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天从神棍开始

灌水小师弟 作品

    转眼间,惊世大战再次爆发!

    恐怖的交手余波于刹那间震碎了无数星辰,在宇宙中激荡出可怕的星空风暴。

    灭世老人很自负,主动挥动黑色长枪杀向楚昀,每一次施展的都是最致命的杀伐。

    长枪所过,星云湮灭,可怕的战力震动万古,就连虚空都被轻易贯穿,混沌都在长枪之下彻底磨灭。

    “道生道灭!”

    楚昀屹立星空,黑发舞动,竖指成剑,恐怖的剑意陡然爆发,几乎将整个古界都化作了阴阳两极,生死苍茫。

    铛!

    可怕的碰撞声响起,震动万古星空。

    在无数生灵惊喜的目光中。

    这一刹,那杆黑色长枪在道灭的可怕伟力下竟是寸寸崩断,就连那恐怖的黑暗本源都像是遇到了大敌,寸步难行,被牢牢阻拦在了楚昀身前。

    “哼,又是这一招!”

    见此一幕,灭世老人眼神顿时一冷,周身涌动的黑暗力量愈发恐怖。

    上一次交手,他就是败在了这一招之下,甚至连仙域这位天帝的面都未曾见到就落败了。

    也正是因此,他才彻底下定决心不再抗拒那些诡异不详的黑暗本源,以至于险些迷失其中,化为没有灵智的黑暗生物。

    此刻再度见到这截天七剑第七式,灭世老人眼中顿时闪过一道寒芒,心头杀意横生。

    下一刻,他双手虚空一握,周身涌动的黑暗本源之力瞬间凝聚。

    短短刹那,一杆流转着诡异暗黑符文,闪烁着雷光,沾染着禁忌人物鲜血的长枪陡然出现在他的手中。

    轰!

    这一刻,苍宇之上陡然有无数可怕雷光凝结,仿佛有什么禁忌存在即将出世一般。

    “弑帝枪!”

    伴随着一道冷漠的低语响起,当那杆长枪彻底凝结而出的那一瞬,虚空骤然崩塌,万千大道齐齐哀鸣,哪怕隔着亿万时光,无数生灵心头也勐然诞生了一股可怕的毁灭之意。

    与此同时,楚昀目光也陡然一凝,心头骤然变得极为沉重。

    “仙帝血……”

    望着那杆长枪上残存的禁忌血液,这一刻,他仿佛跨越了万古时空,看到了一位无上仙帝被这杆闪烁着雷鸣与黑暗的长枪贯穿躯体的可怕画面。

    “这是……”

    这时,一旁洪主绝美的容颜上露出了些许惊愕,“半步无上境神兵,这方世界竟然还有这种人物存在过?”

    紧接着,她忽而怜悯的望向楚昀,“投降吧,你若愿意投身黑暗,我可以救你一命,这杆枪虽只是一道残影,威力十不足一,但也曾弑杀过比你们更强境界的存在,根本不是现在的你可以抗衡的,像你这般天骄不该战死在这里……”

    嗡!

    这一刹那,万界中无数强者心头同时一震,脸色勐然一僵。

    天帝会战死在这里?

    而就在这时,身处万众瞩目之下的楚昀却忽然缓缓闭上眼睛,仿佛陷入沉思,在认真思考洪主的提议。

    见此一幕,无数生灵心头一沉,脸上露出复杂神色。

    面对两位生死大敌,性命攸关之下,无论天帝做出什么样的选择他们都能理解。

    况且,在这场涉及三位准仙帝的惊世大战中,以他们的修为也根本改变不了任何结果……

    而就在这时,一直旁观的叶凡忽然开口,

    “楚天帝,我来助你!”

    话音落下,他头顶的万物母气鼎骤然垂落缕缕神光,浑身爆发出滔天威势。

    下一刻,恐怖的气血陡然爆发,撼世的气机于这个时代初步显现。

    帝威如天,浩荡无疆!

    隐约间,仿佛有一尊无上帝者于时空中显现,震动万古岁月。

    “自寻死路!”洪主冷笑一声,而后头顶八面玲珑塔骤然化作一抹流光朝着叶凡横击而去。

    铛!

    然而下一刻洪主的脸色就微微一变,眼中泛起一抹难以置信和惊怒。

    因为在刚才那短暂的碰撞中,眼前这个明显不是这个时代,修为还尚未抵达这个世界准仙帝境的英武男子竟是生生挡住了她的一击。

    这是不可思议的,因为两人之间相差了一个大境界,之间的差距宛如天谴鸿沟,根本不该诞生这样的结果。

    这一刻,洪主眼中杀机陡然凌厉,再度悍然出手。

    身为黑暗之地中的顶尖天骄,她还从未如此窝囊过,之前被那个可怕的存在击败也就罢了,现在竟又出现了一个修为远低于自己却能与自己抗衡的人类,这让洪主心头如何不怒!

    嗡!

    这一刹,时光、命运、因果等诸多大道浮现于她的眼中,竟是勾动了这方世界法则共鸣。

    见此一幕,叶凡眼中目光一冷,再次催动万物母气鼎欲要一战。

    哪怕明知不敌,这次出手必定会引发时光反噬,但他也不愿看到楚昀孤身一人而战的画面。

    “够了!”

    一道平静而澹漠的声音响起,骤然间压下了苍宇中震动的大道法则,同时也让刚准备出手一战的叶凡忽然难以动弹。

    “你考虑好了?”

    见此一幕,洪主下意识用八面玲珑塔护住己身,语气微沉。

    楚昀目光平静,黑发舞动间,澹漠之音骤然响起,“本帝一生厮杀无数,从未投降过,今日也不例外。况且,你们莫非真以为本帝怕了你们?”

    话音落下瞬间,洪主面色不禁微微一变,眼中顿时泛起一抹狐疑。

    莫非他还有其他保命手段?

    灭世老人似乎对此早有预料,只见他冷笑一声道:“你这小女娃就是天真,能走到我们这一境界,哪一个不是万古最强天骄,道心坚硬,怎么可能会轻易投降?”

    话音刚落,他的身影竟是突然消失在了原地。

    “既然如此,老夫就亲手送你上路!”

    冷漠之音响起的同时,在楚昀身前,一杆流转着黑暗符文的血色长枪携带着雷霆万钧之势,骤然朝着楚昀身躯贯穿而去。

    这一刹那,纵然是准仙帝级数的护体神辉也宛如白纸一般脆弱,在那可怕的杀机面前根本无法抵抗丝毫。

    望着近在迟尺的那抹寒锋,这一刻,楚昀眼中的澹漠之色愈发浓郁。

    哗!

    就在这一瞬间,万界中无数强者面色纷纷大变。

    只因为那弥漫于天帝身躯的准仙帝神辉,那周流不息的无上道韵,以及那恐怖的帝威竟在此刻消失的无影无踪。

    若非亲眼所见,诸王都要以为那里站立的不再是天帝,而是一个深不见底的可怕黑洞。

    纵然是无处不在的天地元气、宇宙尘埃,甚至连光都在这一刻被那一片空间隔绝,只剩下最单纯的黑暗……

    “怎么可能,这是……”

    一道难以置信的惊愕声响起,洪主面色再次大变,惊怒道:“回来!”

    只是她的提示还是慢了一步。

    就在弑帝枪洞穿了楚昀身躯的一瞬,一只洁白修长的手掌也同时抓住了灭世老人的头颅。

    “你……”

    感受着此刻自己那无上帝躯一点点消失,就连神魂都在这一刹那开始消散,灭世老人眼中陡然浮现出一抹惊怒之色。

    这一刻,他拼命的将自身黑暗本源汇聚于头颅,想要抵挡那可怕的抹消之力。

    然而很快他眼中便浮现出浓浓绝望之色。

    因为在这股可怕的诡异力量面前,他那黑暗本源之力脆弱的就像白纸,几乎连一瞬间都抵挡不住。

    眼见自己身躯和神魂无法避免的同时走向毁灭,灭世老人眼中不甘与绝望瞬间转变成可怕的杀意。

    他死死盯着楚昀,不再强行抵挡那无解的抹消之力,而是双手紧握,将所有力量全部汇聚于弑帝枪中,狠厉之色一闪而过。

    下一刻,贯穿了楚昀身躯的弑帝枪勐然被一股巨力由下而上挑起。

    呲!

    伴随着一道可怕的声音响起,这一刻,星空中出现了极为惨烈一幕。

    在灭世老人身躯消散的同时,楚昀的上半身帝躯也被弑帝枪撕裂成了两半,神魂气息迅速由盛转衰。

    滴滴帝血坠落,无数生灵不禁同时倒吸一口冷气,被这一幕震撼的久久无言。

    片刻之后,一道道悲坳声于各界中响起,无数生灵纷纷落泪,

    “天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