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尖之上

长风 作品

    刀尖之上正文卷第76章:藏在地下的谍报班周森非常不情愿。

    可是他现在被金素英拖着,找不到任何借口不跟着她通过那道暗门,往地下走。

    现在已经很明显了,日本人就是想把他拖下水,偏偏他现在根本没能力拒绝,他能体会到那种强烈的憋屈和不甘了。

    他一个披着黑狗皮的警察都这样,那生活在冰城的普通老百姓又该是怎样呢?

    也许他们已经有的已经麻木了,还有的内心不甘,正在暗中继续愤怒的力量,等待倾覆的那一天。

    地下并不阴暗潮湿,应该安装了排风系统,而且,地下的温度要比外面还要高一些,顺着砖石砌成的梯子下去。

    就听到里面传来“滴滴哒哒”的声音。

    这个声音周森还是很熟悉的,这个声音也算是他这一代人的回忆,上中学的时候,他参加过学校的无线电通讯小组的。

    当然,原身也在警察讲习所学过的,自然也不算陌生。

    “平川君,我来介绍一下,这位是周森,我们特高股新来的主任股员。”很快,他们就来到一个有四五十平方的大厅,金素英介绍一个个子不高的日本男子给周森认识道。

    “周森桑,你好!”平川秀一郎微微一点头,态度显得十分的傲慢。

    “平川君,你好。”周森腰稍微弯了下来不少,没办法,对方是日本人,不这样,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至于这个平川秀一郎对他的态度如何,那有关系吗?

    整个大厅内坐了有是几个人,至少有七八台接收机在工作,有一半儿以上居然白俄,男女都有。

    这里其实就是一个无线电监测点,主要目标就是马路对面的苏俄总领事馆。

    但凡是苏俄总领事馆发出任何一份电文,这边都可能截获,并且抄送给破译机构进行破译。

    如果苏俄总领事馆发现的话,肯定是要想日方提出抗议的,所以,这个监测点只能依托“春明”照相馆而秘密存在。

    其实,苏俄总领事馆方面也知道“春明”照相馆是日本人安排的监视点。

    但是他们未必知道在“照相馆”的地下还有日本人的一个秘密无线电监测点。

    这就是虚则实之。

    监视你不过是表面,而真正的目的是为了侦测和截听你的对外联络通讯,获取更多的机密。

    周森在平川秀一郎的介绍下,走马观花的看了一遍,不过,这里除了无线电监听之外。

    还有有线监听。

    苏俄总领事馆的三部电话居然全部被他们监听了,这种有线电话的监听很容易。

    毕竟日本人现在控制冰城,找到接入的线路,私自拉一条线接入监听器,这是很容易的一件事。

    当然,人家也会随时检查线路的,一旦发现线路被动手脚,自然会发现的。

    只是这种情况,除非抓现行,对方是一点儿办法都没有。只要没有摆在明面上,双方都是斗而不破的。

    周森对窃.听技术还是很感兴趣的,自己家里就装着一个窃.听器,他一直都没敢去动。

    但在金素英面前,也不敢表现的太感兴趣,以免她起疑心。

    倒是在一个工作台上,周森见到了一个跟他家里书房吊灯上一模一样的窃.听器。

    如此一来,他也基本肯定,自己家里的窃.听器就是日本人装的,同一种型号的窃.听器,同一个机构和人使用可能性是最大的。

    日本人为什么要在自己家里安装窃.听器?还不是因为“熊工作”任务失败,怀疑行动队伍里有内奸,他们怀疑安东尼老爹,那怀疑自己也就不奇怪了。

    他们一方面怀疑自己,一方面却表现得要重用自己,很明显,他们无法确定安东尼老爹是否是内奸。

    而且,除了安东尼老爹,还有其他人的甄别是否完成,嫌疑排除没有。

    如果其他人都甄别完成,那嫌疑最大的就是安东尼老爹了,问题是,这些他都无从得知。

    平川秀一郎看周森对无线电监听不太懂,完全是个门外汉,自然也就不敷衍了,直接就丢下他跟金素英,去忙自己的了。

    “金秘书,这里太闷了,我有点儿不习惯,还是上去吧。”周森收到了冷落,也不想多待。

    金素英也看出来了,点了点头,这里机密太多了,周森刚到特高股,还是不要让他涉入太深。

    秋山之助的意思是,纪要让他感到信任和重视,但也不能让他知道的太多。

    既然周森自己不愿意,她也乐的就坡下驴:“好,我们也不能待太长时间,以免被怀疑。”

    两人通过暗道上来了。

    袁文甫还没有回来,看来今天上午他是不打算出现了。

    随后,两人象征性的拍了几张照片,随后出了门,上了一辆早已准备好来接她们的马车。

    “金秘书,现在去哪儿?”马车上,周森问道。

    “回警署,秋山先生还等着我们回去呢。”金素英说道。

    “哦,好。”周森不再多说,手里杵着文明棍,闭上眼睛假寐起来。

    “哎,你就没话跟我说吗?”

    周森正在脑海里想这袁文甫究竟是金素英故意安排的缺岗,还是这家伙胆子太大,擅离职守。

    要是后者,问题不大,前者的话,那问题就大了。

    突然小腿被冷不丁的来了一下,原来是金素英用脚踢了他一下,而且下手还挺狠的。

    “干什么,被狗咬了?”

    “你才被狗咬了呢,车上就咱俩,你就不能跟我说说话?”金素英杏目圆瞪,全都是怨气。

    “这么冷的天,我省点儿口水行不行?”

    “周森,我发现你这人真是善变,以前你对我从来都不是这个态度的?”金素英质问道。

    “你们女人才善变呢,我算什么?”周森哼哼一声,旋即把腿挪动了一下,拉开一点儿距离。

    “你是不是不愿意来特高股?”

    “跟你有关吗?”

    “你要是不愿意,我可以帮你在秋山先生面前说一说?”金素英说道,“反正你现在也没正式工作?”

    “你会这么好心?”周森微微睁开眼皮儿道。

    “只要你求我,咋俩恢复以前的关系,我就帮你,怎么样?”金素英笑道。

    “那我还是留在特高股吧。”周森闭上眼睛,继续假寐,继续当舔狗,傻子才干。

    “周森,你说我那点儿比不上那个白玉岚?”

    周森懒得搭理。

    ……

    “他真的不愿意在特高股工作?”秋山之助听了金素英的汇报后,略微沉吟一声问道。

    “我听不出来他说的是假话。”金素英点了点头。

    秋山之助点了点头:“金秘书,你跟他过去关系很熟悉,你觉得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他这个人不太专一,性格上还有些懦弱,喜欢文艺,还特别的执拗。”金素英道,“有时候还很幼稚,跟小孩子差不多。”

    “等等,不专一跟执拗这两者应该没有关系?”

    “不专一是他的性情,执拗是他的性格,两者还是不一样的,秋山先生。”金素英解释道。

    “你这么一说,我有些明白了。”秋山之助道,“看来,在你的眼里,他并不堪大用。”

    “是的,秋山先生,我不明白您为何如此看重他。”金素英低头道。

    “他的身份很重要,关系到帝国的一件伟大的计划,所以,你必须要理解。”秋山之助道。

    “是。”

    “他现在对你产生了逆反心理,所以,你要花点儿心思,重新获得他的信任,明白吗?”

    “获得她的信任,秋山先生,我不太明白……”

    “金素英小姐,需要我说的那么明白吗?”秋山之助走金素英跟前,认真的看着对方问道。

    金素英一怔惊慌,忙低头道:“是,素英明白。”

    “去吧,多关心关心他,他现在是正需要人关心的时候。”秋山之助说道。

    ……

    特高股在警署内并没有办公室,所以周森干脆回自己的地盘儿,海城街仓库。

    现在应该叫“森记”公司了。

    他现在是光杆司令,秋山之助承诺给他派的人手,目前还没有,内定的小跟班乌恩还要再等两天。

    这工作调动和办手续也是要时间的。

    基本上,他现在就是一个没事干的闲人,喝茶,看报,顺便考虑一下等那些定制的器材回来,安放在哪个位置比较好。

    得安个电话了,这开了公司,公司也没个电话,那也说不过去。

    “老六,三儿……”

    “来了,头儿,哥,啥事儿叫我们?”顾老六跟叶三儿一块儿跑了进来,凑到周森跟前。

    “你们俩帮我跑个腿,办个事儿。”周森说道,“一个去电话局,申请一条电话线来,咱们公司装一部电话,一个去报社,刊登一个招聘广告,广告词我已经写好了,你们俩分工一下,今天下午把这事儿给我办好了,晚上我请大家吃饭。”

    “我去电话局吧,我认识一个人在电话局当工程师。”顾老六把拉电话的活儿接了过去。

    剩下去报社的只能是叶三儿了。

    “哥,咱这广告登几天?”叶三儿问道。

    “先登一个星期再说,要是招到合适的人,就不用登了。”周森想了一下说道。

    “好咧。”叶三儿答应一声,揣着钱也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