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执笔人

鱼刀 作品

    既然罗睺这么有把握,李三思便放下心来,算是提前宣判了路天材的死刑。

    他心念微动,传声道,“若你真能轻松做到,便算是替我出了口恶气,那我自然也不会吝啬……别说七天了,等事成之后,我给你足足半月的自由时光,让你带着我这具身体好好看看八千年后的这个人间。不过得先声明,让你出来可以,不准惹是生非,要不然我随时抓你回去继续坐牢!”

    此话一落,思维宫殿中的罗睺心情大好,破天荒没有与之呛嘴,只是轻轻嗯了句,算是表态。

    片刻沉寂,它忽又猛然起身,亮着一对血瞳居高临下望着李三思,情怀稍有激荡,又怕李三思笑话,只能故作沉稳的轻咳了声,放平心绪,随后说道,“你放心,本尊自有分寸,绝不会给你找麻烦,不过你也要信守承诺,说了半月就是半月,少一天都不行!”

    李三思闻言颇有些不齿,刚想说句老子信誉向来不错,绝不会反悔之类的话,却忽然听到身前传来一阵饱含强大武道气息的冷笑声。

    他顿时从思维宫殿中回过神来,抬眼望去,只见金牌李青山不知何时已经走到了杨千杀身前不远。

    身上气场全开,武力值早已经飙升到了七楼最高点,看上去随时都可能暴走。

    “若你能公平公正的对待李三思招嫖之事,不去坏了执笔人的规矩,那我自然不会掺和进来。可你若是念着部下情谊,对他多有偏袒,甚至抓他回去也只是走个过场的话,那我绝不会答应。”

    李青山双手负后,微昂着头,淡漠的目光在杨千杀身上停留了一瞬,不等对方回应,他便又很快望向了李三思,冷笑声再起,“这些日子外界皆是关于你的消息和评论,说你如何如何厉害,如何如何年少有为,搞得我都有些好奇,还以为你是什么人中之龙,今夜来此之前我还充满了期待……不过现在看来,你也不过就是个刚刚登上剑道第二楼的毛头小子嘛!说实话,实在看不出有何过人之处。”

    此话一落,身后跟随而至的一众手下顿时哄堂大笑,嘲讽之意极浓。

    尤其是贾不阳和路天材,兄弟俩一边笑,一边还对着李三思指指点点,时不时互相讨论下,一副小人得志的猥琐模样。

    李三思气得牙痒痒,心里头对这位李金牌的第一印象直线下降……专门来找茬的这是?

    可哪怕心里再气,以他的身份也没资格站出来说话。

    只能默默将懊恼和怨恨放入心底。

    罗睺再次感应到了他的心声,当即传音过来,“再给本尊多加几天时间,本尊帮你弄死他!”

    声音急促而兴奋,像是发现了什么商业机密。

    李三思却懒得再搭理它,开玩笑,弄死一个金牌?它真当自己还是八千年前的魔道祖师?

    让路天材这么一个木组新兵无声无息间消失或许很容易,事后也很难引起别人的注意。

    可若是李青山这么一位执笔人衙门里的中流砥柱突然间消失的话,必然将惹来无数人的关注。

    以执笔人的探案能力,搞不好就会借此顺藤摸瓜找到自己的头上,那可真就得不偿失了。

    此时黑夜依旧深沉,场间肃杀之意渐起。

    面对李青山以及身后众人的冷嘲热讽,冷长空和苏羡皆不

    发一言,只是各自目光深沉内敛,瞳孔深处隐有杀气,似乎正处于爆发的边缘。

    因为杨千杀和李青山关系紧张的缘故,以至于这两位金牌大人手底下的人也是互看不爽,平日里竞争激烈,斗嘴干架那是常有的事儿。

    偶尔情绪上来了,还会照死拼个命。

    冷长空和苏羡身为杨千杀座下两大银牌,自然是干架的主力。

    他们的老对手今日也都在场……同样身为银牌的剑修邱蓝,以及黑着一张脸,看上去极不好惹的武夫郑山。

    二人皆是六楼高手,实力不可小觑。

    同时武夫郑山更是号称执笔人最强银牌,六楼巅峰的武夫,就连冷长空都要忌惮三分。

    此时见冷长空与苏羡看了过来,邱蓝微微昂起身子,同样没有说话,只是脸上的挑衅意味变得愈发浓厚。

    他巴不得对方先行动手,这样自己就可以用自保这样的说辞来奋力还击。

    就算到时候这场争斗被定性为是执笔人的内部互殴,自己也有为自己开脱的理由。

    郑山是个老实人,他倒是没有想太多。

    事实上他都不知道自己今夜是来干嘛的,只知道自家金牌大人有令,让他带着自己手下的铜牌往新兵营走一趟。

    来到这里才发现杨金牌手下的人竟然也在,而且看他们脸上的表情,以及散露出的气势,显然对自己这一组的人抱有极强的敌意。

    武夫想问题最是简单,也很是直接……既然对方想要装逼,那自己自然不能示弱,你敢瞪我,我就干你,爱谁谁!

    所以见冷长空和苏羡眼中的神色变得愈发冷厉时,这位武力值极高的郑银牌终于忍不住了,他当即往前一步,没有多余的话,直接很不讲道理的冷哼了声,强横的武道气息瞬间汹涌而出,以一己之力压下了对方二人的联手之势。

    冷长空倒还好,前不久刚刚登上剑道第六楼,虽仍不敌郑山,但至少有一战之力。

    面对对方的气势压迫尚能做到不乱本心,时刻准备拔剑交战。

    苏羡则顶不住了。

    他的优势在于用脑,而非动手。

    若是面对一般的六楼高手他还能多撑会儿,就算不敌,至少也能够全身而退。

    可此时面对的是郑山,一个已经无限逼近七楼的无脑武夫。

    若真打起来,他这五楼的修为根本不够看。

    所以短暂的犹豫过后,苏羡不再逞强,冷着一张脸退到了冷长空的身后……他没有闲着,心思百转千回,开始计较到时候若真打起来,该如何解决郑山这个大 麻烦。

    杨头儿肯定是靠不住的,他的对手是李青山,两大金牌一旦交手,必然无力顾及其他人。

    其余的铜牌,木牌就别说了,充其量是一群炮灰,更不在考虑之列你。

    放眼看去,也只有冷长空能与郑山拼一拼,但落败也是早晚的事。

    自己则可以暂时拖住邱蓝,但五楼对六楼,没有任何胜算,就看自己能顶多久了。

    想到这里,自觉形势紧张,可能随时会开打,而自己这方胜算偏低的苏羡,下意识的望向李三思,本打算悄悄通知他等会儿趁乱开溜,千万不能被李青山那一组的人给抓到了。

    要不然以他们这两

    组之间的历年积怨,指不定要怎么折腾自己的小凤起呢。

    却在这时,杨千杀的声音终于再次响起,“杨某人做事,难道还需要你来教?我既已奉司长大人之令前来抓捕李三思,自然就会将他完完整整带回到执笔人衙门,至于是不是走个过场,你大可跟过来看看。”

    说完不等李青山有所回应,他又漠然抬头,朝着郑山那边看了一眼,眸间武道之力瞬起,铺天盖地般朝其涌了过去……武夫对武夫,七楼对六楼,对方那散落全场的武道气息顿时被杨千杀惊起的怒意一扫而空。

    “敢在我面前玩弄武夫的蛮力,郑山你也太把自己当回事了!再敢张狂,本大人一掌废了你!还愣着做什么?速速退下!”

    杨千杀瞪着郑山,怒斥了几声,霸道的语气中威慑力十足。

    郑山的猛烈气势被杨千杀轻而易举间轰碎,看上去似乎丢了不少面子,可他非但不恼不怒,反而莫名的笑出声来,显得有些憨憨。

    能让一名无脑的武夫心甘情愿退下的,只能是另一位武夫。

    在武夫的世界观里,对于比自己还要强大的武夫,他们一贯抱有的态度除了尊重,还是尊重。

    所以哪怕杨千杀与自家金牌大人积怨颇深,二人立场也几乎完全不同,但只要对方让自己退下,那自己就得乖乖的听话,没什么好说的。

    没有任何犹豫,郑山绷紧的身躯忽然间放松下来,满身气势彻底崩散,他一言不发的退下,重新回到最初的位置上,平静的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

    场间众人深知郑山的脾性以及对武夫的执念,知道他的退下并非示弱,而是出于对更强者的一种敬畏。

    都说武夫最是纯粹,这一点在郑山的身上体现的淋淋尽致。

    邱蓝见郑山的老 毛病又犯了,一旦有更强的武夫出场,他便开始敌我不分,不由大为头疼。

    不过既然自家金牌大人都没有说什么,他一个银牌自然也不好站出来指手画脚,只能默默的收敛气焰,静望接下来的局势发展。

    李青山对于郑山的表现同样颇为无奈。

    这个憨憨是个天生武夫的料子,假以时日,他在武道体系上的成就肯定会超过自己。

    就连当年狱神大人闭关前都曾做出批语,说郑山是执笔人衙门里最有希望登顶九楼的银牌,只要保持本心,用心修行,相信那一天要不了多久就能到来。

    可见他在武道上的天赋有多强。

    可偏偏郑山心性有些愚钝,说白了就是有点傻。

    这让李青山对其寄予厚望之余,又有些小小的担忧……毕竟这样的人,是很容易被别人哄骗过去的。

    而杨千杀就是最大的骗子。

    过去的那些年里,这个该死的杨千杀可不止一次偷偷接触过郑山,明确表示了要将其收入麾下的念头,若不是每次都被自己及时阻止,只怕现在郑山已经站在杨千杀的阵营中去了。

    想到这里,李青山便莫名的恼火,新仇旧怨一起涌上心头,瞬间外化为满脸的阴沉情绪。

    他冷哼一声,再次切入正题,“废话不多说,我不管你今夜来此是受谁的命令,我只知道既然李三思是你的人,你就得避嫌……所以今夜这人,得我们带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