娘亲又轰动京城了

一只蝉 作品

    顾昭禾撇嘴,“我是替你眼睛担心!不怕看到她们把自己眼睛看瞎!”

    帝尘摇头,“不怕,反正你会治。”

    他似是感叹一句,“反正不论我什么病,你都有药。”

    顾昭禾:“……虽然哪里感觉怪怪的,但说的确实是事实。”

    帝尘眼梢一提,唇角皆是笑意,“先去看看赵金语?”

    顾昭禾没想到他居然对她和帝玄邈的行为没感到一点恼怒。

    要是以前真不敢想象,他能有这么好的脾气。

    顾昭禾想到刚和他见面时的高高在上,还有那份刻骨的冷傲,谁能想到他还有如今这一面……

    顾昭禾心中满是感叹,但刚才的气性已经在他的笑意中荡然无存,手上的力道自然也在渐渐松开,可帝玄邈并不明白俩人之间的情愫呀。

    他只觉得要听娘亲的话,所以现在还紧紧拽着帝尘的头发。

    每走一步路,他的头皮就要被狠狠一提。

    是顾昭禾看着都想呲牙的程度,这次行动比大脑反应还快,直接上手拉住了帝玄邈,“邈邈!松手!你爹爹脑壳会痛!”

    帝玄邈还有点没反应过来,“是娘亲教的。”

    顾昭禾:“……呵呵……是吗?”

    帝尘笑笑站直了身体,“你这么听娘亲的话,真是个乖宝宝。”

    帝玄邈连连点头,再次把小手亮出来,“那我现在还用不用继续抓爹爹的头发?”

    “不用了不用了。”顾昭禾尴尬地笑笑,“等爹爹下次不乖的时候我们再动手。”

    帝玄邈立刻点头,萌哒哒道,“好的。”

    帝尘:“……你们娘俩现在整我倒是很有默契的一面。”

    “哪里哪里。”

    三人有说有笑地朝赵家走去,留黑卫三跟在后面一脸怀疑人生,刚刚顾昭禾那生气的脸色,是他看错了?

    怎么能在见到太上皇的那一瞬间变脸这么快!

    怪不得是能入了主子爷眼里的女人……

    这变脸的功夫,没点本事还真学不会。

    还有主子爷,什么时候这样笑过,再笑下去整个人的脸都要皱成向日葵了!

    他心中感叹,可腿上功夫半点不敢耽搁,快速跟着他们前进。

    赵家已经乱套了。

    萧铎那边虽然他今日成婚,名声不好,在民间也几乎没了任何支持的声音,可到底是局面被稳住了,也顺利完成了拜堂成亲的流程。

    可赵金语这边的赵家人毕竟小门小户,不曾接触过皇家权力,更没防备本该成为新娘的自己女儿居然被人掉包留在了府上!

    赵老爷是有喜亦有忧。

    喜的是,他并不想让女儿嫁给萧铎,而且刚刚还听人说了那边已经礼成的消息,那这就意味着,萧铎并没有介意新娘到底是谁,赵金语或许真的可以不用嫁给他了。

    忧的是,赵家已经接了圣旨,可赵金语却没成萧铎妇。

    这……

    算的上是欺君之罪了吧……

    还有,到底是谁把金语打晕藏在了房间里,又是谁代替她上了花轿,这些问题赵老爷都无处得知。

    他原本就是个芝麻小官,也没想这么多弯弯绕绕的事情,就想着女儿能找个好人家。

    可现在连一家人的命能不能保住都难说。

    顾昭禾一进门,就听到了这里的唉声叹气,再看赵老爷那看着这座校园一脸不舍的样子顿时明白了,“您不用担心。”

    如果金语今天遭遇的事情,对她会有什么不好的后果,那帝尘一定会在这之前就给出一个对策。

    可他什么都没说。

    那她就义无反顾地相信他。

    赵老爷一抬头,顿时惊慌的跪拜,“太……太上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