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在皇宫假太监

月下果子酒 作品

    望了望窗外,唐歆回眸看着李易。

    这样待个十天半月,她应会产生错觉,误以为这是两人的家。

    闲时抚琴作画,闹时花园追逐。

    唐歆扬了扬唇角,她想要的,也仅是如此。

    将靖安侯府介绍了一遍,李易和唐歆对望,两人眼底都是柔色。

    “和我说说你出紫京城后,都去往了哪些地方,看了哪些景致。”

    李易拢了拢唐歆身上披的大衣。

    “你怎么不问问我在凌家庄园的事。”

    “不愉快的东西,就该像梦一样,不需要记得。”

    李易紧了紧抱着唐歆的手,温声道。

    唐歆轻笑,眸子看向窗外,平静而清幽,“李易,我以往凡事必以唐家为先,不损及它的声名。”

    “现在这样,反倒是没了顾虑。”

    “我其实并不喜欢被人瞩目,因为那样,你所做的每一件事,好像都必须要达到完美。”

    “不能辜负旁人的期待。”

    “被捧的越高,很多时候,并非是好事,一旦你踏错了,那些赞誉就会变成最恶毒的剑,往你心口戳。”

    “我是紫京城高门贵女的典范,言行从来无法随意。”

    “若是之前,你我之间的感情为人所知,所遭受的,绝对是比小艺还要凶猛的谩骂。”

    “紫京城众女,会视我如耻辱。”

    “我不爱廖稷,但如果没有东霞山之事,我会顺应所有人的心意,嫁他。”

    “至于对你那不该起的心,我会在出嫁前几日,永远埋藏。”

    “我会试着去爱廖稷,最少,做到相敬如宾。”

    “我应该会是一个合格的妻子。”唐歆笑了笑,眸色并无波动。

    “李易,在我心里,男女情爱,从不在第一位。”

    “凡事都在权衡,是否能做?又是否符合礼仪规矩,仁义道德。”

    “你是我仅有的任性。”

    唐歆将头靠在李易胸口,这世间之事,享受了多少,就需要承受多少。

    她如果一直是众人心里冰清玉洁的唐大小姐,那么她和李易,就极难走下去。

    李易拥住唐歆,“我不管以前,但现在,你不必让谁满意了。”

    “你只需要让自己开心。”

    “歆儿,别再禁锢自己了。”

    “我保证,他日你我的大婚,绝对高朋满座,一片祝好声。”

    “歆儿,把一切交给我。”

    唐歆环住李易的脖子,笑看他,轻轻启唇,“好。”

    “所以,今晚能让我上榻?”

    “嗷!”

    腰间被掐的李易,满脸无语,这咋都会掐人!

    “煞风景。”

    唐歆望向外面结了冻冰的枯枝,眼里透着笑意。

    只有在唐歆更衣时才被放出来的墨书,一边给唐歆宽衣,一边碎碎念。

    “大小姐,那江晋不是好人,你千万别被他哄骗了。”

    “整个就一土匪。”

    “小声着些,我估摸他就在外面,仔细晚间扣你的吃食。”唐歆轻咳一声。

    “大小姐,我想了个计策,他不是想和你成婚,那天,肯定会饮酒,到时,你就趁他醉了,把人绑了。”

    “怎么说也是个侯爷,我们挟持他,应该能出了都宣城。”墨书眸子亮闪闪。

    然后,门开了,李易倚在门框上,斜看着墨书,挥了挥手,两个侍女上前,把墨书带走了。

    “你瞧瞧她,像这么重要的计划,她也不知道压着点声音,当我耳背呢。”李易吐槽。

    唐歆轻笑出声,“有酥酪的话,每天给她备一份,她性子活泼,天天关着,只怕耐不住,偶尔,放她在府里游逛游逛。”

    “你就知道心疼她,我每天打地铺,也不见你关怀。”李易偏过头,孩子气般的说道。

    “不是有让你回屋睡。”唐歆笑盈盈开口。

    “这是关怀?这是赶人。”

    李易盯视唐歆绝美的脸蛋,目光在她红唇上停留,接着俯下身。

    “都公,邱神医来了。”

    屋里旖旎的气氛,顿时消散了。

    邱叔?

    李易快步出去。

    他来了,自己就不用忧心唐歆的病了,也能知道璃儿她们的近况。

    把人挥退后,李易看着面前瘸脚驼背的老头,竖了竖大拇指。

    “邱叔,还是你会装。”

    邱费斜了他一眼,“把面具拿下来,我看看成什么样了,给自己喂毒,你是真的能耐。”

    李易呲牙,“这不是时间短,没别的法子嘛,不这样,我怎么好求七星叶。”

    “任何一种毒,无论怎么控制毒的轻重,只要在人体内停留,就一定会造成损伤,你要不想变成真太监,就赶紧解了。”

    李易眸子瞪大了,“这么严重!”

    “卧槽!”

    “荀老头怎么没和我说!!!”

    荀修要听到李易这话,绝对要翻白眼,他就转个身拿解药的功夫,李易人没了影。

    倒是给他开口的机会啊!

    李易就听了前面,不会伤及性命……

    “邱叔。”

    李易眼巴巴看着邱费。

    邱费让李易坐下,他这辈子没法娶妻留子嗣,李易就是他的亲儿子。

    他自然不会看着李易把自己整废了。

    在李易手心,胸口处扎了几针,邱费写了张方子,“去把药抓来,不用偷偷摸摸,这里面,我掺了别的东西。”

    “同我说说你到都宣城之后,都有发生什么事。”

    “你啊,真是到哪都能搅起风波来。”

    听李易说完,邱费面色沉凝。

    “进来容易,出去就难了。”

    “带我去瞧瞧唐歆,她的身子要没法奔逃,你就是规划的再好都没用。”

    “我也担忧这个呢,好在邱叔你来了。”

    李易把上衣披上,领着邱费过去。

    “邱神医。”

    唐歆试图下榻见礼。

    “可免了,躺好,我给你号个脉。”

    “寒气入体,确有几分凶猛。”

    邱费收回手,写药方去了。

    “邱神医,可否劳烦你,替我的侍女瞧瞧,她被刮伤了脸,留了几条疤痕,你看看能不能替她消除了。”

    “需要付出什么,我一定竭力满足。”

    这一次,即便是李易制止,唐歆也强撑着从榻上起来。

    “都说了躺好,我一会去看看。”

    爱屋及乌,唐歆的这点小要求,对邱费来说,根本不叫事。

    旁人的子弟,要三妻四妾,邱费可能鄙夷,但李易,他只觉得这货不争气,前前后后,这么久了,居然还没和唐歆有什么实质进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