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会?”

    郑墨渊一点也不相信,凭他的能力应该不会出现这种情况。

    看这人的身材和这一身衣服,和景秋的一模一样。

    这应该不是无意之间出现的,是有人故意设计的。

    当然不用说,这个人肯定是景秋。

    不过也不好说,可能是有人故意接应她,所以在关键的时候,放出了一个看起来一模一样的人,换走了她。

    当然这些都是郑墨渊的猜测,而且他现在也不想关心这些,他只想找到景秋,想弄明白她究竟为什么要突然跑。

    “你是谁?球球去了哪里?谁让你在这里来的?”

    郑墨渊气不过,还是抓住那个女人质问了一番。

    可这女人却好像被他给惊吓到了,不仅一句话没说,还不停的摇头。

    见到这个情况,郑墨渊也知道再继续问她没什么用了,最后只能是无奈的松开了手。

    而他一松开手,这个女人便是撒丫子的跑,很快就消失在人群中了,让他再找都找不到。

    看来这女人也没有想的那么柔弱,应该不是个普通人。

    他刚才又被骗了。

    不过他也没有多气,因为他现在着急找到景秋,别的事情他也不想太多分心思。

    而这个时候的景秋已经转身回到了屋里。

    看来这里是真的不合适继续住下去了,墨盛他们找麻烦,郑墨渊也开始找事。

    她要想在这样平静的得过且过是不怎么可能的。

    “夫人,你总算回来了,你没事吧?”

    等到景秋回去的时候,周凤仪已经回家了,一见到她,便迎上来问起了情况。

    “哦,我就是出去走走,什么叫我总算回来了,说的好像我不会回来了一样。”

    景秋装的若无其事的接话笑着回了这样一句,同时到直接走回屋准备去休息。

    周凤仪张了一下嘴,想要说什么的,但看景秋挺疲惫的样子,她话到嘴边也没说出来。

    当然,景秋回来没多大的时间,各路的人就都找来了。

    最先找过来的就是裴秀莲。

    显然,她还是很执着想招郑墨渊做驸马的。

    不然也不会费这么大的心思,况且这是冒着生命危险在争取了。

    要知道之前景秋掐着她脖子的动作,若是稍微再久一点,她就会直接没命。

    “公主殿下,将军没回来,夫人累了,已经休息了,你要是有事,麻烦改天再来吧。”

    周凤仪是知道景秋没那么好惹的。

    虽然刚才景秋对付裴秀莲的那一幕她没见到,但是就平时看景秋的那些一举一动间,也绝对不是一个任人欺辱的人。

    裴秀莲欺人太甚了,这个家的男主人已经被她抢走了,她却还登门想要找景秋的麻烦,这谁能接受得了。

    “你也知道我是公主,我堂堂的公主坐到这里,她作为一个小贱民,竟敢不见我?”

    裴秀莲气势汹汹的瞪着周凤仪问。

    周凤仪听到她这样说,只能是尴尬的陪着孝道:“草民不是说了吗?夫人她这些日挺累的,已经睡下了。

    她又不会未卜先知,又怎么知道公主你会到来呢?”

    周凤仪虽然嘴上是挺客套的在和裴秀莲说话,但心里早已经将这个女人骂了好几遍了。

    她是真没见过这种女人,明明是自己仗着身份抢了别人的相公,还能登门去耀武扬威的找人正室吵闹。

    甚至仗着自己公主的身份,骂人家原配贱民。

    她的行为不仅不礼貌,甚至让人看着有些恶心。

    要不是周凤仪怕给景秋他们惹来麻烦,她都会直接的上去将她骂个狗血淋头,然后送一面镜子给她。

    再说这裴秀莲在听了周凤仪的几句话后,到是在屋里围着房子好一翻查谈。

    “行,那我先在这里坐着等她。”

    裴秀莲又在屋里张望了两眼,确实没有看到景秋后,才无奈的对周凤仪问了一句。

    周凤仪真想劝她别做这无劳之功,但想了想,她应该也不能把景秋怎么样,所以她爱等不等吧。

    景秋一觉睡醒,天已经黑了。

    而裴秀莲竟然是在这里也睡得过去,只等到景秋醒。

    景秋起床时她竟然都还没醒过来。

    “夫人,你起床了。”

    周凤仪看到景秋从屋里出来,倒是赶紧上前为她地上那漱口的水。

    同时扭头看了一眼,躺在躺椅上的裴秀莲,显然是有话,又不知道要怎么样当着裴秀莲的侍女和景秋说。

    “你怎么让这样一个人到屋里?”

    景秋往那边看了一眼,脸马上就板了起来。

    她知道周凤仪是不知道要如何阻拦裴秀莲,也明白她想要说的话是什么意思,就是当着裴秀莲的面,她不好吭声。

    但景秋却并不顾及那么多,也不想给裴秀莲留任何的面子。

    “你说什么?你只能这样说公主,你知不知道你这是大逆不道?”

    裴秀莲的侍女听到景秋,这话,马上就急了,大声被她斥责了起来。

    她的斥责自然是没有引起景秋的再意,反倒是将裴秀莲给惊醒了。

    “什么,怎么了?”

    刚醒过来的裴秀莲没反应过来,还诧异的对侍女问了一句。

    跟着才随侍女的眼神,抬头往景秋这边看过来。

    “你终于起床了?”

    见到景秋,裴秀莲反倒是挺得意的,也不知道她哪来的自信,竟然敢这样的语气和景秋说话。

    “凤仪姐,送客!”

    景秋根本理都不理她,直接就叫周凤仪赶人。

    这弄的周凤仪很有些不知所措。

    但是作为一个下人,她也只能是奉命行事了。

    不过她还是尽量特别的礼貌,走过去,毕恭毕敬的对裴秀莲说:“真是抱歉,夫人心情不好,还请公主你先行离去。”

    “心情不好,我怕她是心情好不了吧?”

    裴秀莲哪里肯走,到站起来,挑衅的眼神看着景秋,没笑着问了这样一句。

    “公主,你别这样,你赶紧先走吧,不然夫人该发火了。”

    周凤仪是真的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只得劝说裴秀莲,让她不要招惹景秋生气。

    她知道裴秀莲肯定惹不起景秋,但是她也惹不起裴秀莲,所以只能好言语的相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