娘亲又轰动京城了

一只蝉 作品

    难道……

    难道这个东西是余音音让萧铎种的?

    此绿色类似藤蔓的植物是昌国的东西,帝尘以前游历四国的时候没少见,印象也很深刻,因为这是只有巫女一族才能拥有种子的植物。

    也是做一些巫术要用的基础物品。

    能起到给人催眠的作用。

    帝尘落到萧铎腰间那个香囊上面,眼神微眯,透出一种探究的意味。

    余音音和萧铎有说有笑,一同朝院墙走来。

    帝尘把身子矮了矮,继续观察里面的情况。

    管家和余音音身边的婢女守在外面,已经把庭院入口挡住,余音音和萧铎越往里走俩人之间的距离就相距越近,慢慢地快到墙根底下的时候,二人的手已经靠的很近,几乎抓在了一起。

    真是大胆。

    帝尘看到这一幕,脸上已经出现讥讽。

    萧铎和真龙帝这对父子也是有意思,居然同时看上了一个女人,还都不想放手。

    他现在有点明白真龙帝让余音音出现在这里的目的了。

    更明白了萧铎对余音音的心思,和余音音这个女人打的算盘。

    果然——

    “音音,这是按照你的要求种下的花草。”萧铎指指墙根底下这片空地,“那些花还没冒出来,可这些绿植却长得飞快,现在已经爬满了整个墙壁,看上去葱葱绿绿,长得真好。”他一边说,一边想把自己的手和她握的更紧一些,可是却被余音音巧妙地躲开了。

    她闪身的动作太精巧,萧铎更是满心满眼都是这个女人,根本不会注意到是人家故意避着他。

    甚至他还想着是自己出手不到位,便特地再向前一步,依然想去碰到余音音的手。

    她眼看着躲不开了,但心里警惕性又非常高,眼神一直在往宅院四周看着。

    虽然入院门被信任的下人堵住了,可不代表别的地方不会出现第三双眼睛。

    但是看来看去,倒也没发现什么。

    只不过她还是很警惕。

    毕竟这里是真龙帝的天下。

    她很清楚自己要讨好的人是谁。

    “你真厉害。”她出口便是恭维的话。

    眼里带着一种崇拜的天真,看上去无比真诚。

    帝尘不由得想到了顾昭禾那张总是不服输的眼睛和嘴巴,两相对比之下她的段位还真是低很多,都是萧铎不争气,居然会喜欢余音音这种到处透着虚假的女人。

    “都是你给我的种子好。”萧铎还谦虚道,“何况我知道……这些种子花草什么的,都是你想来和我见面的幌子……音音……”他迫不及待道,“今天是我的大婚,以后我萧铎身边虽然要有妻子了,但我心里妻子却始终只有你一个人,你信不信我?”

    余音音也是个妙人。

    不仅不觉得萧铎这话恶心,甚至还瞬间流下两行清泪,为她的美丽又添几抹弱风扶柳,“信,我信。”嘴里这么说着,可她的眼神却始终专一地落到那些绿植上,“只是你我现在已经身份有别……”她看上去伤心极了,“以后如果你太想我,那就好好照顾这些花草,能做到吗?”

    “原来这是我们的定情信物。”萧铎一脸微笑,看的帝尘都觉得油腻,“我一定能做到!”他追着余音音问道,“那你以后能经常借看花草的由头来见见我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