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合院之快意人生

奶爸豪哥 作品

    转眼间,两个多小时过去了。

    国营二食堂的职工们,刚把最后几位客人送走,然后连碗快都没顾得上收拾,直接把大门给哐当一下关上,朝着厨房里奔去。

    此时,在厨房里,食堂主任姚国发站在灶台前,神色有些紧张和期待地看着刘洪昌,而在他身边,则挤满了二食堂的职工。

    本来,他还想着要是刘洪昌真的转性了,变得老实听话了,他也不是不可以找机会抬举一下刘洪昌,给刘洪昌提升一下职称和工资什么的。

    可是,他没想到就那么一眨眼的功夫,刘洪昌就给了他那么一个惊喜。

    要知道,这年头想要成为一名合格的厨师也并非易事。

    因为食材比较贫乏,不像21世纪有那么多的食材可以给学徒练手,要想成为厨师,那就必须先从后厨的洗菜、烧火、打杂、墩上、灶上一步步地来,这个过程至少需要三五年的时间。

    另外,这还是得要有人手把手带着的情况下才行。

    可是这年头的厨师基本都是在国营饭店,或者是在一些比较大的国营单位后勤食堂里,甚至可以说,除了这些地方以外的其它单位里,根本就找不到几个正儿八经的厨师。

    所以,对于任何一家国营饭店来说,能够有一位拿得出手的厨师,那是非常重要的。

    这不仅关乎到饭店的名誉,还关乎他这个食堂主任能不能有机会更进一步。

    因此,他在知道刘洪昌爆发出神乎其神的厨艺之后,第一时间就跑到了后厨了解情况。

    结果当他亲口品尝到了刘洪昌做的饭菜之后,他顿时便有些怀疑人生。

    这不科学啊!

    他又不是第一天认识刘洪昌,非常清楚刘洪昌有着几斤几两,怎么会突然一下子变得那么厉害呢?

    难不成结个婚还能提高厨艺?

    还是说刘洪昌这小子以前都一直藏着掖着,这会结婚了,有压力了,所以才露出了真本事。

    可是,这也没道理啊!

    谁会嫌自己的地位高工资多呢?

    想来想去,他都有些想不通为什么会这样,最后决定不想了,反正这事对他只有好处没坏处。

    但是,为了确保刘洪昌不是超常发挥,或者偷偷放了什么违禁物品,他决定临时组织一次考察大会,由他亲自命题和准备材料,由二食堂全体职工进行监督和品尝。

    如果刘洪昌真的能在众目睽睽之下,用他准备的材料,亲手做出跟之前一样美味的菜品,那他可就赚大了。

    不说别的,凭借刘洪昌这一手神乎其神的厨艺,他只要能够找到机会给市里的大领导做顿饭,那还用担心没有钱途吗?

    说不定,他还能借此机会,直接进入市里的大酒店当经理呢!

    想到这里,他看着刘洪昌的眼神,忍不住浮现出一抹炙热。

    刘洪昌手里拎着锅勺站在灶台前,瞥了一眼旁边备好的肥肠、豌豆、冬笋、木耳等材料,然后笑着说道:“主任,可以开始了吧?”

    说来也是有趣,他的前身姓刘,最拿手的菜又是熘肥肠,为此还在这方圆十里地得了个肥肠刘的称号。

    因此,姚国发会选这道菜来考察他的厨艺,也是在他的意料之中。

    另外,他对于姚国发的那点小心思也是一清二楚,任谁知道自己手底下的厨师突然爆发出来远超平时的厨艺,都会有些怀疑和紧张,生怕这只是他超常发挥或者是在菜里面放了什么不该放的东西。

    所以,在姚国发提出要让全体职工一起考察他的厨艺时,他便非常爽快地点头答应下来,以示自己的底气和坦荡。

    更何况,他也需要借此机会,在这国营二食堂的后厨里,正式奠定头锅的地位,顺带着给姚国发下个诱饵,让姚国发主动帮他扩展人脉。

    到时候,如果姚国发真心以待,那他也不介意帮忙推一把,让姚国发高高兴兴地把位子空出来。

    可要是只想利用他,那就别怪他不讲情面了。

    听到他的话,姚国发用力点了点头,沉声说道:“嗯,开始吧!”

    话音刚落,只见刘洪昌迅速伸手打开了煤气阀,然后“轰”的一声,火焰勐地往上窜起。

    随后,他一脸澹定地把锅架在灶头上面,开始烹饪这道东北名菜熘肥肠。

    姚国发睁大了眼睛,仔细盯着刘洪昌的一举一动,生怕漏看了什么细节。

    在他旁边,众人也是微微秉着呼吸,全神贯注地看着刘洪昌的动作,一方面是因为姚国发的交代,一方面也是抱着偷师的想法。

    其中,要属苏猴和六子看得最认真。

    他们一个是刘洪昌的竞争对手,一个是刘洪昌的徒弟,这事对他们的影响也最大,由不得他们不关心。

    就这样,在众人的注视下,一道香喷喷的熘肥肠很快就出锅了。

    刘洪昌伸手关了火,然后微微一笑,对着众人做了个请的动作,说道:“好了,大家都来尝一下吧!”

    话音还没落,姚国发就有些迫不及待地上前几步,一把抓起快子,夹了一块肥肠放进嘴里。

    下一秒,一股咸香鲜甜的味道就在他嘴里爆发开来。

    他勐地一愣,然后迅速咀嚼了一会,最终有些不舍地把肥肠咽了下去。

    同时,他的眼睛越来越亮,看着刘洪昌的眼神,也难掩激动之色。

    “主任,怎么样?这菜做得还行吧?”

    刘洪昌看到姚国发那一脸激动的样子,呵呵笑着问道。

    “行,这简直太行了,洪昌,你真的是瞒得我好苦啊!”

    姚国发点了点头,有些恨铁不成钢地说道。

    真是的!

    有这么好的厨艺,干嘛不早点露出来,害得我这么多年都没能爬上去。

    “哈哈,主任,我可不是有意要瞒着你,其实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感觉自己,就跟突然开窍了一样。”

    刘洪昌笑了一声,急忙给自己的变化找了个理由。

    而且,他也不需要别人真的相信,只要能有个相对合理的说法就行。

    “嗯!”

    姚国发闻言点了点头,眼带深意地看了刘洪昌一眼,没有再继续抓着这个问题不放。

    反正只要对他有好处,刘洪昌是不是故意瞒着也不太重要。

    作为一个领导,他非常清楚知人善用的道理,更别说他本来就跟刘洪昌有着师兄弟的关系,这会他笼络刘洪昌都来不及,又怎么会那么傻去翻旧账呢!

    随后,他转过身大手一挥,笑着招呼道:“来,大家都来尝尝看吧!”

    其他人见状,纷纷有些争先恐后地涌上前去品尝起来。

    很快,后厨里便响起一阵吧唧声和赞叹声。

    “怎么样?这下服气了吧?”

    六子拿着快子抢了一块肥肠丢进嘴里,然后一边大口咀嚼,一边用手肘碰了下苏猴,有些得意地说道。

    “服了!服了!”

    苏猴瞥了六子一眼,默默把嘴里的肥肠咽了下去,然后有些落寞地叹道。

    有时候,当差距拉大到一定程度,足以让人生不起一点追赶和比较的心思。

    他心里十分明白,自己如今连刘洪昌怎么把这菜做得那么好吃都看不懂,更别说去跟刘洪昌继续竞争。

    如果没有什么奇迹发生,那他这辈子都注定要仰望着刘洪昌的身影了。

    而且,作为一名靠手艺吃饭的人,最敬重最服气的也是手艺。

    既然刘洪昌能做出这样美味的菜品,那他认怂服输也没有什么好丢人的。

    随后,他便在心里开始琢磨着要怎么跟刘洪昌拉近一点关系,这要是能从刘洪昌手里学到一两手绝活,那他可就赚大了。

    与此同时,正当众人还陶醉在肥肠的美味之中,姚国发就已经悄悄拉着刘洪昌去了办公室里,准备好好笼络一下自己这个便宜师弟。

    “师弟啊!看到你的厨艺提高了那么多,师兄我这心里真是高兴啊!要是师傅他老人家还在,看到你那么努力钻研厨艺,肯定会为你感到骄傲的。”

    “师兄,瞧你这话说的,要不是这么多年来,你都那么照顾我,我哪能有今天啊!往后还需要你继续多照顾一下我呢!”

    刘洪昌呵呵笑着谦虚道,顺便捧了姚国发一句,同时也是表明了自己愿意跟姚国发和平共处、互惠互利的态度。

    “那必须的,你是我师弟,我不照顾你照顾谁啊!你放心,我保证用不了多久就能把你的职称再往上提一提。”

    姚国发心里一喜,马上顺着话头答应道。

    “那就先谢谢师兄了!”

    刘洪昌微微一笑,并没有表现得太开心,免得姚国发以为他好湖弄。

    果然,姚国发看到他没有什么太大的反应,急忙笑着说道:“哎呀!你跟我还客气什么!”

    “那个,我知道你现在刚结了婚,要养活一大家子人不容易,我这有一百块钱和一些肉票粮票,是我这个当师兄的一点心意,你拿回去贴补一下家用。”

    说着,他便从抽屉里拿出钱和票递了过去。

    “那我可就不客气了,谢谢师兄。”

    刘洪昌眉头一挑,直接伸手接过了钱票,呵呵笑着说道。

    看来,他这个便宜师兄还是挺会来事的嘛!

    不过这样也好,大家一起互惠互利,共同发展进步,也不枉师兄弟一场。

    “害,我都说了不用那么客气,没事的话,你就回去后厨休息一下,可千万别累着了。”

    姚国发摆了摆手,一脸关心地说道。

    “行,师兄,那我先回去了,你有事再叫我。”

    刘洪昌点了点头笑道,也没在意姚国发话里的调侃,说完便起身离开了办公室,回到后厨跟其他同事一起吃午饭,顺便再熟悉了解一下。

    在这国营二食堂里,全部职工加起来也不是很多人,包括姚国发这个食堂主任在内,也才十一个人。

    其中,刘洪昌、苏猴、秦师傅是后厨掌勺的大师傅,全都是四级炊事员,在他们下面,又各自带了一名徒弟。

    刘洪昌的徒弟是六子,苏猴的徒弟是柱子,秦师傅的徒弟是顺子,全都是叫的小名。

    另外,还有担任大堂组长的王大姐、下面带着李翠花和蔡红梅两个服务员兼后厨打杂。

    最后便是守门的陈师傅。

    在刘洪昌露出神乎其神的厨艺之后,基本上所有职工都对他热情了不少,一些平日里摊派到他头上的杂活,也被其他人主动分担了。

    因此,在吃过午饭之后,他便直接上了小阁楼,躺在了面粉袋上面假寐。

    同时也在琢磨着要怎么面对前身那个不让碰的老婆,还有那不太欢迎前身的小舅子和小姨子。

    另外,他从前身的记忆里也知道自己那个便宜丈母娘有眼疾,现在已经变成了一个瞎子。

    如果能从这个丈母娘身上刷到奖励,那么要不要帮忙治好眼睛呢?

    想了一会,他最终决定还是等下班回去再看看情况,说不定他过段时间就跟人离婚了,那也没必要去多管闲事。

    说起来,他这还是第一次穿越过来就有老婆,这样算不算是当上曹贼了?

    .....

    下午五点多,上早班的人开始下班。

    杨洪昌也脱下了厨师服,骑着自行车前往国营跃进服装厂,前身那个不让碰的老婆,就在这服装厂里当一名普通工人。

    因为是刚进去工作不久,只能拿三级工人的工资,一个月38块3毛钱。

    如果跟他一起,合起来就是102块8毛钱。

    看起来好像还行,可是,这点钱却足足要养活6口人,嗯,还有一条狗。

    而且,这里面还有三个人在读书,各种学杂费用都少不了。

    要不是前身是个厨师,时不时能带点剩饭剩菜和做菜用剩下的边角料回去,恐怕前身也没这个勇气敢娶这个老婆吧!

    一路上,刘洪昌又捋了一遍前身这个老婆家里的情况,没过多久就来到了服装厂门口。

    此时,正好是服装厂放工下班的时间,一个个大大小小的妇女从厂里走了出来,有些人看到刘洪昌,还会跟他打招呼,张口就是改天去食堂里买肥肠。

    由此可见,前身那个肥肠刘的外号也不是白叫的。

    他扶着自行车,站在门口等了一会,突然眼睛微微一亮,把目光放在了一个身穿红色条纹西装外套的姑娘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