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开局抢了文成公主

    曾经在大唐,最暴利的职位,无疑是宦官。

    卖炭翁,相信都读过,而现实里的卖炭翁,并不是会比诗句当中的差多少。

    这一年以来,两女打击力度最大的,就是这些宦官。

    一来,打铁还需自身硬,你自己身边都净是些贪官污吏,你怎么要求其他的官员廉洁。

    二来,以最严厉的手段打击身边的宦官,同时也能取到一个杀鸡给猴看的效果。

    为此,但凡是皇宫内外,只要是涉及贪污的宦官,两女一个都没有手软。

    这也就是为什么两女到了长安东西二市,立刻便能获得如此之多的百姓爱戴的原因。

    因为平常欺压他们的人,现在都不在了。

    自从大唐来了两位新陛下以后,好像再也没有人来欺负他们穷人了。

    你说,这样的两女她们能不受人爱戴吗。

    除了一些官员不喜欢以外,这天底下,估计就没有人不喜欢她们俩的。

    然而官员这边,不喜欢也没办法。

    因为现在已经是两人在掌权了。

    而宦官这边……

    说实话,也就更加没有发言权了。

    在这一年时间内,官员之间互相送礼物的次数,甚至都变少了。

    因为……

    说不定什么时候,你就会被认为是收受了别人的贿赂。

    在这个过程中,两地的官员之间,显然,也得到了充分的‘交流’。

    一边说,“你们那边也是这样的?”

    一边说,“基本操作,我们那贪官都杀了十几万了。”

    这让大唐的官员无比倒吸了一口凉气。

    毕竟……

    谁当官不贪啊。

    就算是当朝宰相,他也一样贪,只是到了他们这种层次的,他们不会跟你明着贪,一般,都是使用更高级的手段,就算是贪了,也让你分不清,他到底贪没贪。

    只能说……

    以后当官可能再也不是什么香饽饽了。

    反倒有可能成为一道催命符。

    ……

    大河州。

    巡幸的行宫之中。

    就连李雪雁也不得不指出,魏砚这路线是不是走错了。

    要知道,官员你不去亲近,却亲近百姓,那以后还会有谁跟着你干活。

    当然!

    这纯属是闲聊了。

    众女正在吃着荔枝,是从岭南特意采摘而来的特产。

    魏砚听着李雪雁这话,就觉得不对了。

    回道:“怎么,好像朕离开了他们,就没人帮朕治国了?想找官员,这天下多得是,他们要是不满意,可以不当官。”

    《重生之搏浪大时代》

    “你看,我才说一句,他就说了好几句。”

    李雪雁便道。

    “兕子姐姐跟武才人现在是真忙,要不要给她们留些荔枝?”

    常山道。

    “不用,我已经让人给她们留了。这个好吃!这个籽小。”

    说着,魏砚便把荔枝递到常山的嘴边。

    “陛下,我也要。”

    新城便道。

    “你不会自己剥。”

    正当新城就要发脾气的时候,魏砚也是立刻道;“开玩笑,开玩笑,都有。”

    “要是放冰箱里冰一下,会不会更好吃?”

    城阳想到了一个好主意。

    随后便吩咐人去做。

    魏砚也是道:“可不能冰太久,别到时候咬不动。”

    “这颗上面有虫子。”

    高阳这边刚剥开一颗后,也是道。

    “正常,所以朕才叫你们吃之前,先看清楚。”

    在这个完全没有化肥农药的时代,有虫子是不可避免的,但只要不是太多,颗颗剥开都吃不了,那就没问题。

    魏砚大概地看了看,

    十颗最多两颗有虫子,这已经算是不错了。

    今年就这么将就着吃吧,明年,等把岭南的行宫建好,便可以带着她们直接上树去摘。

    当然!

    李雪雁的话也不无道理。

    因此……

    除了自己吃,魏砚随后又从岭南大量收购荔枝,从一品到五品到有。

    至于五品以下,由于数量太多,那就没办法了。

    不过,这倒是让魏砚想起了要稍稍地调整官员的工资。

    是时候定个相对适当的标准了。

    而且,既然是帮自己干活的,自然也不能太亏待。

    这一次,应该大部分官员的俸禄,都能够得到一定的提升。

    随着这荔枝一波发下去,顺带的,还有对官员俸禄,也有了一定的调整,包括就连九品官,工资都有了差不多翻一倍的提升。

    就是魏砚自己要出一些血,毕竟,这钱肯定都要从他赚到手里的来出。

    魏砚把这俸禄一提,底层官员一片叫好。

    毕竟……

    这基层的官员还是多,甚至有的官员,连在长安城租个房子的钱都没有。

    当得知了此事后,魏砚便开始命相关官员,在大河州建房子。

    因为长安真的没地方可建了。

    然后再设置一道门。

    如此一来,底层官员的居住问题,也完美地得到了解决。

    当然!

    好处给出这么多,这要求自然也不会低。

    而且……

    未来几年之内,魏砚已经想好了,要裁撤至少百分之三十的官员。

    当然了!

    估计名义肯定不是直接裁撤。

    反正……

    还会有大把不知道死活的贪污腐败分子,魏砚只要把这些人清除了以后,不再设更多的编制,也就行了。

    今后……

    华夏上下所有官职的数量,都要按照朝廷规划的数量来设置。

    地方不能擅自增加编制。

    更不能吃空饷。

    地方上可能会以为魏砚根本不知道,反正天高皇帝远,而且一个个地查,魏砚查的过来么?然而,有没有,武才人只需要在电脑上查一下就知道了。

    所以……

    要是魏砚想整谁,只看他愿意不愿意,只要他愿意,那些贪官污吏,就没有一个是能够逃脱的。

    比如说,有些地方的小吏,专门欺行霸市,像是见到人家摆摊,就吃拿卡要,可以说,这样的人各州各县,比比皆是。

    这接下来也是魏砚下了决心要坚决予以打击的对象。

    尤其是对于一些穷乡僻壤,这样的现象,也是更为普遍。

    反正……

    就是有空,就去清理一下吧。

    一下子清理完,肯定有点不太现实,但是一步步地换人,这可行性还是很高的。

    为此……

    在又经过了一年的整治后,这些欺行霸市的小吏,似乎也开始慢慢地收敛了。

    没办法。

    一年流放了几万名小吏,这正常人想想都知道很不正常。

    这时候,你要是不龟缩着,那就要被人拿来放在刀俎之上了。

    而群臣,也开始留意。

    到底是谁给陛下透露的风声,陛下又是怎么知道的?

    因此,很多人便怀疑,魏砚虽说没有在朝中正常地处理朝政,可是,说不定把大部分的时间,都花费在巡视上。

    另外……

    从大魏官员的口中,似乎也确认了这一点。

    不得不说。

    陛下还是挺敬业的。

    其实魏砚才没有那么敬业。

    他只是把任务发下去,然后武才人有空,就去处理一下。

    他平常都在宫中跟其他妃嫔嬉戏。

    才没有那个到处巡视的时间。

    不过虽说如此,魏砚对这民间的疾苦,还是知道得很清楚的。

    到了跟大唐融合的第三年。

    魏砚才又想起这西方的科技发展,也不能忽视。

    现在大唐是被自己给无形中扼杀了。

    但是西方,也要扼杀。

    于是……

    为了维持好自己的统治,魏砚又启用了对西方工匠的暗杀计划。

    这个说实话,就没什么负担了。

    毕竟……

    都不是自己人。

    其实……

    如今西方也属于是黑暗时期,百姓过得压抑得很,所有人都必须信奉教会,教皇,更像是实际的皇帝。

    对于教皇这种东西,魏砚当然是十分欢迎的。

    而且……

    他们自己自相残杀,他在一旁看戏,何乐而不为。

    这个时期,所有创造力,都被教会给压抑着。

    但是!

    可千万不能小看这种压抑。

    因为压抑越大,反弹也就越大。

    魏砚很清楚,迟早有一天,教皇是压不住百姓心中的正义以及心中的怒火。

    为此!

    那该怎么办?

    没错!

    把那些有着聪明的大脑,喜欢动笔杆子,讲故事的人,也一并杀了。

    总之……

    就是谁在百姓当中最有名气,就让谁死。

    这绝对错不了。

    当然!

    杀一个两个的,别人肯定不会怀疑,要是一大批的无缘无故地死掉,那就十分值得怀疑了。

    魏砚一开始也有在想,要不要隐瞒一下,比如说给他们安排个爱情仇杀之类的。

    但后面觉得……

    好像又完全没有这个必要。

    毕竟……

    别人又不知道是他干的。

    甚至……

    就算是再聪明的人去调查,估计也不知道是他杀的,而且杀人你得讲究动机,谁又能想到,一个在遥远的东方的皇帝,会因为不想看到西方科技的发展,而把他们的聪明人都杀了。

    他们只会把这个锅甩给教皇。

    而教皇,当然不会硬背这个锅,他们肯定也会调查,但即便如此,他们还是很难洗刷自己的冤屈,只能被迫跟新派斗起来。

    未来一段时间,可能魏砚都很难从这些地方获得巨大的回报,毕竟,接下来,他们有可能会陷入到战乱之中。

    为此,在这么做的同时,魏砚也不得不提前考虑,这样做,对自己的收入会不会造成什么冲击,如果有,自己又该怎么渡过。

    最后经过一番核算。

    只能说还好吧,反正,其实大唐跟大魏两个加起来的赋税,也足够养活他跟所有人了。

    然后……

    魏砚便开启了让西方重回石器时代的计划。

    凡是铁匠,凡是艺术家,凡是宫廷画家,接下来全部惨遭魏砚毒手。

    另外……

    图书馆,也是魏砚的重点关照对象,今天不是这家着火了,明天就是那家。

    对于存在于军中的工匠,更是没有留下一个活口。

    这一段时间,所有的匠人几乎是人人自危。

    教会倒是没有像魏砚想象中的那么被动,他们把这个通通都归于神的旨意。

    而且,还把一些以前就经常喜欢反对教派的艺术家,文学家,思想家,都称作是异教徒。

    之所以他们都离奇地死亡,就是因为神怒了。

    为此,还举行了仪式,送上了一名少女,让神息怒。

    然而……

    那少女根本就没献给魏砚,魏砚当即便给教皇吐了一口口水。

    无耻啊!

    分明是献给教皇自己了。

    不过为了好让局势尽快地下来,在教皇举行了仪式过后的一段时间,这死人的情况,还真的似乎消失了。

    这也让不少人,更加相信了教皇的话。

    教皇这个两百斤六十岁的老男人,也是整个人一下子都飘了,这冥冥中,就是神的旨意啊。

    当然,教皇也并不傻,这就让他更加迫切地想要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直到几年后。

    才有一个消息从东方传来,说是,大唐好像已经被一个叫做华夏的国家给兼并了,而这个华夏,据说就是曾经的大魏。

    而且……

    他们的陛下,据说还是仙人。

    先不管教皇能不能理解什么叫做仙人。

    说实话,当听到这个消息,教皇这才意识到,自己似乎也不过是井底之蛙。

    东方的大魏,已经越来越强了。

    当然!

    他们不是没有攻打过东方,uu看书只是,才打到波斯,就被打回来了。

    在大魏的雄厚军事以及经济实力的支撑下,他们已经三百年不曾向东再扩张过。

    如今……

    再次听到这样的消息,那教皇心中能不有些忐忑吗?

    大魏好像开始动手了?

    那难保有一天会不会就扩张到自己的头上,为此,他不得不向波斯派出使者,要求友好交流。

    得到了教皇的来信,以及亲切问候。

    魏砚那里不知道对方的意思,然后便让兕子写信,说,朕对西方没有兴趣,你在西方当你的教皇,我在东方当我的皇帝,我们各不干涉。

    这话的意思已经很直白了,教皇虽说对于得到了这么一个没礼貌的回复心里很不爽,好像自己低三下四地祈求了对方,才换得和平似的,但是,不管怎么说,看完了华夏陛下的这封信后,他的心中终归是安稳了不少。

    当然!

    要说真的互不干涉,那也是绝无可能的。

    毕竟……波斯就是西方世界贸易的主要集散地。

    这个地方每天都在掠夺西方的财富,让人眼红得不行。

    三百年前,正因为如此,他们才发动了十字军东征,结果被波斯人打成狗。

    被揍过了一顿以后,他们才慢慢地变得老实了。

    教皇眼睛深深地看着东方,要不……

    不过很快他又摇了摇头,毕竟,自己都已经没有几年命活着了,还折腾个什么。

    倒是听说,华夏的皇帝活了六百岁。

    你说,要不要向他求个长生药?

    呸!自己可是信奉神的人。

    不过好像,所谓的仙,就是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