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面总裁宠妻如宝

楚雁飞 作品

    武林 rg,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去医院里抽了血,没多久结果就出来了。

    褚潇眼神炯亮的望着医生朋友:“怎么样?怀了吗?”

    医生朋友满脸笑容的卖关子:“你这样子,是想怀还是不想怀啊?”

    褚潇白他一眼:“你说呢?”

    钦宝都八岁了,前两年不是看果果小,他早就想要孩子了。

    “恭喜你,怀了!”褚潇说。

    “你确定?”褚潇满脸喜色。

    医生朋友无语的白了褚潇一眼:“我要是连怀没怀孕都不能确定,我可以回学校重修了。”

    “谢了,改天请你吃饭。”褚潇高兴坏了,转身就一把拥住果果,“老婆,你怀上了,走,我们去庆祝。”

    “爹地,妈咪要生弟弟或妹妹了?”钦宝也眸光炯亮的问。

    “对。”褚潇满脸慈爱。

    钦宝满心欢喜的拉着果果的手:“妈咪,恭喜你!你以后要小心一点,别磕着碰着。”

    “好。”果果温柔一笑。

    褚潇经钦宝一提醒,顿时反应过来,立即折回来问朋友:“要注意些什么?算了,我回去看抖音学习。”

    说完,褚潇喜滋滋的搂着果果的腰,温柔又体贴:“果果,我们走。”

    他揽着果果就走了,完全不顾钦宝。

    钦宝站在他们身后,看着他们恩恩爱爱的样子,他突然咧嘴满足的笑起来。

    虽然果果妈咪不是他的亲妈,但是在他心里,果果妈咪比他的亲妈还要重要。

    想着,他立即笑着跟了上去。

    他在想,妈咪怀孕了,他应该要做些什么?

    褚潇原本想要带着果果出去庆祝。

    比如,出去划个船,比如逛个街,比如看个电影,比如出去吃顿大餐。

    一想到果果现在怀孕,他突然觉得做什么都不合适了。

    划船太颠簸,逛街太累,看电影环境太封闭空气不新鲜,坐久了对孕妇不好,出去吃大餐,现在果果有妊娠反应,吃不了大餐。更何况,外面的东西也没有自己家里做的安全可靠。

    于是,褚潇决定在家里庆祝。他立即给钟点工打电话,让钟点工晚上提前点准备丰盛的晚餐。

    除了要招待朋友以外,还多做几个开胃爽口的适合孕妇吃的菜。

    得知果果怀孕了,钟点工十分高兴。

    褚潇突然想到了肖琴阿姨的干姐姐刘姨。当初胜男怀孕的时候,妊娠反应是特别严重的,刘姨给胜男做了好些开胃小菜。

    想着,褚潇立即给邵夜勋打电话,找他借人,借刘姨。

    邵夜勋对着电话无语至极:“我发现你最近毛病真的挺多,你要佣人去哪里请不行?你借刘姨,你好意思?你不知道刘姨和我妈的关系?她们是亲姐妹……”

    褚潇无奈的说:“什么做佣人?果果怀孕了,孕吐,胃口差,我记得以前胜男怀孕的时候刘姨给她做了不少开胃菜,我想请刘姨帮忙照顾果果一段时间。”

    邵夜勋就笑了,笑得意味深长,声音都不自禁的拉长尾音:“怀孕了啊!”

    怀孕了好啊,要是一朝得女,哼哼,他就让他家嘟嘟像钦宝拐他家鲤鲤一样,每天去褚潇家拐。

    “嗯,怀孕了。”褚潇说。

    “恭喜恭喜,哈哈,我跟刘姨说,今天就来照顾你家果果。”

    “谢了!”

    “自家兄弟,客气!”邵夜勋难掩笑意。

    就希望果果争点气,生个女儿出来。

    一挂断电话,邵夜勋就跟刘姨说了请她照顾果果一段时间的事情。

    刘姨自然是乐意之至。

    自打邵夜勋认回了肖琴,之后是真心实意的把他们一家人当成亲人。不仅给他们提供了一栋别墅居住,还解决了她儿子儿媳妇的工作,又解决了她孙子孙女的读书问题。

    现在,他们一家人真真正正的过着富足的生活。

    她一直想着有机会能够报答邵夜勋,所以,每天都和肖琴一起照顾邵夜勋的孩子。

    现在果果有用得上她的地方,她自然是高兴不已。

    肖琴、胜男得知果果怀孕了,也十分高兴。一家人下午就陪着刘姨亲自去菜市场买菜,然后来褚潇的别墅庆祝。

    邵夜勋不时的盯着余果果的肚子看,惹得褚潇极度不快。

    他伸腿踢邵夜勋:“你往哪看呢?”

    邵夜勋一本正经的说:“听说孕吐特别厉害的,反应特别早的,普遍都能够生女儿,我看看果果的肚子圆不圆?”

    “你有毛病?”褚潇伸手比了个指甲盖,“现在孩子还没有这么大,你能看出肚子是圆是扁?”

    突然想到了什么,褚潇反应过来,脸色就是一沉:“你想果果生女儿?你打的什么主意?想让你家嘟嘟来拐我女儿?想都不要想!”

    邵夜勋挑着眉头,满脸得意:“也不能光我一个人赔女儿不是?”

    他又开始夸他家的儿子:“看,我家嘟嘟才两岁,就已经口齿伶俐什么都会说了,最重要的一点,他吃奶都会自己动手冲奶粉了。这样自食其力的孩子,你难道不喜欢?”

    褚潇:“……”

    以前他可喜欢嘟嘟了,怎么今天怎么看都觉得这小东西不可爱了呢?

    邵夜勋又看了看余果果的肚子,满意道:“很快我就有儿媳妇了。”

    褚潇黑沉着脸:“果果怀的是儿子!”

    邵夜勋哈哈大笑起来:“哈哈,儿子也行啊,真爱不分性别。现在社会的包容度都已经很好了,二十年后,说不定立法都出来了,同性都能结婚了。”

    褚潇:“……”

    他骂了一句神经病,然后对果果说:“果果,来,我扶你回房间休息一会儿,别搭理这个神经病。”

    果果无奈极了,觉得褚潇和邵夜勋好幼稚啊,他们三十多岁的人,为什么比她20岁还要幼稚?

    胜男也忍不住笑,她轻轻的踢了邵夜勋一下,低声说:“别逗褚潇了,你看他脸都黑成什么样了?”

    邵夜勋一本正经的神情:“我没逗他啊,我是认真的。”

    胜男:“……”

    她看了看正坐在地毯上玩电子积木的才两岁大的儿子,无语的抚额。

    是有这么愁娶媳妇的事情吗?

    人家才两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