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别说话,御医,快叫御医,你不能死,你不能死,你死了我怎么办……”

    瑞王妃不停地叫喊着,可大殿之上没有人会理会她说了什么。

    一旁桑梓突然冲了过来,又一剑刺在姜伯阳身上。他的动作太快了,快到一剑刺下去,大家都愣在当场。

    花楹那一下刺中了心脏,就已经是活不了了,这下桑梓又补了一剑,姜伯阳是连半柱香也撑不过去了。

    “这一剑是替我父皇还给你的,你毒害自己的兄长,毒害天子,罪该千刀万剐,株连九族。”

    说完又刺了一剑:“这一剑是替长宁王还给你的,毒害朝廷重臣罪该万死。”

    太后听到长宁王心头一颤,这一刻她也终于明白,原来这一切都是姜伯阳所为。

    姜伯阳倒在地上,倒在瑞王妃的怀里,她看着姜伯阳的眼神一点点暗淡,哭嚎的更大声了。

    “不……”

    看着姜伯阳一点点的停止呼吸,一双眼睛却是死不瞑目的瞪着,瑞王妃缓缓的伸手覆在他的眼睛上。

    “王爷,不走慢些,等等娟儿。”

    说完就着花楹的手,将匕首插进了自己的胸口。

    “噗呲”

    花楹想抽回自己的手,可瑞王妃抓得紧紧的,她竟然不能挣脱。

    瑞王妃笑着看向花楹:“有那么一瞬间我是真的很,噗……很想和你成为朋友,可惜没机会了!”

    “我现在求你一件事,可不可可以救下我的儿子,他是无辜的,求你让他做个普通人,不不要让他知道,他有这样这样的爹娘。”

    花楹点头:“好,我答应你,我会把他送给一户普通,让他做个普通人。”

    见花楹答应,瑞王妃含笑点头:“谢谢。”

    鲜血快速的流失,让她脸变得苍白。

    可她并没有停下,将花楹手里握着的匕首又往自己这儿送了送。

    然后猛然推开花楹,胸口的血四溅开来,也溅到了花楹的身上。

    她笑着转过头看着姜伯阳,然后慢慢的抱着姜伯阳,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能和心爱的人死在一起,对她来说并没有那么糟糕吧。

    这一场由姜伯阳引起的造反,就这样以他们夫妻二人的死落下帷幕。

    姜伯阳那一派的朝臣并没有受到牵连,最起码现在没有。

    至于以后会不会秋后算账,谁也不知道。

    是夜,桑梓对着满桌的美味佳肴却是一口也吃不下去。

    长生从外面进来,看着一桌子菜,轻声地劝着:“皇上,您还是吃几口吧。”

    桑梓还是坐在那一动不动。

    长生见他不动,用公筷夹了桑梓喜欢吃的几道菜放到他的面前。

    “这几道是平日里你爱吃的,你尝尝。”

    桑梓一把抓住长生拿着筷子的手:“陪朕喝几杯。”

    “是。”

    说是让长生陪,桑梓却是一句话都没有说。

    只是一杯接着一杯地往肚子灌。

    “皇上……”

    “我哪点儿像皇上,不过是个任人摆布的傀儡而已。”

    “皇上……”

    “哼!”

    桑梓苦笑一声:“一个手无实权的皇帝,算哪门子的皇帝。”

    秦王今天看他的那个眼神,他到现在还觉得心惊胆战,他是自己死的吧。

    一旦自己死了,他就可以顺理成章地成为皇帝。

    不对,就算他不死,只要他想也是可以的。

    不管是百姓,还是朝中的文武百官都是想让姜悦这样的人来做皇帝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