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摇光圣地的极道帝兵,龙纹黑金鼎?看这惊天动地的气势,应该是真正的极道帝兵,绝非仿品。”莫问不由想到。

    此鼎据说是摇光圣地历代圣贤呕心沥血而铸成。

    为铸此鼎,所有摇光的长老圣主等倾尽了毕生的心血,五万年的叩首,五万年的祈祷,五万年的膜拜,虔诚礼敬,如对神祇,始终如一,这才在一个雷雨夜里使其终于化为极道帝兵。

    当然,莫问知道,这些都是摇光圣地欺骗世人的,事实上此鼎乃是狠人大帝炼制,上面铭刻着独属于她的皇道法则。

    至于狠人大帝为什么会帮助摇光圣地炼帝兵,这个莫问还真没想明白,难道是因为摇光一群人跪了五万年,把她吵吵烦了?

    总不能是感动的吧!

    那尊大鼎出现的瞬间,其内部飞出无数黑色巨龙,原本还不落下风的莫霆,几乎毫无抵抗的被击飞了出去。

    一招就轻易的将莫霆震飞,摇光圣主一副睥睨苍穹的姿态。

    他手中托着那尊样式古朴的黑色大鼎,飞到莫问近前,立身虚空之中,目光俯视着静静伫立的莫问莫坤等人。

    “莫问是吧,你真的要绑架我摇光圣地的圣子和圣女?”

    莫问淡淡一笑,道:“我虽然只是个绑匪,可行事还是很讲究原则的,不会无缘无故绑人,但也不会唾面自干。

    摇光既然敢惹我,那自然要做好准备,非但是摇光,无论何种势力,只要惹了我,我就绑架他的圣子圣女,神子……”

    说到最后,莫问的目光停留在摇光圣主手中的黑色大鼎之上,越看越觉得喜欢。

    这时,天空一道闪电划过,莫霆一手持锤,一手拎着盾牌飞了回来,他默立虚空之中,看着摇光圣主手中的黑色大鼎,一脸的惊疑不定神色道:

    “原来方才就是这东西伤的我,这是……龙纹黑金鼎?看起来似乎不是仿品?”

    “哼!今日便是你等的死期!”

    摇光圣主大步上前,身上一百零八道光环明灭不定,显然与莫霆一战,他并未有太大的损耗。

    此时他手持帝兵,更是有一股非凡的自信。

    “好好好,莫某最近感觉实力大进,我此前用来泡澡的伏龙鼎有些不够用了,不想摇光圣主竟然这般贴心,立时就送了一件帝兵过来!”

    莫问大笑着上前,一边走一边看着那支鼎,越看越觉得喜欢,连带着,看摇光圣主的目光,也觉得顺眼了许多。

    “虽然颜色看起来不怎么样,但好在看着还算结实,这回定然可以用很长一段时间。

    我说摇光圣主,要不你用这个鼎来做赎金,赎回摇光圣子,嗯圣女也一起还你,你意下如何啊?”

    莫问这话,顿时把摇光圣主给气笑了。

    “此战后,你若是还能活着,我一定奉上赎金!”

    说着他猛然祭起那口龙纹黑金鼎,霎时间,大鼎迎风见长,那恐怖无比的威势,实在惊人。

    席卷天地,整片大地都开始颤栗,如有神魔降世。

    尤其是那鼎中的一条条恐怖黑龙,愤怒嘶吼,如欲择人而噬。

    大鼎径直向着莫问四人压来。

    “摇光圣主是否过于托大了,方才一对一,他可还和那个浑身雷电的悍匪打的难舍难分,现在看这架势,他竟然是想要以一敌四!帝兵便如此厉害吗?”

    “你说呢,那可是帝兵,有这样的极道武器在手,怕是遇到圣人也能一战,这就是帝兵的威力。”

    “这么说,摇光圣主不是天下无敌了?”

    “你以为帝兵是随便用的吗,没有足够的实力,根本就发挥不出帝兵的威力,便是大能,恐怕也发动不了几击。”

    伴随着人群中的讨论声,那一尊古朴的黑色大殿,释放出神秘莫测的道则,以泰山压顶之势,径直向着莫问头顶压来,所过处,天宇崩塌,有无尽的轰鸣。

    莫问举掌相迎,同时收回三大分身,增强自身实力。

    巨鼎砸落,还未接触,莫问双脚已然沉入地面之中,勉力支撑。

    摇光圣主手中龙纹黑金鼎飞出条条黑龙,舞动九天,放大了无数倍的鼎身将莫问覆盖在下方,不断的向下压落。

    “轰!”

    接触的一瞬间,莫问顿时脸色沉重,他感受到了一股无以伦比巨的恐怖压力,身子一瞬间被压得嵌入地下,且仍在不住地下沉。

    摇光圣主无比从容,这是要借助极道武器的力量,就此将莫问活活压成肉泥,镇死在此。

    “轰隆!”

    无匹的气劲余波向着四周席卷而去,整片大地在这两股力量的余波下,被掀翻了一大片。

    巨大的鼎身再次向下猛然下落了一大截,莫问整个人都已嵌入了地里,唯有双手还苦苦的撑着。

    许多人见到这一幕都忍不住发出一声叹息,如此强势的一位天才人物,终究要陨落了吗?

    帝兵恐怖如斯!

    众人默默的看着,多数都认为莫问这会要完了。

    隐于人群中的叶凡也隐隐有几分担忧,他虽然对莫问有信心,可那毕竟是帝兵,他此时将小囡囡的眼睛挡住,免得她担心。

    摇光圣主表情很淡漠,道:

    “所谓的天才,这个世间出现的实在是太多了,只可惜,只有活下来的才是真的天才,像你这样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在我等眼中,不过是个跳梁小丑而已!”

    眼看莫问在龙纹黑金鼎下似乎毫无抵抗之力,摇光圣主顿时觉得自己有些高看了莫问。

    一个立志要做悍匪的人,能有什么出息,自己此番联络姬家一起出手,终究是太过小心了。

    这小子身上的秘密很多,如今可惜了,怕是要被姬家分去不少。

    “圣主,赶快将他杀了,随后抽出他的魂魄,看看他这些稀奇古怪的手段,究竟从何而来。”一个摇光的长老出言道。

    “圣主,留下他的肉身,此子肉身极为奇特,或许有大用!”说这话的,正是一旁大战莫阳的李毅。

    不知为何,莫问总觉得这老小子看自己几个分身的样子透着些古怪,所谓的焚天寂灭体,似乎除了他也没见到别人再提。

    莫问隐约间记得,摇光圣地被狠人一脉的传承渗透进去很多,连摇光圣子都是狠人传承者。

    这个名叫李毅的老家伙,十有八九便是狠人一脉中人,所以才会对各种体质有极深的研究,毕竟吞天魔功便是要吞噬各种体质成长。

    眼见摇光的几人,此时竟已经开始研究怎么瓜分莫问死后的肉身和元神,围观众人不禁唏嘘,这横空出世的悍匪,难道今日便真的要被镇杀于此了吗?

    眼看着那鼎不断接近地面,便是不信的人也开始动摇了。    “摇光圣地的极道帝兵,龙纹黑金鼎?看这惊天动地的气势,应该是真正的极道帝兵,绝非仿品。”莫问不由想到。

    此鼎据说是摇光圣地历代圣贤呕心沥血而铸成。

    为铸此鼎,所有摇光的长老圣主等倾尽了毕生的心血,五万年的叩首,五万年的祈祷,五万年的膜拜,虔诚礼敬,如对神祇,始终如一,这才在一个雷雨夜里使其终于化为极道帝兵。

    当然,莫问知道,这些都是摇光圣地欺骗世人的,事实上此鼎乃是狠人大帝炼制,上面铭刻着独属于她的皇道法则。

    至于狠人大帝为什么会帮助摇光圣地炼帝兵,这个莫问还真没想明白,难道是因为摇光一群人跪了五万年,把她吵吵烦了?

    总不能是感动的吧!

    那尊大鼎出现的瞬间,其内部飞出无数黑色巨龙,原本还不落下风的莫霆,几乎毫无抵抗的被击飞了出去。

    一招就轻易的将莫霆震飞,摇光圣主一副睥睨苍穹的姿态。

    他手中托着那尊样式古朴的黑色大鼎,飞到莫问近前,立身虚空之中,目光俯视着静静伫立的莫问莫坤等人。

    “莫问是吧,你真的要绑架我摇光圣地的圣子和圣女?”

    莫问淡淡一笑,道:“我虽然只是个绑匪,可行事还是很讲究原则的,不会无缘无故绑人,但也不会唾面自干。

    摇光既然敢惹我,那自然要做好准备,非但是摇光,无论何种势力,只要惹了我,我就绑架他的圣子圣女,神子……”

    说到最后,莫问的目光停留在摇光圣主手中的黑色大鼎之上,越看越觉得喜欢。

    这时,天空一道闪电划过,莫霆一手持锤,一手拎着盾牌飞了回来,他默立虚空之中,看着摇光圣主手中的黑色大鼎,一脸的惊疑不定神色道:

    “原来方才就是这东西伤的我,这是……龙纹黑金鼎?看起来似乎不是仿品?”

    “哼!今日便是你等的死期!”

    摇光圣主大步上前,身上一百零八道光环明灭不定,显然与莫霆一战,他并未有太大的损耗。

    此时他手持帝兵,更是有一股非凡的自信。

    “好好好,莫某最近感觉实力大进,我此前用来泡澡的伏龙鼎有些不够用了,不想摇光圣主竟然这般贴心,立时就送了一件帝兵过来!”

    莫问大笑着上前,一边走一边看着那支鼎,越看越觉得喜欢,连带着,看摇光圣主的目光,也觉得顺眼了许多。

    “虽然颜色看起来不怎么样,但好在看着还算结实,这回定然可以用很长一段时间。

    我说摇光圣主,要不你用这个鼎来做赎金,赎回摇光圣子,嗯圣女也一起还你,你意下如何啊?”

    莫问这话,顿时把摇光圣主给气笑了。

    “此战后,你若是还能活着,我一定奉上赎金!”

    说着他猛然祭起那口龙纹黑金鼎,霎时间,大鼎迎风见长,那恐怖无比的威势,实在惊人。

    席卷天地,整片大地都开始颤栗,如有神魔降世。

    尤其是那鼎中的一条条恐怖黑龙,愤怒嘶吼,如欲择人而噬。

    大鼎径直向着莫问四人压来。

    “摇光圣主是否过于托大了,方才一对一,他可还和那个浑身雷电的悍匪打的难舍难分,现在看这架势,他竟然是想要以一敌四!帝兵便如此厉害吗?”

    “你说呢,那可是帝兵,有这样的极道武器在手,怕是遇到圣人也能一战,这就是帝兵的威力。”

    “这么说,摇光圣主不是天下无敌了?”

    “你以为帝兵是随便用的吗,没有足够的实力,根本就发挥不出帝兵的威力,便是大能,恐怕也发动不了几击。”

    伴随着人群中的讨论声,那一尊古朴的黑色大殿,释放出神秘莫测的道则,以泰山压顶之势,径直向着莫问头顶压来,所过处,天宇崩塌,有无尽的轰鸣。

    莫问举掌相迎,同时收回三大分身,增强自身实力。

    巨鼎砸落,还未接触,莫问双脚已然沉入地面之中,勉力支撑。

    摇光圣主手中龙纹黑金鼎飞出条条黑龙,舞动九天,放大了无数倍的鼎身将莫问覆盖在下方,不断的向下压落。

    “轰!”

    接触的一瞬间,莫问顿时脸色沉重,他感受到了一股无以伦比巨的恐怖压力,身子一瞬间被压得嵌入地下,且仍在不住地下沉。

    摇光圣主无比从容,这是要借助极道武器的力量,就此将莫问活活压成肉泥,镇死在此。

    “轰隆!”

    无匹的气劲余波向着四周席卷而去,整片大地在这两股力量的余波下,被掀翻了一大片。

    巨大的鼎身再次向下猛然下落了一大截,莫问整个人都已嵌入了地里,唯有双手还苦苦的撑着。

    许多人见到这一幕都忍不住发出一声叹息,如此强势的一位天才人物,终究要陨落了吗?

    帝兵恐怖如斯!

    众人默默的看着,多数都认为莫问这会要完了。

    隐于人群中的叶凡也隐隐有几分担忧,他虽然对莫问有信心,可那毕竟是帝兵,他此时将小囡囡的眼睛挡住,免得她担心。

    摇光圣主表情很淡漠,道:

    “所谓的天才,这个世间出现的实在是太多了,只可惜,只有活下来的才是真的天才,像你这样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在我等眼中,不过是个跳梁小丑而已!”

    眼看莫问在龙纹黑金鼎下似乎毫无抵抗之力,摇光圣主顿时觉得自己有些高看了莫问。

    一个立志要做悍匪的人,能有什么出息,自己此番联络姬家一起出手,终究是太过小心了。

    这小子身上的秘密很多,如今可惜了,怕是要被姬家分去不少。

    “圣主,赶快将他杀了,随后抽出他的魂魄,看看他这些稀奇古怪的手段,究竟从何而来。”一个摇光的长老出言道。

    “圣主,留下他的肉身,此子肉身极为奇特,或许有大用!”说这话的,正是一旁大战莫阳的李毅。

    不知为何,莫问总觉得这老小子看自己几个分身的样子透着些古怪,所谓的焚天寂灭体,似乎除了他也没见到别人再提。

    莫问隐约间记得,摇光圣地被狠人一脉的传承渗透进去很多,连摇光圣子都是狠人传承者。

    这个名叫李毅的老家伙,十有八九便是狠人一脉中人,所以才会对各种体质有极深的研究,毕竟吞天魔功便是要吞噬各种体质成长。

    眼见摇光的几人,此时竟已经开始研究怎么瓜分莫问死后的肉身和元神,围观众人不禁唏嘘,这横空出世的悍匪,难道今日便真的要被镇杀于此了吗?

    眼看着那鼎不断接近地面,便是不信的人也开始动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