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时期的婚礼,已经有一些后世的苗头。

    因为开始变得大型化、隆重化。

    要知道,在古坟时代到奈良时代的时候,这片土地上流行的还是“访妻婚”的婚姻形式,是母系社会的结果。其具体表现形式为夫妇别居,男女各自居住在父母家,男方在晚上潜入女方家中,短则翌日清晨离开,长则在女家逗留多天。

    所生的子女则是随母亲生活,而男性负责负担妻儿的生活费。

    等到了平安时代,又发生了一些变化,贵族之间甚至开始有一些后世自由恋爱的意味,男子通过写有求爱和歌的书信向女方求爱,如果得到同意的回应,就可以悄悄前往女方住处,与其同居。

    当时间来到镰仓时代,随着封建制度的确立,“父权”意识越来越强烈,武士阶层也开始取代贵族成为政治舞台的中心力量,越来越多的女子在婚后前往男方家,和丈夫一起同居生活。

    而从室町时期开始,到现在的这个时间段,嫁入婚已然逐渐成为主流的婚姻形式。尤其是在武士奋力拼杀逐鹿天下的战国时代,有势力的武士们通过联姻的方式联合起来扩大己方势力,借以牵制其他强敌。

    因此,政略婚姻开始在武士家族间流行起来,与其相应的结婚礼法也发生了改变。

    像是在婚礼中需要更换礼服,向参与的亲戚朋友等回赠礼品,婚后回娘家探亲,等等等等,这些的结婚风俗也开始确定下来。

    基于「狐之婚嫁」这个能力的开挂效果,配合规模达到「对国」级别的巨型仪式,其实狐狸精小姐能够按照自己的心意进行各式调整,定制特别的婚礼流程,不过她还是选择顺应潮流,只是改动了一下细节。

    譬如说让婚服变得更加美丽,犹如凤冠霞帔的式样,更加符合她的审美要求……

    譬如说让婚礼流程变得更加具备仪式感,不是单纯的女方带上嫁妆过来,男方和亲戚朋友敬酒祝福,就算是结束流程了……

    还有其他的一些细节,等等等等。

    一切都是如此的理所当然,被影响到的人们都没觉得有什么不对的,照样是毫无困难的接受了这些“设定”,并且发自内心的觉得本来就是这么一回事,甚至乐呵呵的觉得有很多的准备工作还是自己等人帮忙布置的。

    “来,喝一个……”

    “今日真是个好日子……”

    “嗝,再、再来,我没醉、没醉……诶诶,你这人怎么耍赖,变成两个人来和我喝,我不是吃亏了吗……”

    外城之中是一片欢乐的海洋,不过能够进入婚礼现场的也只有少数被邀请的人,都是美浓与尾张两家的人,只是稍微有些尴尬的是,人数并不是太多,也不是显得太隆重太热闹。

    虽然按照这个时候的风俗,女方的那边应该有兄长亲人陪同过来,不过很明显的是,织田信长不可能这么冒险,因此尾张那边的使团也只是说得过去的身份地位。

    而美浓这边的话……emmmmm,斋藤家的人不久之前被老头子杀了一轮,接着又被顾墨打压了一轮。

    剩下的人虽然还有,不至于说直接灭亡,或者到了青黄不接的程度那么夸张严重,但是也没有多少能够撑得起场面的,更何况那终究是斋藤家,顾墨并不是入赘的,所以自然不会被判定为他这边的本家。

    基本上就是这么一回事,因此现场的人并不算太多,也就是尾张那边的使团来人,以及顾墨在美浓最近培养出来的班底。

    除此之外,还有像是源赖光和安倍晴明等人。

    毕竟就连顾墨都会被狐之婚嫁的力量所影响到,他们现在的纸人分身状态自然更加没有逃过一劫的道理……或许应该庆幸老头子现在不在场,暂时还没有回来?虽然说就算是在场,也肯定没有什么优待。

    甚至搞不好也会乐呵呵的参与庆祝,完全不觉得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这就是天照权能的威力用来胡闹的结果。

    “谢谢,谢谢……”

    “嗯,承你贵言。”

    穿着喜庆的婚服,笑意满满的和客人们举杯敬酒,在壁龛前听着他们的祝福,顾墨的神色异常淡定。

    没错,已经没什么好怕的了。

    既然已经下定了决心,就要咬牙坚持到底,反正自己能做的都已经做了……本我还在现实世界,而且在木卫二那边耽搁着,不说现在能不能出关,就算是可以,在希里没有回去之前都没有办法直接亲身过来。

    在当时那样的情况,已经是完全来不及了,所以他只能够在眼下的条件下做做文章。

    而既然不是仙体化生的本我,只依靠现在的这个分身,是无法直接正面硬刚狐之婚嫁的可怕效果的……况且根据他的几次试探,这个能力的规模已经覆盖一整个国家,可想而知玉藻小姐是多么的处心积虑,准备了多久的手段。

    既然无法彻底的覆写“现实”,从根本上改易这个糟糕的麻烦……

    那么他的选择就只剩下一条路了,既然大势不可改,那么未尝不可以在细节方面做一下文章——

    他是没有办法完全扭曲,甚至是瓦解这个事象的根本法则,却能够在玉藻小姐编纂的大方向基础上,增添个几条的规则补充。

    再加上日本终归是弹丸小国,美浓距离金崎也不算太远,他能够利用进阶的谎言之力影响,将从三百七十多年前的时代,刚刚回归的秀千代姐妹俩,在时空置换回来的瞬间,让这个本来就会发生的“结果”在稻叶山城里面发生。

    至于桔梗的话,却是在阿秀等人回归之前更早一些,他的影子就说服她们先回去了,不过却在希里的身上留下一道力量,确保猎魔人少女在浑然不觉的情况下,连续开启了两次传送门……

    在她们看来,是回归的时候,没有直接回到现实世界的月面都市之中。

    但是实际上,是回去了的一瞬间,立刻又开门过来了,两道传送门几乎重叠在一起,几乎察觉不到中转的间隙存在。而因为时间流速不同,虽然是回到现实的一瞬间,马上又重新开门过来了,可是这段时间已经足够阿秀等人和自己的影子回归。

    如此,希里可以感应定位的道标就只剩下现在的战国时代,自然就会正好开门过来到这里。

    完成了这一切的布置,顾墨才能够准备接下来的计划……既然已经阻止不了这一场胡闹了,那就干脆闹大一些吧。

    这样危险的念头在思绪之中一闪而过,他脸上的笑容更加灿烂了。

    而在这个时候,不远处传来一阵喧闹,人群纷纷让开道路,却是会场的另一半灵魂所在——新娘子到了……就是有些奇怪的是,动静分别从几个不同的方向传来,大厅之中的人群也是分别从几个方向让开了道路。

    就是大家都不觉得有什么问题,仍然在笑呵呵的在说说笑笑着,脸上流露出发自内心的祝福与喜悦之情。

    真诚的送上赞美,殷切的感到喜悦。

    如此美好。

    …………

    终于是放弃了吗……

    时刻注意着仪式的运行,玉藻小姐异常开心的眉眼弯弯笑了起来。

    她察觉到Master的力量终归是偃旗息鼓了,不再试图冲击干扰仪式的运行,大概是知道事不可为,终于是无奈的接受现实了。

    这就对了嘛!这就对了!Master只要乖乖的当奖品就可以了,小玉我会赶走所有的狐狸精,极力成为最贤惠的好妻子的……只要有自己一个就够了,其他的都是多余而不必要的。

    不妙,心情高兴得好像要唱出歌来……

    大成功!大成功!

    带着这样难以抑制的激动与满心的欣喜,甚至开始策划着怎么回到现实世界里骑脸炫耀,再顺便央求Master在现实世界里也补上一场婚礼,还要请来双亲见证,玉藻小姐很是矜持的由侍女牵着手慢慢的走进大厅。

    她穿着华丽大气的凤冠霞帔,以大气优雅,端庄为主,宛若一颗璀璨夺目的明珠,始一出场就成为了大厅之中最闪耀的焦点……之一。

    因为就在另外一边,人群也同时让出两条通道。

    几乎是一模一样的打扮,另外的两个少女也被领了出来。

    “……”

    “……”

    尽管所有人都仍然在发自内心的欢呼喝彩,送上祝福,场面之热烈更上一层楼,因为新娘子们的出场而显得更为热闹。可是明明应该是氛围炒得更为热烈,但是却令人感觉到似乎空气凝固了一瞬的样子。

    是错觉吧……

    他们心里下意识的这么思索着,看了一眼周围,发现其他人都是笑容满脸,顿时认定就是这么一回事——每个人都是这么想的,一定是自己的错觉。

    怎、怎么会,一定是我的打开方式不对……

    玉藻小姐一脸震惊,仿佛看到了世界末日的表情,不敢置信的看着对面。

    对面的两位「新娘子」也是沉默。

    黑发少女是一脸懵然,被侍女带领着走出到大厅之后,四下张望一番,似乎仍然是有些反应不过来这到底是怎么的一回事。

    而且她很是有些不习惯不自在的样子,这华丽大气的凤冠霞帔穿在身上,令她感觉颇为不自然。毕竟平时穿和服都不是太习惯,更遑论是这种华丽而且相当精致,如同艺术品一般的婚服了。

    自己穿着这样好看的衣服,肯定是不伦不类的吧,他们一定是在取笑自己……

    在这方面完全没有什么自知之明,美得惊艳而又张扬的黑发少女轻轻咬着下唇,她垂下视线不去看周围人的表情,心中多少有些凡尔赛式自卑的感觉……

    至于巫女——

    她也有些维持不了平日里的那副淡然。

    即使是桔梗,面对这个状况也都变了脸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