道将对那个产生威胁,贾某虽自信,却不自负,那时我等可还未曾扬名才对。”

    “……”

    坐在一旁,稳如泰山的初星,此时丢掉了三颗头颅,气势却仍旧滔滔烈焰般铺天盖地。

    他斜睨了贾岩一眼,目光凛然道:“贾岩,大概你在星宇中得罪之人过多,本尊不过是有人通风报信罢了。”

    贾岩直接与其四目相对,那巨蚊的无数复眼,看得对方寒毛倒竖,有种欲要拔身迎战的冲动。

    被贾岩几度打得失去信心,这位强者还不到完全畏惧贾岩的程度,却也已经埋下了内心的阴影。

    “哼,既然你我欲要讲和,便将此人情报告知于你又如何。对方是来自彩蝶一族的雌性强者,其他我不会多言。”

    贾岩不出所料的点点头:“原来如此,多谢初星朋友。”

    他也不需要对方多说什么,知道是来自所谓的‘彩蝶’一族,就已足矣。

    昆妃子又在搞事情。

    并且此番搞出来的动静,比起上回唆使白海豚攻击猎户臂,更为声势浩大。

    那么多星河级也就罢了,如今还有一位域主后阶亲自动手,外加另一位域主后阶被波及着对自己动手。

    下次,莫非是域主之上等级?

    怎么可能!

    昆妃子自身不过是星河级罢了。

    她家族顶天能与一位域主后阶扯上点关系,再强的强者,早已不属于她能接触的范畴。

    “我想要知道,初星阁下为何竟听信一位外人的言辞,对我阴阳道展开不轨之举?可别说,阁下是准备友好探查本势力。”

    初星冷哼一声,似不愿做答。

    他这回与贾岩的阴阳道产生龃龉,本认为两位‘王者’,是没有那么容易见面的,没想到贾岩按牌不出理出牌,亲自前来初星势力腹地,在龙潭虎穴之中硬生生将他逼得不的不讲和。

    这口气,虽然形势比人强的咽下了,心里却绝对不可能认同,至少不会因为贾岩的威胁而做出更多的示弱之举了。

    “哈哈,贾岩阁下,初星老兄,听我一言,我等这种存在,早已超脱了普通凡俗生命,凡事看开点,不用争吵到动手,那样岂不是在凡俗生命眼中平白失了身份吗?”

    那位被邀请而来,做为双方中间人的域主后阶,笑着打了圆场。

    此番他受初星之邀,一齐出手对付贾岩,实则并未出太大的力量。

    在知道贾岩是次空间天赋后,他就一直在磨洋工,否则贾岩也不可能在两大域主后阶的围剿之下,还如此顺风顺水,起码会出现些许危机。

    所以在没有更好选择前提下,此人做为中间人,双方都比较满意。

    见二者脸色都阴沉无比,却没人反驳自己的言语,这位域主后阶顿时明白过来,双方这是在等自己说圆场话。

    他心领神会的道:“这样吧,贾岩阁下,我这位初星老兄,确实是个犟脾气,你硬要他说出理由,恐怕会适得其反,而我也理解,他不说出什么,您也不会同意的,不如这样,我想个两全其美的办法,你等二人互相将想要的东西说出,说不定不用经历什么阵战,就能双双获利,岂不也是一件美事?”

    贾岩与初星诡异的看看此人。

    这家伙看似宅心仁厚,在替双方讲和,实际上做为见证者,不论双方有什么秘密,他都能居中变成了平白无故受益者,因为绕不过他。

    在场全是老谋深算之辈。

    “这样吧,初星阁下,我也算在你这初星势力里翱游了半载时光,大概猜出你想要的是何物。”贾岩忽然沉默着开口道:“我也确实感受到了,你这初星势力之中,有一物对我有所帮助,可你我双方并不是互补的关系,倘若一人一半,想必你我也不会同意,这点上不知你可有什么建议?”

    贾岩说着,初星神情之中的阴鸷,很快抛到九霄云外。

    他就怕贾岩不愿与他交流‘那件事’。

    只要有机会,给个台阶,他还是愿意与贾岩谈和的,一时的丢脸与失败,在如此强者眼中,不过是生命中短暂的经力而已,谁没有经历过,就算贾岩这么个常胜将军,以往逃命和丢脸的经验,也多如牛毛,现在还不是没人再记得,所以此事根本不在话下。

    “你的那物,与我并不互补么?”

    初星目光凌烈,不是不相信贾岩的话,而是连半个字都不可能相信。

    倒是那位中间人域主后阶,看似古井不波的目光里,却闪烁出种种好奇与讶然之色。

    他连听都听不懂,想在这其中分一杯羹,是有点困难了。

    只是对他等生命漫长存在来说,这点时光不算什么,只要二人没有撇开自己,总会有得知具体情报的机会,他很有耐心,慢慢等并没有任何的问题。

    两人之后又进行了一轮接一轮的唇枪舌战,并且划下了种种道道和理由,而听着双方交谈内容的那位域主后阶,则是从最初的纳闷,渐渐听出了些门道,随后豁然开朗,神情里阴晴不定,似乎在思忖着什么。

    三国一般的鼎立之势,他属于摇摆中间人,倒向哪一边,另一边就会瞬间陷入落后境地,虽说他为初星好友,可在巨大利益面前,他也不是不能考虑与贾岩结盟。

    可惜了,贾岩与初星又何尝不知此人想的事情。

    这点漏洞与威胁,他们在商讨之中,自然是堵得死死的。

    令得那位想要使用脑波力量传音其中一人的中间强者,目光几次凌厉,却又苦于无门说些条件,最终眼睁睁看着两人达成了某种暗中协议,此番的交谈过程,划下帷幕。

    “恭喜二位了,贾岩阁下,特别是你,从前声名不显,一朝显露,便是一飞冲天,想必从今往后,银河中央星域,至高强者名单中,将会有您的一席之地。还望贾岩阁下若有空,可以去鄙人驻地小憩一番,到时鄙人必定倒履相迎。”

    “多谢,不瞒阁下,我闲云野鹤,经常四处游历,若有机会定会前往。”

    三人表面相谈甚欢,笑笑着撤去了交谈之地的防御措施,在大众面前显露身形。

    要知道,此事影响着整个初星势力的安危,今日之会晤,无数目光都汇聚于此,谈判会场之外的星空内,早已是人满为患,无数的强者,无数的部队,在星空里满满当当的充当保安员,所有一切外来观瞻者,记者,外围势力的探子等等,统统被赶到上万公里以外,以免影响到此地进行交涉的三大顶尖强者。

    莆一露面,三位硕大无朋的身影,立即便喧嚣包围。

    拍摄器械更是不时的闪烁起光彩来,将三人强者身影摄入其中。

    贾岩与初星状若友好的靠到了一处,只是双方仍旧没有接近到距离五百公里以内,否则中了对方的近身一击,想必就算贾岩与初星,都很难吃得消。

    高手过招招招致命。

    “贾岩阁下,多谢你配合本势力进行宣传了,若不如此,想必本势力内部人心惶惶的日子还要持续一段时日。”

    “好说,只需你我双方将来不再有争斗,永结秦晋之好,便是最让人高兴的事情。”

    “那是,事关子孙之福,你我累点也没什么。对了,关于您下属势力那阴阳宗,我已下达命令,不止将落后星域划分给您,还切割了那片十五光年范围内的地区,统统交给您的阴阳道管辖,不知此事,您可满意?”

    贾岩这次倒是感到惊讶万分。

    银河中央星域,寸土寸金,别说是十五光年之地的统帅区域归属,就算一两颗生命星球,都会有不少的域主级为其打生打死,域主后阶也是域主级,哪有如此大方的。

    不过想想就恍然大悟。

    落后星域的开发难度极低,价值同样不高,至于那片地区相邻之地,是升邪的地盘,升邪到达了资深域主级,麾下统领之地,早已渐渐不是那么牢靠的在初星势力统辖范围,与其死活留着,不如交给阴阳道,反正损失也不大。

    “那便多谢了。”

    贾岩毫不虚伪的接受下来,算是除了对方的情。

    初星势力没有什么太大意义之地,对阴阳道却完全不同,可以说宝贵无比。

    银河中央星域不论从任何角度来说,都是群英会集,人杰地灵之处,阴阳道现在可能还不涉及于此,最终总会渐渐将部分甚至全部精力,汇聚到银河中央星域来的。

    有了这么个落脚地盘,想必将来可以省却极大的难题。

    不过……

    初星势力应该不会想不到这点,给自己埋个随时随地爆炸的火药桶在身边?还是说,另有考量……

    贾岩倒是不管这许多了。

    到时的事情,到时再说。

    起码双方迄今为止,已然从大敌握手言和,表面是朋友。

    “这半年时间,足够他与我二人,将那件事情完成了吧,到时便带着爱迪莎离去,我隐隐约约感觉,此行非但不是我的收获最大,反而爱迪莎将会成为此次初星势力之行的最大收获……”

    贾岩也说不清楚,爱迪莎将会得到何等好处,或者说,她将阵道天赋结合她自己的智脑天赋完全开发,将会有何等收获,但绝对是让贾岩引以为傲的东西,并且,可能会对贾岩也有所好处。

    事实上,就如爱迪莎也知道的一样。

    贾岩说是一直在追求着改善家族天赋,但自打研究出阵道基因天赋的方向后,他就一直没有断了自己也借用他人经验,最终让自己在‘进化兽身体天赋’的条件之下,再叠加‘阵道基因天赋’这层buuf!

    这是贾岩的野心,是他的野望!

    届时的他,将有多强,未来的潜力又有多恐怖,连贾岩自己,想想都浑身战栗。

    当然,那只是看不到可能性的野望,只敢想想而已。

    毕竟,贾岩如今实在太强,天赋也太过惊世骇俗,欲要让他在这等天赋条件下,再塞入阵道基因天赋,恐怕不是简简单单就能办到的事情,因为这两者叠加,绝非什么一加一等于二的加法而已,那是另一种层面上改天换地的变数,恐怕贾岩自己,也无法揣测届时的自己,会踏足何等层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