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的1993

三月麻竹 作品

    抢着时间睡了两个多小时,下午三点左右的时候,张宣被姑姑张茹叫醒了。    只见张茹立在床前,弯着腰拍了拍他,说:“酒席马上要开餐了,你赶紧起来洗漱一下,你今天可是小舅子,身份尊贵。”    迷迷糊糊的张宣双手抻床,半坐起来问:“我今天是不是要喝很多酒?”    张茹扬眉,“那还用说?这是少不了的,不过你也别太担心,有你舅舅挡在前面,别个首先会冲着他去。”    张宣听得松了一口气,想到舅舅那海量,暂时算是放了心。    但他太想当然了,事实是下午3:28开席的时候,张宣直接被拉上了第一主桌。    第一主桌都是些什么人啊?不是叔叔辈,就是爷爷辈,他连点挣扎的欲望都没有。    果不其然,菜一上桌,那些老男人你一杯我一杯的就开始不停敬酒,被波及到的他也是有苦难言,人家辈分摆在那呢?都比他高,不喝都不行啊。    喝了一碗多烧酒,见又被添满,这时的张宣实在喝不下了,感觉头冒金星、手脚虚浮、世界以自己为中心在旋转,于是以上茅厕为由,晕晕乎乎地跑出去躲了一阵。    本以为自己奸计得逞,已经寻个角落正松口气的时候,没想到赤脚医生的大孙女跟了过来。    这大孙女姓胡,大名叫什么张宣还真记不得,因为记忆中大家都是喊她绰号,胡萝卜。    胡萝卜出现在拐角,问:“张宣,你喝醉了吗?”    突然钻出来的人吓了他一跳,转头问:“你怎么寻到我的?”    胡萝卜说:“跟你来的。”    张宣撇了她一眼,哈着浓烈的酒气迷迷糊糊问:“有事吗?”    胡萝卜不说话,只是双手交织在腹部,直直看着他。    见她不出声,张宣拍拍胸口,半醉半醒说:“你是担心我喝醉了?”    胡萝卜点点头。    张宣回头问:“我要是醉了,你打算怎么办?”    胡萝卜这次胆子大一些了,说:“我守着你啊。”    “啊?”张宣愣了愣,“我要是醉一晚上呢?”    胡萝卜说:“天黑了,我就去喊你妈妈。”    张宣懵了,手指在两人之间来回比划比划,没收住口:“你的意思是,你想要独占我到天黑?”    这话说的…    胡萝卜脸pia的就红了。    张宣盯着她的眼睛看了三秒,摇摇晃晃一连打了几个酒嗝,就直白地问:“说说吧,你是喜欢上了我?还是爱上了我?还是想跟我生孩子?”    胡萝卜彻底傻眼了,电视里不是这么演的啊?现实里也没见过这样的啊?    见她不知所措,他指着来路笑说:“你还不走么,我女朋友在你背后呢。”    闻言,胡萝卜转身,刚好看到杜双伶停在三米开外。    “不好意思,我、我、我们……”胡萝卜看到杜双伶出现在这里,一下就结巴了,最终支支吾吾地没说出一句完整话。    杜双伶从头到脚认真打量胡萝卜一番,稍后用右手轻捋了下耳际的细发,柔和地说:“没关系,需要我回避一下吗?”    胡萝卜恍惚摇手,然后迈开步子就想离开这里。    只是走了几步,经过杜双伶身边时又忍不住问:“你…你们、你们真的在处对象吗?”    闻言,杜双伶瞥了眼一已经醉的不成样的张宣,然后似笑非笑地盯着胡萝卜看,来了个不否认也不承认,让她去猜。    四目相对,胡萝卜刚积累起来的丁点勇气,“砰”的一声,又散了,再也无力抗争,猛烈逃了。    笑眯眯望着胡萝卜逃开,杜双伶走近说:“人家还未成年,你这样做是不是太残忍了?”    张宣现在脑袋胀疼的厉害,而且是越来越疼,他知道这是烧酒的后劲在作怪,自己快不行了。    但还是用最后的清醒还嘴道:“说我残忍,那你跟她说实话啊,你不是我女朋友啊。”    见他怨气满满,杜双伶低头看着足尖,笑而不语。    张宣背靠墙壁,努力不让自己倒下:“你也是跟踪来的?”    “是。”杜双伶收回视线,探头打趣说:“不过我不是跟踪你,我是跟着她来的。”    “你跟她干什么?”    “刚才我都听到了。”    张宣有气无力地瞪了眼前这幸灾乐祸的家伙一眼,伸手给她,低沉地说:“帮把手,扶我回房间,我低估这烧酒的后劲了…”    他现在头脑逐渐昏沉,闭上眼睛就想睡觉,真怕这么冷的天、下一秒就躺地上睡着了。    仔细辨认了下,见他眼皮子都在打架,杜双伶也是小心搀扶着他胳膊,缓缓开口:    “我爸12号有事,要出趟远门,他刚才跟我说11号提前送我们三个去学校,我来和你说下。”    “11号,那就是大后天啊?”    “嗯。”    “唔…,我知道了。”    ……    睡了一觉,醒来时发现自己在床上。杜双伶竟然还没走,此刻她面前摆了几本杂志和几张稿子,正认真看。    四肢乏力的张宣揉揉太阳穴,打个哈欠开口问:“几点了,我睡了几个小时?”    见他醒了,杜双伶把手里的稿子放下,抬起右手看了看手表就回答说:“还差17分钟6点,你睡了快2个小时。”    接着她走近一步,关心问:“你好点了没,要不要喝水,我给你倒一杯?”    张宣动了动身子说:“好,确实有点渴了。”    杜双伶伸手从书桌上拿过搪瓷杯,提着热水壶倒了一点温开水到里面,摇晃几下去掉里面的灰尘,把脏水从窗户泼到外面后,又斟满一杯水,递给他。    张宣接过,满满一口喝掉,末了赞叹道:“水好甜,你这手艺不错。”    “德性~”她笑着把杯子放回原处,又轻声问:“你还要不要睡会儿?”    “不用,睡一觉已经好多了。”    这时张宣忽然想起了自己和胡萝卜的对话,拍拍脑袋懊恼地说:“我之前对那小女孩说的话是不是太过分了?”    杜双伶笑意吟吟地看着他:“反应过来了?”    张宣狡辩,“我那是醉话。”    杜双伶左手撑着脑袋,半真半假说:“虽然是醉话,可人家小女孩都哭了呢。”    “啊,真的假的?”张宣不太信。    杜双伶眼带笑意地眨了眨:“要不你去给人家道个歉?”    张宣没好气的怼了句:“你觉得这有可能吗?”    然后他瞅了眼外边问:“天都快黑了,你怎么还没走?”    杜双伶顺着他的目光,也跟着望了眼窗外,解释说:“我爸和我姐夫都喝多了,没法开车,现在正和你舅舅打牌呢。”    两人又说了几句,临了杜双伶把话题引到了知音杂志和稿子上:“这些都是你写的?”    见自己还没来得及投的稿子在她手里,张宣就知道瞒不住了,索性承认:“我在投稿挣点零钱。”    两人相视片刻,杜双伶没有深究,反而指着几本“知音”杂志,征求他的意见道:“这些杂志送给我怎么样?”    “喜欢你就拿去吧。”虽然都是自己的样本杂志,但张宣压根就不太在意,挥挥手就送人了。    得了应承,杜双伶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把笔和杂志一齐递给他,笑说:“趁你享誉世界之前,赶紧给我签个名吧。”    张宣,“……”    ps:本书试水推荐位期间,各位大佬帮个忙吧,支持支持下,三月谢谢了啦!    新书期间,求推荐票,月票,求打赏,收藏,求书评求投资,数据很重要啊…    对了,试水推期间,跟读很重要,求大家不要存章,请求读到最新章节,拜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