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穹都市的超能力者

王子2326 作品

    “哎呀呀……让您见笑了。”

    酒镜中光火四射,落地窗外爆响连连。

    三分钟前凶翼区掀起了一场小型台风,现在中心区出现了一场局部地震。而目前战况最激烈的地域,当属巴德曼与秦芊柏在五秒前踏入的定翼区。

    哈德良抿了口果酒,点亮了屋中的灯火。

    “本市的居民们活力四射,一言不合就喜欢动手。”

    “毕竟是年轻人,总有一腔热血。”客人笑道。

    “很危险哦~”虹翼卿放下酒杯,“小家伙们岁数不大,可本事也不小呀。我就担心,万一出了点什么意外,您在这儿怕是要赶之不及。”

    客人稳若泰山,纹丝不动。

    “无妨。武者对决,向来生死自负。”

    ·

    平头游侠达克司从晕眩中苏醒过来,他参与了对公孙策的第一批围攻,现在即使恢复意识也没一点力气了。达克司焦虑地抓住身旁伙计的裤腿:“阿黄,战况如何了?老大和二哥呢?”

    “不知道。”黄奇梦呓般说道,“老大好像去了中心区,二哥,二哥在……我的天……这是什么啊……”

    达克司气得快吐血了,他勉强撑起身子,骂道:“你他妈究竟……”

    他看到了前方的景象,他的脸上立即换上了一副与黄奇一模一样的表情。

    “……这是什么啊?”

    他看到了闪电,异色的闪电。苍蓝与纯白的幻影掠过高楼顶端,在巷道中穿梭,于常人难及的大厦侧方交手!

    他们根本看不清出手的细节,旁观者们就连战斗的风向也把握不到。是谁出了什么招?又是谁将谁打向了何处?看不到,捕捉不到,猜测不了,唯有在各处爆发的狂风与粉碎的建筑表面才能作为这战斗真切存在的证明,那标志着这两人仅仅一次的攻守!

    就连最胆大的观众也不敢靠近那天灾般的战场。即使躲过了巴德曼的泯灭炮,单是一片飞起的砖瓦都足以作为夺人性命的利器。这片区域已逐渐支撑不住了,于是两道闪电跃向空中,那眼花缭乱的轨迹如同扰乱的线头般无迹可寻,他们甚至将天空也当做了自己的战场!

    达克司听到有个新人在旁边呆愣地说:“太可怕了……”

    是啊,太可怕了。他赞同新人的评论,他完全理解对方的想法。哪怕交战中的一人是他的首领,达克司也骗不了自己。

    双方都恐怖过头了,狂暴的掠夺者是怪物,能与他缠斗至今的那未知敌人也是怪物!

    那是灾厄们的战场,小角色们没有旁观的资格!

    ·

    “哈……”

    自上而下的肘击被侧方的手刀击歪。变招改为袭击面部的直拳。

    被躲闪,对方并指如枪,凶狠地刺破咽喉,青色的血液淋在那张无表情的脸上。

    把握住这个机会,对她的右臂使出关节技。罗刹的小臂脱臼,再一瞬就让她骨折。

    但对方的反应也很快,她用长刀反击,中了这刀右腿怕是要直接断掉。只得无奈放弃,双方在空中硬拼一记,倒飞向相反的方向。

    轰!轰!

    这是多少栋被破坏的建筑物了?记不清楚了。泯灭炮的发射时间对她而言居然都还慢了一瞬,怎样都难以造出一记必杀的局面。只能把这玩意当干扰,分胜负还是得靠拳脚。

    “哈哈……哈哈哈……”

    出来了。站出来了。他的喉咙在几个呼吸间就愈合了,罗刹女脱臼的胳膊也被轻松接上了。大家都是满面灰尘,都很他妈疲劳……很他妈的虚弱……

    但是,止不住心中的冲动。

    “哈哈哈……他妈的,怎么笑起来了!不可以笑,不可以笑啊,啊哈哈哈哈!

    ”

    罗刹女依然面无表情,她将那刀也散了去。

    “你很开心啊。巴德曼·艾维斯。”

    掠夺者捂住面庞,癫狂地笑了起来。

    “哈哈哈哈!得对老大说声抱歉啊,虽然是这种时候,但还是开心得不由得笑出声来了,哈哈哈!厉害,真厉害啊,你!”

    “苍穹英雄强过头了,跟他干架根本就没胜算,老子很久很久很久没有全力以赴了!本来还想着没能跟小丑来场真格的很遗憾……没想到你他妈也强得超乎想象啊!

    ”

    秦芊柏盯着这个邪恶狂躁的男人,第一次理解到了敌人的心情。

    擂台上的挑战者早已不是她的对手,族中的亲人们也在武学之路上落后于她。已经很久没全情投入过战斗中了。

    已经很久没认真打上一场了。

    “是吗。我也一样。”

    没错。这个男人卑劣,无耻,从他的身上看不到任何的闪光点。此人简直是阴暗面的化身,是负面特质的凝聚,是必须要打倒的对手。

    但他很强。

    那繁杂的武学为了最大化杀伤而经历了过激的粗暴改良,由超能力强化的肉体甚至能与她正面交锋,泯灭炮的威胁大到稍不留神就要死无全尸。与他的战斗几乎是在刀尖上跳舞,正因如此……

    才会愉快。

    很愉快,非常愉快。隐隐压倒了常人的逻辑,将一切置之度外的武者的欣喜。无论善良还是邪恶,高尚亦或卑鄙,强大的力量都不会改变。就像秦暝说得一样,与强者战斗本身……就是件极为令人愉快的事情!

    “上了,罗刹女!让你看看老子的真本事!”

    “再用那难听的外号叫我,我就将你的右臂斩下!”

    抱着怒气与必胜的决议,抱着杀意与对战斗本身的欣喜,秦芊柏与巴德曼同时跃起。体力消耗很严重了,从正面袭击要顾虑泯灭炮,那样的话,就先用疾斩抢夺先手……

    “你要用的是……疾斩!”巴德曼狞笑道。

    “!”

    他看破了?不对。掠夺者做出了与她完全一致的动作,用手刀代替长刀发起的急速斩击,这是……!

    “秦秘传·疾斩!”

    简直只能用不可思议来形容,巴德曼用出了与她完全相同的招式!不仅如此,掠夺者的眼神中诉说着他的信心。他扬起左臂,大笑着用出了另一记秘传!

    “闪蛇!”

    秦芊柏真切感到了愤怒,她以同样的招式将其击溃,怒喝道:“偷取他人招式?!”

    巴德曼退后两步,嘿嘿直笑。

    “忘记了吗?老子可是掠夺者,老子能掠夺的不光是能力,还有你的技术!打得很快乐吧?很高兴吧?就是要将战线延长至此,老子才能把你展示的所有招式都抢走啊!”

    秦芊柏与巴德曼再度化作雨夜中的幻影,这一次没有任何的闪避挪移,双方不闪不避迎向前方,拳头相撞之时,暴风轰然升起!

    同时扬起拳头,以相同的招式作为最后一击。比拼耐久力与集中力的连打,秦秘传·乱击。

    并非是依靠天赋达成的偷学或模彷,而是以超能力完成的,精确到每一个动作的“掠夺”。在这掠夺来的技术的基础上,巴德曼又将自身狂乱的战斗风格融入,将原本精妙的秘传技拆解为一个个堪称丑陋的招式。

    倾注了精力与汗水而在无数苦练中习得的结晶,却被敌人歪曲成了此等样貌。任何武者在看到这般景象时都会感到无比愤怒。

    秦芊柏怒喝道:“巴德曼·艾维斯!连招式都要依靠掠夺,你就没有一点属于自己的东西吗!”

    蓝发的壮汉咧开嘴唇,在激斗中大笑。

    “自己的东西?没有,那种东西怎么可能有!

    老子从最开始的时候,就是个一无所有的家伙!”

    那笑声中逐渐带上了感情。那是秦芊柏无法理解,但却能够感受到的,真实的情感。

    “没有钱!没有地位!没有智慧!没有教养!就算想学也没有人来教我!就算想创造也没有能用的素材!”

    “老子就是贫民窟里的渣滓啊……为了一口吃食什么都能干,哪怕摇尾乞怜也要让自己活下去。在你们这群娇生惯养,挥金如土的家伙眼里,就是跟狗一样的垃圾啊!”

    巴德曼凶狠地一拳砸来,这一拳的劲力将少女震退了数米。他狂吼着扑来,继续以拳脚压制着敌人的行动。

    “所以老子要抢,老子只能去抢,把你们倾注了时间与支援的成果,猖狂地一把抢走!一无所有的老子,去抢夺什么都有的你们,这才算是公平啊!”

    秦芊柏再次制造出兵器,以短刀斩向巴德曼的手臂。

    “你这身繁杂的武技!现在还称得上一无所有吗!”

    巴德曼用左臂直接挡住,黑亮的刀光斩断了他的小臂,可掠夺者仍在大笑。

    “告诉你一件糟糕的事吧,罗刹……人类的生存方式早在很久前就决定好了。一旦定下,就无法改变了!”

    巴德曼做出了莽撞的行动。失去了一条小臂却未能取得战果,是判断失误了吗?

    否……因为秦芊柏因这一个动作而暴露在了他的正前方,因为巴德曼胸口的泯灭炮开始闪烁。必杀的一击决定了胜负的结局:只要站在炮火之前,就只有败北这一个注定的结局!

    “愉快的决斗结束了。这就是最后了!”

    苍星泯灭炮瞬间激发,苍蓝色的光束吞没了一切!就像巴德曼所预料的一样,秦芊柏必须闪避,她躲闪的方向是上方。还能有什么手段?无非是空气墙,减小摩擦提速,但在根本上就改变不了局势。只要抬头就能——

    “——地面?!”

    巴德曼的计算出现了失误,泯灭炮没能击中跃起的少女。因为他的立足之处软化为了泥潭,他高大的身躯向下矮了一瞬!这一瞬间就决定了这次交手的结局,秦芊柏依靠空气墙的反射闪到壮汉身后,回身使出他从未见识过的杀招!

    “秦秘传·隐打!”

    右拳打向后心,一触即分,没发出一点声响。秦芊柏收拳,后退,壮汉的口中勐得喷出大量鲜血!

    这是将力量打入对手身体内部,伤其根本的杀招。掠夺者的血液将大地染成一片青色,他胸口的光束消灭了,鬼化的身体重新变作常人样貌。巴德曼用手捂着口部,不知想要说些什么,可怎样也说不出来了。他激烈地咳嗽着,无言地倒在了自己的鲜血中。

    “一时掠夺的一招半式……怎能敌过,日日磨炼精进的技艺?”

    秦芊柏俯视着瘫倒在地的敌人,思索着他的话语。

    生存方式一旦决定下来,就无法改变。

    这,绝不是真理。

    在进入创界之前,秦暝的生存方式并不是那样的。在来到苍穹之都后,她自己的生存方式也在改变。而看到公孙策今夜的服装,看到他与车上那两人说话时的样子就能察觉到,那个少年在过去也有着不一样的生存方式。

    “向来是可以改变的,只看是否有勇气踏前。”

    秦芊柏没再看那败者。她调整着呼吸,向前走了一步。

    “……咳!”

    鲜红的血液,在瞬间染红了视野。

    极大量的鲜血从口中喷出,极端的痛苦自身体内部袭来。她不敢置信地摔倒在地,背后传来了某人的声音。

    “咳咳……咳咳,哈哈哈哈!”

    狼狈不堪地咳着血,但却因计谋得逞而得意洋洋。

    “公孙策应该跟你说过吧,老子有三个掠夺的能力。是不是一直以为还是那个遁地啊?但是猜错了,为了今天,老子特意换了新的!”

    巴德曼十分勉强地站了起来。明明受到了同样的伤害,可他的状态却在一点点转好。

    “老子的第三个能力是伤害同步,能将自己受到的所有伤害同步到你的身上!我受多少伤害,你也会受到多少伤,很棒吧?这是十分公平的能力吧!”

    身体内部碎裂的内脏以飞快的速度愈合。被斩下的断臂与伤口相接触,随即快速结合长好。

    青鬼附体,巴德曼最常用的第一能力,提供韧性、破坏力……以及,超快速再生能力!

    “所以说,愉快的决斗结束了。要是平常的话老子不介意单靠常规手段跟你打到底。可是这是战斗啊,黑道的战斗。”

    就是为了这一瞬间。就是为了挨上这决胜负的一击。要是早早把第三能力暴露,想干掉对手就麻烦了。

    巴德曼·艾维斯彻底从地上站起,他抹了把唇边的血液,重新变作青鬼的样貌。

    “说过了吧?老子会拿出黑道的所有手段。黑道才不管什么卑鄙无耻还是光明正大……”

    他讥讽地看着被自己的秘传技击倒的新人。

    “只要能赢就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