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就是织田市对于美浓的第一印象。

    一切都是这么的不真实,恍若是一场色彩鲜明的梦境一般……

    恍惚之间,就像是天地都在远去,外面的人山人海,山崩海啸一般的欢呼喝彩也似乎一下子远离,最终像是从异常遥远的天边隐隐约约传来一般,她发现眼前的一切都仿佛隔着一层热腾腾的烟雾,所有的景色都显得有些飘浮不定。

    这是一种异常强烈的不真实的感觉。

    但是,她又感觉自己似乎是在梦中经历过了很多很多次的样子,虽然都没有什么印象的留下,但就是没有理由的觉得或许就应该是这么样的一回事。

    一样都是模糊不清,一样都是紧张得无以复加,一样都是……那么的理所当然。

    仿佛迟早都会到来的一件事,无论多么的残酷可怕,又或者无论多么的美好瑰丽,都是她需要面对的命运。

    只是现在,这个梦境似乎更加清晰了,而且深沉到令她根本醒不过来,不像是以往那样,总会每每在梦中惊醒过来,然后环顾四周,如释重负发现自己还在熟悉的闺房之中,夜深人静,万籁俱寂……

    “心跳得很快哦,阿市。”

    笑眯眯的声音在意识之中响起,玉藻小姐以轻快的语气说道。

    “我……”

    织田市艰难开口,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她以为自己做好了准备,却突然觉得原来自己根本没有。毕竟不管怎么说也好,这都是自己的人生大事啊,尤其是像是她这样的女孩子,生于这样的时代,自幼接受的观念都注定了这一点。

    真的很难轻飘飘的不当一回事,现在的阿市小姐感觉自己的心脏在怦怦直跳个不停,神经都敏感了无数倍,外面传来的声音动静都会令她心乱如麻,身体都禁不住的颤颤巍巍的微微发抖起来。

    “没事的没事的,记得我和你说的吗?”

    看在对方这么配合,帮了自己很大忙的份上,玉藻小姐也承织田市的一份情,现在也是认真的安慰起来,像是一个好闺蜜似的。

    “你什么都不用担心,接下来只要交给我就好,等到这件事了结之后,你就再也不用担心什么了,我会亲自送你去另一个世界……啊,我的意思是之前说好了的那个,你别胡思乱想……”

    发现织田市的小脸一白,狐狸精小姐也马上反应过来,发现自己言语之中的不妥当之处,赶紧再三修正,信誓旦旦的说道。

    织田市略显无奈的点点头,又有些发愣的将视线望向外面,似乎穿透了窗帘看到了外面的城市景象。

    当然,也有可能是在单纯的发呆。

    真的能够顺利吗……

    少女的心中,不可避免的升起这么一个念头。她或许很单纯天真,但是并不是真的傻,先前还被玉藻前蒙混过去,后来反应过来之后也隐约猜到了一些什么。

    不过眼下也没有其他办法了,只能够相信玉藻小姐给力一些吧。

    …………

    ……

    熙熙攘攘,无比热闹。

    随着入夜时分的到来,稻叶山城也没有恢复平静,一来是早就没有宵禁这样的东西,二来也是因为今日是国主大人的大喜之日,四处都是喜气洋洋的样子,像是过年了一般。

    大家都发自内心的欢呼庆贺,脸上也都洋溢着喜悦的笑容,无论是平民还是士卒,亦或者商贩们都是如此,城内汇聚成为一片欢乐的海洋。

    这一天终于到来了,真是可喜可贺,可喜可贺啊!

    就仿佛是早就知道这一天的安排,知道这一天的到来,所有人都感到这一切是如此的自然而然,他们的记忆非常的融洽,没有什么前后矛盾的地方,也找不到冲突带来的困惑感。

    没有任何的破绽,至少目前没有。

    ——规模大小是「对国」级别的仪式规模……

    ——质量高低是主神级别的权能变种质量……

    这是一位Caster费尽心思的结合自己的优势,安排了足足两个来月的时间,最终打造出来的豪华场面……玉藻小姐肯定不算是一流的魔术师,毕竟体系完全不同,将她分类为英灵本身就是一个错判。

    但是她绝对是最顶尖的咒术师加巫女狐,漫长时间的准备,就是有这么不讲道理的压倒性效果!

    一切都是如此的完美,巨型仪式正在全力运行起来,已经将这片土地上知道这一切的人们纳入了其捕捉范围之中,在方方面面的规则细节填充着、修补着,发挥着难以想象的效力。

    “哼哼……”

    嘴里得意的哼哼着,在大红大紫的房间里,玉藻小姐开开心心的举起鲜艳的婚服端详着,只感到满心欢喜。

    坐在房间里的床榻上,织田市轻轻咬着下唇,有心想要提醒一句,却又不敢说些什么,同时心里涌现出一股非常怪异的情绪,她看着眼前的狐耳少女堂而皇之的在房间里做着这样的事情,总觉得哪里不太对劲。

    不要被影响到了……

    这个和自己无关,完全和自己无关,只是一场交易而已……

    心里默默的念叨着这样的话语,一遍一遍的告诫着自己,给自己进行着心理暗示,少女再看眼前的这一幕,才感觉到心态正常了一些,但是心底仍旧是有一种不甘、酸涩的感觉,总觉得这些明明都是自己的东西。

    在这样的重大日子里,遭遇这样的事情,怎么能够心平气和呢。

    观念与思想都很是传统的阿市小姐也是如此,她很难完全抽离自己的代入感去看待这件事情,毕竟说到底,这一切都是建立在“是她自己出嫁”的这件事情基础上的,不可避免的,她总是下意识的觉得这就是自己的大喜日子。

    即使再如何说服自己,这是一场交易,事先说好了的各取所需,但是也没有办法真正的抛开一切,变得完全不在乎……

    “哎哎,阿市阿市,你觉得我穿这件婚服好看吗?”

    玉藻小姐现在满心都沉浸在幸福感之中,完全顾不上临时闺蜜的心情,还兴致勃勃的拿着婚服往自己身上比划着,同时忍不住的看向对面的少女问道。

    “好……好看……”

    织田市的表情顿时有些发僵,但还是咬咬牙,用力点头的这么说道。

    这到底是什么酷刑与折磨!

    这位狐狸精小姐能不能首先兑现一下她的承诺,帮自己离开这里再说,也好过自己坐在这里,这么的不是滋味。

    “好看啊……嘻嘻,那就好。”玉藻小姐眉眼弯弯,笑容一下子就变得更加灿烂了起来,她将手中的婚服高高举起,又忍不住的放到脸庞狠狠的蹭了起来,那幸福感是做不得假的,陶醉得仿佛要满溢而出了。

    看着这一幕,就算是织田市也禁不住的愣神了一会儿。

    反应过来之后,她忍不住轻轻叹息,这真的是传说之中的那个九尾妖狐吗?不管怎么看都好,这模样还真的是惹人怜爱啊,就连同为女子的她都不禁有些动容……

    所以说……

    那位顾墨大人……到底是怎么想的?

    “小姐……吉时就要到了。”

    正好在这个时候,外面有人轻轻敲门,却是随着织田市一起过来的小侍女们在外面轻声开口提醒着。

    “啊?啊啊……好、好的,我我知道了……”

    织田市一下子慌张起来,支支吾吾的对着外面这么回答着,同时用哀求的眼神看向了对面,生怕出了什么问题。

    “放心吧,有我呢,既然说好了就不会变的……”玉藻小姐非常认真的点点头,给她一个值得信服的眼神,然后一转头就看向门外的方向,开口说道——

    “可以了,你、你们进来一下,我一个人有些弄不来这些衣服……”

    声音和语气都已然直接变成了织田市的模板,就连细节都拿捏得非常的逼真,巧妙的流露出了阿市小姐的那种弱气与慌乱紧张的感觉,莫说是外面的小侍女们听不出破绽了,就连正主自己都张口结舌。

    实际上,人对自己的声音应该是很陌生的才对,但是偏偏就连织田市自己都觉得像是听到自己在说话。

    这就说明了这个狐狸精并不是单纯的在模仿声音语气,只是利用了迷幻之术,令所有听到她说话的人,都下意识的认为是织田市在说话,通过脑内的印象补完,因此就连正主自己都觉得就是这么一回事。

    因为她对自己的声音的印象就是这样的。

    门被打开,几个小侍女鱼贯而入。

    她们理所当然的无视了坐在床榻那边的真正阿市小姐,而是唧唧喳喳的围着自己等人所认为的阿市小姐,一边开口讨论着稻叶山城的各种新奇,以及这里的人的热情,一边七手八脚的帮小姐穿上繁琐的婚服。

    玉藻小姐美滋滋的坐在那里,任由她们施为。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她的脸色突然微微变化,感觉到正在运行着的仪式突兀的被一股力量所侵入了,那是一股变幻莫测的神奇魔力,一遍一遍的试着扭曲规则,改写现实,干涉众多现象发生的“概率”,试图强行地使本来不可能的现象发生。

    可恶……

    Master居然还想要抵抗!

    纤细的拳头紧握,玉藻小姐有些没来由的恼怒,她知道这是因为什么,不过她可不会放弃的。

    况且自己准备了这么久的仪式,就是为了预防这种情况出现,至少现在的Master落入下风,处于劣势之中,只能够被动挨打,根本抗衡不了这同为权能,而且规模达到「对国」级别的开挂能力!

    没错,玉藻小姐今天一定要大成功!

    …………

    “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

    心里念叨这样的话语,在另外一边,同样已经穿得很是喜庆的顾墨紧张到不行,一遍一遍的发起谎言之力,但是很遗憾的是结果理所当然,并没有能够对压制自己的权能之力造成有效的冲击。

    正如曾经思索过的那样,权能之力并不是不会成为技能徽章,之所以没有出现徽章是因为还没有完全掌握,变成属于他自身的力量而已。

    经过这段时间的努力,他险而又险的赶在这个紧要关头,终于让谎言权能的技能徽章凝炼出来,极其迅速的装备在技能栏上,让恶作剧之神的神力瞬间跨越宇宙位面,投射到此身之上。

    但是技能阶级有所下降,根本不足以在这个时候撼动这个险恶的局面。

    破解不了,无法破坏……

    玉藻小姐果然不是乱打的,而是有备而来的啊,太不讲武德了。

    怎么办呢怎么办呢,继续这么下去的话……顾墨的额头上也不禁浮现出些许冷汗,她们现在已经要回来了……

    等等!还有一条路!

    脑海里突然闪过一个荒谬的想法,顾墨却是一下子眼神大亮,他想到了一个置之死地而后生的方法,至少要比现在的来得好……毕竟俗话说得好啊,不患寡而患不均,要是按照现在的情况下去,那才是真正的死局了。

    而要是按照现在脑海里冒出来的疯狂念头来的话,看似情况会更加糟糕恶劣,但是实际上却是向死而生的唯一出路!

    说干就干!已经没有时间了!

    「自我改造」瞬间发动,对自身的总属性迅速进行全新分配,尽可能将用不上的份额一口气的加在精神与智力的两项属性值上,让自己在这方面的检定临时接近本我的正常水平……

    试了一把,确认还是无法直接正面对抗狐之婚嫁的力量后,顾墨深深呼吸一口气。

    谎言——

    扭曲!

    同时权能之力配合心灵力量全功率运转起来,干涉众多现象发生的“概率”,要强行的使得不可能的事情发生。

    …………

    ……

    “总算回来了……诶?”

    张灯结彩的房间之中,突兀的出现了一个黑发少女的影子,回归到属于自己时代的斋藤小姐轻轻的呼了口气,紧接着有些疑惑的打量了一下四周。

    “这、这是稻叶山城吧?我们怎么直接回到这边了,不应该是回到那个什么楚叶矢村子才对的吗?而且今天是什么庆典吗?”

    她愕然的看向姐姐的方向,却发现身旁根本没有人。

    …………

    就在隔壁不远处的房间里。

    秀千代也是蹙起眉头,有些惊愕的打量着四周,还没有等她反应过来,门外就响起了敲门声。

    …………

    与此同时,另外一边。

    “这是……”

    走过传送门,然后挑了挑眉毛,桔梗发现眼前是一个典雅的房间,而不是应该回到清冷的月面都市之中的景色。她环顾四周,红色的蜡烛透出一股喜庆之意,一切都布置得很是有些……

    奇怪。

    “我……开的门是回去的门啊……难道是被什么人拦截了?”希里一脸惊愕之色,也想不到居然会是这么一个结果。

    怎么穿过传送门,反而是出现在这么一个古怪的场景之中?

    下一刻,房间的门被敲响。

    外面有女声低声说着——

    “小姐,吉时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