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了二人的对话,文鸯也恍然大悟,对袁耀附和道:

    “都会武艺,还假装敌不过地痞无赖。

    差点儿让小爷受处分!

    你们几个小姑娘是把我们兄弟当猴耍呀!”

    星彩身后,一个温柔的长发妹子脸色一红,弱弱的说道:

    “公子误会了。

    我们不能使用武艺,确实如小姐所说,是有原因的。

    这就给几位公子道歉了…”

    在星彩的带领下,四个妹子同时给袁耀等人施了一礼。

    袁耀还好,自己的母亲就是天姿国色,从小就对女子的美貌有免疫力。

    可文鸯、典满、邓艾等人自幼就跟男子厮混,哪见过这阵势?

    看着眼前几位青春靓丽的姑娘,他们就像饮了美酒一样,竟有些晕了。

    文鸯红着脸,连连对姑娘们摆手道:

    “哎,哎…

    别这样。

    我不怪你们了还不行吗?”

    袁耀丝毫不被小姑娘们的美色所影响。

    他饶有兴趣的看着星彩道:

    “看你们几个的言行举止,明显是出身于豪门。

    身为女子,又有武艺傍身,应该是将门世家。

    在左冯翊不方便出手,是怕巡逻的军士发现你们的异常,所以不敢显露武艺吧?

    如此一来,姑娘的身份我大概可以确定了。”

    袁耀说到这,停顿了一下,翘起嘴角对星彩道:

    “不知姑娘姓关还是姓张?”

    “我…”

    星彩被袁耀点破身份,心中一惊,刚要说点儿什么,却听袁耀继续道:

    “我看姑娘的手茧形状,惯用枪或者矛这种长兵器。

    大汉最为顶级的武勋豪门,用矛的我只能想到一人。

    不知道我猜测得可对,张星彩姑娘?”

    见自己的身份被袁耀猜测得一清二楚,张星彩只得承认道:

    “袁公子智谋过人,窥一斑而知全豹。

    小女子佩服。”

    文鸯更是在旁惊叹:

    “老大只是看她懂武艺,就能猜出这么多东西。

    真是神人呀!

    有这本事,就算去当街算命都能赚得盆满钵满!”

    邓艾对文鸯反驳道:

    “老大乃是天…天命所归之子,岂能从事算命这等贱…业?”

    文鸯不好意思的挠头道:

    “说得也是啊,是我说差了。

    阿耀应该当军师,运筹帷幄,决胜千里。”

    听文鸯提到算命,张星彩不由得想起自己在长安城遇到的那个乌衣小道士。

    想到他说过的命中贵人和皇后命格。

    乌衣小道士说的很多话都灵验了,这让张星彩有些紧张。

    袁耀敏锐的捕捉到张星彩情绪上的变化,对她问道:

    “星彩姑娘可是有什么难言之隐?”

    文鸯也说道:

    “是啊,虽然你们几个小姑娘懂些武艺,可这原始丛林对你们来说也太危险了。

    好端端的,为什么要到林中来呢?”

    张星彩轻声对几人解释道:

    “小女子的身份,正如袁耀公子所猜测那般。

    是汉军大将张飞的女儿。

    吾父奉大伯之命镇守黄河渡口,身边只有三千士卒。

    与匈奴相比,父亲率领的军队实在太少了。

    我担心父亲的安危,所以想去救他。

    顺着小路一路北行,就来到了这座丛林之中。”

    袁耀不解道:

    “以姑娘的身份,应该在长安才对。

    为什么会出现在左冯翊?”

    命中贵人之说,张星彩实在不好意思说出口。

    她俏脸一红,对袁耀道:

    “袁公子,这个原因可以暂时不说吗?”

    “姑娘勿怪,是袁某唐突了。”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张星彩不愿说,袁耀也很理解。

    袁耀继续问道:

    “似张将军那般武道绝巅的猛将,尚且会在战场上遇到危险。

    星彩姑娘前去救援,又能有何用?”

    张星彩坚定的看着袁耀道:

    “就算拼了命,我也要把父亲救出来。

    如果救不出来,星彩愿意陪父亲一同战死沙场!”

    袁耀心中暗暗点头。

    张星彩不愧是张飞的女儿,虽然两人相貌差距有点儿大。

    父亲是粗犷豪迈、万夫不当的绝世猛将。

    女儿却是娇俏可人,古灵精怪的小美女。

    可他们执拗倔强的性格却如出一辙。

    文鸯听了星彩的话忍不住开口道:

    “实话告诉你们吧,我们这次也是要去救援张将军的。

    可惜遇到了林中这场大雾,就这样被困在了此地。

    简直太晦气了!”

    张星彩感激的对众人道:

    “星彩代父亲谢过诸位公子了。

    这头鹿是我们蹲守了一个时辰才用陷阱套住的。

    就送给几位公子,略表寸心。”

    张星彩很自然的将鹿送给袁耀当谢礼,文鸯心中却开始疯狂呐喊:

    “怎么能是你们套到的呢?

    明明是小爷猎到的鹿啊!

    你们几个小姑娘,用小爷的劳动成果当谢礼真的好吗?”

    袁耀不似文鸯计较这么多,他温和一笑,给张星彩等女孩一种如沐春风的感觉。

    “多谢星彩姑娘赠鹿。

    这头鹿我们也吃不完,几位姑娘不妨一起来吃吧。”

    有机会接近袁耀,张星彩当然不会拒绝。

    宰象世家出身的典满,对给猎物剥皮抽筋这种事儿非常在行。

    不到半个时辰,典满就把这头鹿收拾得干干净净,架在火上烧烤了起来。

    新鲜的鹿肉再配上袁耀口袋中特制的调料,香味扑鼻,让让人食指大动。

    众人围在火堆旁吃烤肉,有一句每一句的聊着天。

    几位姑娘吃相文雅,小口小口的吃着烤肉。

    文鸯和典满则没那么讲究,抓起鹿肉大快朵颐,吃得满嘴流油。

    这大概是他们此生吃过最香的一餐饭了。

    猛虎将军小花也凑了过来,伸着舌头可怜巴巴的望着袁耀、文鸯等人。

    那样子活像一条对主人乞食的小狗。

    文鸯见状一挑眉,轻‘咦’了一声道:

    “猛虎不都是吃生肉吗?

    这烤肉没有血腥味,小花能吃嘛?”

    小花表面上讨好文鸯,实则心中暗暗鄙夷。

    这小子说得叫什么话?

    竟然怀疑虎爷能不能吃烤肉!

    虎爷在没认识你们这帮小崽子之前,天天吃烤肉!

    跟了你之后算是倒霉了,生活水平直线下降。

    仔细说来这头鹿还是虎爷找到的呢,光顾着自己吃好意思?

    袁耀从架子上割下一块鹿肉,扔给小花道:

    “猛虎将军辛苦了。

    今天我们能有肉吃,还多亏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