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董调查局

飞天 作品

    读者身份证-伍陸彡⑦④彡陸⑦伍

    鲍勃猛的一拍桌子,呼地跳起来:“冯威,你才是疯了,我翻译的内容无比高深,全都跟天狼星有关,而你呢,根本不是语言学出身,而是半路出家,你的翻译水平令人不敢恭维,连我学生的水平都比不上……”

    他们两个的确都是语言学的高手,尤其是鲍勃,观察那块木牌只有几分钟就确定那是无价之宝,现在随着冯威的到来,两个人对于木牌的重视,远远超出我的想象。

    冯威坐下,拿出放大镜观察桌上的木牌,脸色突然变得无比紧张,握着放大镜的那只手开始瑟瑟发抖。

    鲍勃冷笑起来:“这上面的内容真是太劲爆了,你大概来之前根本想不到,以你的水平要想破译这些文字,非得累得吐血不行。冯威,你还是赶紧滚吧,这件事你根本做不了。”

    冯威一直坚持,翻来覆去把木牌看了十几遍,最后放下木牌,闭上眼睛,长长的吐出一口气。

    “吉娜,我现在才知道你真是了不起,竟然找到这么一件宝贝,这块木牌是中世纪的降龙木,根本不可能在埃及出现,那是来自华夏的特产,据说降龙木的作用能够斩妖除魔,最终成为天上神仙的专用之物。我能判断它的历史能够追溯到中世纪,上面的文字则是非常奇怪,与传统中的天狼星文字,以及古埃及的象形文字非常接近,并且很多字符完全一样,所以我能断定,在中世纪的时候某个人留下了这块木牌,但未必是照片中这两个人,他们把照片贴在木牌上,只是为了吸引某个人的注意,或者是为了等待另外一个人,找到木牌,跟他们联系。”

    我皱了皱眉,冯威说的话跟鲍勃说的在时间上产生了混乱,本来我以为是阴阳人偶留下了木牌,假如真的到了中世纪,阴阳人偶肯定不会出现在这里,而海神绿洲还没有出现,那么时间上的顺序就无法解释了。

    鲍勃冷笑一声,拿过木牌,对着阳光仔细观察,稍后他的脸色也变了,不安的摇摇头。

    冯威笑起来:“我说的才是实情,如果你只凭肉眼观察,连放大镜都不用,简直太愚蠢了,我就不相信你在实验室里做实验还是用肉眼来看,而不是借助于光电显微镜?鲍勃,你自称是埃及文字研究第一人,就这种水平,岂不是让别人耻笑?”

    鲍勃叹了口气,看了看我:“我同意冯威的意见,木牌来自于中世纪,上面的文字也差不多,但照片是几年前的东西,所以我断定,照片上的人本来拥有这款木牌,后来为了某种目的,他们把自己的照片贴在上面,然后把木牌放在无名神庙里……我能想象,未来的某一天,他的同伴就会进入神庙,找到木牌,知道他们在干什么。”

    本书~.首发:塔读*小@说-APP&——免<费无广告无弹窗,还能*@跟书友们一<起互动^。

    到现在我才明白吉娜的用心,她对于任何一个语言学家都不放心,必须采用科学的比对方式得到答案才能承认,表面上她利益至上,只为了钱工作,实际上却有严谨的工作态度,对于任何一个答案的生成都非常谨慎。

    我向吉娜挑了挑大拇指,然后继续提问:“他们在寻找什么?是不是金、木、水、火、土五种元素,但我感到困惑,金字塔就在这里,黄金之海和黄金之舟都在埃及的区域范围内,并且,帝王谷那边的古墓当中,也存在很多法老王留下的黄金物品,他们寻找的是这些,还是其他的什么隐秘之物?”

    冯威指着木牌的中间,那里有两个字符,就好像是猎物架在柴堆上烧烤。

    “你们看这里,他们寻找的是一种可以提炼的东西,类似于我们人类的炼金术,过去,除了天然生成的黄金,还有很多黄金是从矿石里提炼出来的,并且黄金经过融化,也可以产生其他用途,古代埃及人就发明了坩埚这种东西,用它来融化黄金,制成各种饰品。”

    吉娜重复我的问题:“他们要找什么?如果是黄金,埃及遍地都是,甚至地球上其他地方也能找到,即便是纯度最高的黄金埃及也能贡献出来,但他们寻找的经到底是什么?”

    鲍勃和冯威都无法回答这个问题,一起低下了头。

    我想到了化学元素周期表,上面列出的黄金没有一点杂质,是完全的金元素,或者阴阳人偶寻找的就是这种东西,纯度提高到了无法继续上升的地步。

    地球人不在乎黄金纯度,但对于阴阳人偶来说,或许找到高纯度的金,就是来到埃及的唯一使命。

    我们四个人同时陷入了沉默,因为大家都不理解,埃及除了黄金还能贡献什么?

    假如他们要的是金元素,提炼黄金达到百分之百提纯也就足够了,毕竟过去埃及留下的文字当中,任何一本都没有提到纯粹的黄金这种东西。

    本小。说首--发^站>点&~为@:塔读小说APP

    鲍勃忽然开口:“也许我们应该把这块木牌放回去,进行二十四小时监控,看看到底是谁拿走它?一定就是这两个人的接头人,然后我们顺藤摸瓜,就能找到他们的秘密。”

    这当然是个好办法,但也是最笨的办法,守株待兔,刻舟求剑,不知道什么时候敌人才会出现,一年、两年,十年、八年都有可能。

    冯威摇了摇头:“我们以前有一些针对黄金的试验都非常成功,或许实验室里产生的金元素就是这些人要的。关键是我们不知道他要这些金元素有什么用处?假如对地球人有害,我们就罪孽深重了。吉娜,还是找到更多线索,我们才能合作,不然的话盲目动手恐怕就会给人类带来毁灭性灾难,以前这样的例子太多了,我不想成为罪人。”

    冯威很讲道理,至少他没有表现出赤裸裸的欲望,不像鲍勃那样,看到木牌就想据为己有。

    鲍勃连连冷笑:“你们以为自己在干什么?就算我们知道他们找的是什么,又有什么意义?你们根本代表的是自己,而不能代表一个组织或一个国家,还是不要讨论下去了,这个问题毫无意义,我给你们提出最佳的建议,就是把木牌卖给我,其他什么都不要管。”

    他伸手去抓木牌,冯威也猛地伸手:“与其卖给你,不如卖给我,你出什么价格,我是你的两倍。鲍勃,我们都知道这块木牌意义重大,甚至能够推动古埃及研究的高度,不管是谁将它研究成功,一定是明年的诺贝尔物理学和化学奖的最有力争夺人选。”

    鲍勃冷笑:“我出四千万美金——”

    冯威毫不让步,立刻报价:“八千万,只要你们同意,我马上开支票,咱们成交。”

    他能出这么高的价格,让吉娜眼睛一亮,但随即吉娜眼角一弯,露出了慧黠的微笑。

    我知道她这种表情,就证明已经发现了木牌的巨大价值,八千万满足不了她的胃口,至少超过一亿,她才有可能跟这两个博士讨价还价。

    本书首发:塔读&小说APP—<—>免费无广~告*无弹窗,还能跟书*友-们一@&^起互~*动。

    我们四个坐在这里,不知不觉已经三个小时,咖啡馆里所有的客人都离去了,只剩下我们这一桌,另外就是吧台后面的服务生。

    外面,夕阳落山,夜幕降临,但我们仍然兴致勃勃,都知道这块木牌上面蕴含着巨大价值,今天这个发现,将来也许能影响埃及的城市发展。

    我沉思了很久,问了一个问题:“二位觉得阴阳人偶到底是活的还是死的?他们是从死亡进入生命复苏,还是相反,从生命复苏已经进入了死亡?”

    鲍勃和冯威有些摸不着头脑,死死的盯着我。

    我大概的把阴阳人偶出现的过程、迁移的结果告诉他们,同时说明,阁老会青帝说阴阳人偶有可能是海神,掌管着东海的一切。

    鲍勃笑起来:“真是可笑,那怎么可能?他们来到沙漠是为了寻找金元素,到东海去也许是为了寻找水元素,甚至推而广之,我可以断定,他们出现在北方邦,是为了寻找木元素……阴阳人偶肯定不是海神,而是在地球上苦苦寻觅,按照你们华夏人的观点,金、木、水、火、土是构成大自然的五种要素,他们已经去了三个地方,未来肯定是火和土,但我们不知道哪里的火和土适合他们,是他们的目标?”

    冯威继续补充:“你们两个年轻人不知道埃及的发展历史,这里沧海桑田,变化巨大,到了如今帝王阁面临坍塌崩溃,就证明埃及的历史又到了重新改写的时候。阴阳人偶来到海神绿洲,证明我们对这块土地的认知还不够,这里一定有他们感兴趣的地方,就好像我们通过卫星俯瞰图就明白,无名神庙所在的位置,恰好就是海神绿洲刚刚建立时茅草屋的地方。”

    我点点头,因为方星那边给出的资料已经证明了这一点。

    鲍勃冷笑着摇头:“赶紧说重点,不要夸夸其谈,也不要向我们普及基本知识,我就想知道阴阳人偶来到这里做了什么?为什么又离开这里去了北方邦?”

    鲍勃对于阴阳人偶的研究非常透彻,所以他的很多疑问跟我要说的完全一致。

    塔读小说,无广>告^在线免。费阅&读!

    我提出生和死、死和生的顺序问题,就是想向他们求证,不知道这两位语言学的权威如何判断,阴阳人偶的行动轨迹。

    冯威开口,声音带着极大的不确定:“我的想法是,根本不需要考虑他们的行动轨迹,金、木、水、火、土,五行元素相生相克,那么,不管从哪一个元素开始都是一样的,也就是说,不管是北方邦,九州岛还是吉萨高地,他们可以从任何一个地方开始,在任何一个地方结束,只要还没有完成寻找五种元素的任务,就会一直流浪下去……我们能做的就是抓紧行动起来,找到阴阳人偶想要的金元素,从而控制他们的命脉,在这场看不见的战斗中占据核心地位。”

    我的内心突然有了光明,因为冯威说的太对了,我们和阴阳人偶之间根本不是朋友和伙伴,而是针锋相对的敌人,斤斤计较的商业对手。

    那么,我们必须做好准备,一旦阴阳人偶降临或者复活,我们就要跟他们谈一场惊天动地的大生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