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典型修仙

朱木午 作品

    时延三人一路的绕着圈子,往人妖两界的结界处靠近。他们装作偷跑出来游完的小妖,一路上看似小心翼翼,实则漏洞百出的样子。

    当然,其实这些时延他们根本都不用演,因为他们本来就不是妖界的人。只要他们本色出演,其实就很符合他们现在给自己的人设了。

    而白铭四妖也在经过了几日的观察以后,确定了这仨狐狸妖是跟他们一样偷跑出来的。

    于是,白铭便做主,要与三人主动认识一番。

    虽然九尾狐族在妖界各大族之间的名声不好。但未知而神秘的东西,总是会引起孩子们的好奇的。这一点,在所有智慧种族中都通用。

    因此,在时延他们兜兜转转了五天的时间,终于将回去的距离拉近了大概两千公里后,终于被白铭四妖再次堵住了前路。

    双方再次接触,依旧是相互戒备着进行的。

    时延他们,担心白铭四妖发现自己等人的秘密。

    而白铭四妖,则担心这三位来自于九尾狐族的小妖,会对他们太过敌视。

    于是,在一种特殊的默契中,双方仍像上次一样,相隔百米左右的距离,开始相互喊话。

    首先出声的是白铭。

    小白虎对对面三妖中,杀死了魔族的那只小白狐狸很感兴趣,便直接冲时延问道:“喂,你们是九尾狐族的吧。你叫什么名字啊?”

    时延这几日跟着应欢又恶补了一下狐族妖语。

    因此,此时他便用较为流利的狐族语反问道:“你们又是谁啊?”

    他这话,就相当于承认了他们九尾狐族的身份了。

    这是他们之前就商议好的,万一对方往这个方向猜测,他们就顺势承认下来。这样一来,可以省去很多编织身份的功夫。

    白铭四妖都是能听得懂狐族语的。因此,得到了时延的回应以后,四妖心中还都有些兴奋起来。

    这可是它们第一次接触到九尾狐族的妖呢!

    “你们真的有九条尾巴吗?”白铭再次开口问道:“可以给我们看看吗?”

    作为陌生妖,它这话说出来就有点不客气了。但站在白铭的立场上,却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要求有什么问题。

    它可是白虎族的少主。虽然它只是众多少主中最小的那个,但也是身份尊贵的很。

    整个妖界,看在它父王的面子上,谁不给它三分薄面啊?

    可时延他们现在的人设,可是妖界纯萌新,从隐居的狐狸山里偷跑出来的狐狸崽子。

    因此,即使他们早就猜出了对方四妖身份不凡,此时却依旧要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

    于是,时延三人冲着他们咧开嘴巴露出了獠牙,然后一边戒备着,一边表现出隐忍怒意的样子慢慢后退,然后直接跑了。

    白铭顿时傻眼了,不明白他们怎么突然跑了。

    它转头看向其他三妖,疑惑地道:“它们怎么跑了呢?”

    小白狼炎佑和黑熊黑赞也想不通,只得面面相觑的摇摇头,表示自己也不明白。

    倒是红狐狸玉仙儿对九尾狐族还有点了解,猜测道:“可能他们觉得白铭你冒犯到他们了吧。九尾狐族的妖,可都是很傲气的。据说,除了战斗以外,一般很少有妖能让他们主动露出全尾呢!”

    “我冒犯他们?”白铭差异地抬起前爪指着自己,说道:“我只是想看看他们的尾巴哎,怎么就冒犯了?”

    玉仙儿解释道:“具体的我也不太清楚,反正听老一辈人说,九尾狐族的那些妖最傲气了。可能人家不觉得身份高贵的妖,就值得他们露尾巴呢!”

    它这话听着就有点阴阳怪气的意思了。可能是被人三番两次的下面子,小狐狸又想起两族之间的仇怨了。

    这时,一向比较心细的黑赞开口道:“他们会不会压根儿没猜到我们是谁啊?毕竟这么多年来,九尾狐族基本上都跟妖界断了联系了。他们这些新一代的小妖们,会不会压根不了解现在的妖界形势啊?”

    此言一出,其他三妖都沉默了。因为它们都觉得很有道理,不然的话就它们这明晃晃的一身行头,是个妖也能猜出它们出身哪族了吧。

    白铭反而因为这个猜测更加兴奋起来,他道:“以前咱们交朋友,大多都是冲着咱们的身份地位来的。这三只小狐狸不一样啊,要是咱们跟他们交了朋友,那不就是真朋友了吗?”

    这下连一向对亲近人族的小白狼炎佑都动心了。它们看着身份高贵,身边平日里都围满了簇拥者。但实际上,能说的上话的朋友并不多。

    事实上,它们与白铭相交,其中有几分真心有几分攀附,也是说不清的。

    但是,现如今遇到的这三只九尾狐族却不同。他们实力强大,但对自己四妖的身份却懵懂无知。

    若是能与他们相交,未来说不定也能成为自己的一道助力。

    这边四妖一番脑补之下,正想着如何拉近双方距离,与时延三人交上朋友。

    但时延三人这边,却完全是另一番景象。

    时延释放了一个隔音结界,对应欢和李酒天二人道:“我们不能再这么下去了。根据我的推算,现如今我们距离回到任务范围区,还有一万三千公里以上的距离。而我们这五天来,虽然也在努力地赶路,但也只接近了两千公里。照这个速度下去,我们的时间就不够用了。而且,任务也基本不用做了。”

    李酒天也一脸愁容地道:“对啊。我原本还指望着能在这次任务中赚一笔大的呢。结果,现在仅有的收获就是一只五阶妖兽。还得咱仨分……”

    一说起这个,身为穷人的李酒天就想流泪。感觉自己的任务之路,真是太坎坷了。

    应欢那里,其实有祖太太给的妖族秘宝。但是,她又不想暴露应氏与九尾狐族之间的关联,所以并不能将它们拿出来用。

    因此,她此时也只能保持沉默了。

    时延又道:“我在想,我们要不要改变一下策略。”

    “改变什么策略?”李酒天有些疑惑的问道:“我们之前有什么策略吗?”

    他们不就是一直在跟那四只妖兽绕圈子而已吗?哪有什么策略啊?

    【作者题外话】:先更一章,老朱去吃个饭,回来继续码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