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的1993

三月麻竹 作品

    杜双伶有一张精致的脸,五官明晰,今天穿了一件米褐色风衣。    她的头发是随意揽着的。有些发梢软在肩头,有些发梢耷在脖子里,还有些拢在垂涎欲滴的胸前,发丝尖头似乎狰狞着一张张大嘴,代表男人们的心声想咬一口一样。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明明还是个少女,但杜双伶就像黑暗世界中那唯一的光,气质显得自然圆融,那么亮眼。    不过这女人给张宣印象最深刻的不是顶好的气质和相貌,而是她的声音。    她说话有着独特的节奏,不急不慢,像山涧泉水叮咚,清凉悦耳。    记得那是87年,初一新生上台自我介绍时,杜双伶一开口的瞬间,大热天的九月,班上男生仿佛像吃了薄荷糖一样清爽。    话说杜双伶今天一家能来喝喜酒,还和艾青有关。    艾青和阮秀琴都来自株市,都是那年代上山下乡的知识青年。两人的关系一直以来都很微妙,是敌非敌,是友非友。    以前在城里时就不太对付,后来下乡被分配在一个地方,关系曾有过缓和,可就算这样两人都把对方当好友的同时,又看对方不顺眼,明里暗里都在较劲。    城里读书时较劲,在歌舞团时也较劲,下乡后还较劲,不过一直不分伯仲。    可惜,最后胜的是艾青。人家虽然凤凰落坡了,但还是充分利用了自己的美貌优势,给镇长当了儿媳,后来在镇长的扶持下,上了卫校,在镇卫生院当医生,如今做到了主任。    反观阮秀琴,张家几次在镇卫生院住院,明里暗里都得到过艾青的惠赠。    尤其是张宣患上重症急性肠炎、拉血致休克的时候,阮秀琴第一次向艾青低头了,于是才有了杜静伶从湘雅医院连夜捎回德国进口西药的故事。    而且张宣和阳永健能搭上杜双伶的快车去邵市读高中,也是杜克栋和艾青的关系。    不然这年头,两个穷酸想去邵市读书,那是春秋大梦还没醒呢?    所以在两世为人的张宣看来,阮秀琴同志和艾青都是有很多缺点的,都是矫情的。    明明两人在感性上讨厌对方,但理性上又关注对方的一举一动,要是一方受了难,又会心疼,有伤感的情绪。    杜克栋和伍国瑞一人抱了一大圈鞭炮在放。    艾青带着大女儿杜静伶走到阮秀琴面前,笑着道一声喜后,也是分别递上了红包。    随着记账的小卖部老板一声喊,大家的好奇有了答案:“艾青888块,杜静伶620块。”    不愧是有钱人啊,出手就是阔绰!周边邻里看着这对风光的母女都在这么想,心里或多或少有一股说不出的酸味。    钱确实挺多,在这年头算得上超级大红包了!    不过只有张宣知道,这些钱最多只是走走过场而已,阮秀琴同志是绝对不会受的,一分都不会受的。    要是受了就不是阮秀琴了。    把几人引进屋,张宣亲自给他们奉上了热乎乎的茶。    由长及幼,轮到杜双伶时,张宣上下打量一眼,疑惑问:    “我出现错觉了么,你寒假又长高了?”    杜双伶接过茶杯双手捧着,低头喝一小口,“嗯”了一声。    张宣偏头蹙眉:“不是,我跟你说话呢,你就嗯一声的?”    见他罕见地对自己顽皮,杜双伶凝望着他足足有10秒钟,那张好看的脸在某一刻像牡丹一样明媚绽放,流露出无边的笑意和欢喜说:“我现在166,长了一公分。”    “嗯……”记仇的张宣也学着嗯一声,走了,忙去了。    上午客人来了一波又一波,把端茶倒水的张宣可累坏了。后来好在杜双伶有眼见,搭手帮了忙。    又给一波人端完茶,趁着休息的时间,杜双伶说:“你姐今天好好看。”    “早上我姑带人给她化了妆。”解释一遍,张宣靠着屋檐廊柱半真半假说:    “这话可千万别让你妈听到了啊,她可不会服气的。”    “是!”杜双伶抿笑着承认。    她也很无奈,两个冤家都这年岁了,某些时候还像小孩子一样拗气,也是稀罕的。    过了中午12点,按习俗是不会再来客人了的,张宣放下包袱终于可以休息。    把杜双伶领进自己房间,他往床上就那么一倒,闭上眼睛打着哈欠招呼:    “家里寒碜,你随便找个地方坐吧,我就不跟你客气了。昨晚没睡,现在好困好困。”    杜双伶第一时间盯着床上的某人安静瞅了会,随后看了看堆满书桌和条凳的各种杂七杂八的礼品,真是随便坐啊?可这往哪里坐嘛?    最后没得法,犹豫一阵后,今天着实站累了的她,也在床尾选个边角坐了下去。    女人目光在屋子里慢慢扫了一圈,眼神最后停留在了画报上。    末了才问:“你舅舅打呼噜影响你睡觉了?”    “哎,何止影响啊,这些日子我都要崩溃了。”抱怨说着,张宣又下意识问:“你怎么知道的?”    杜双伶说:“你初二的时候跟我和永健说过啊,你舅舅打呼噜弄得你好几天没睡着。”    “是吗,我有说过吗?”    “嗯,那天是正月十二,收寒假回来开学时说的。”    “哦,我不记得了。”这么多年过去了,张宣哪还记得有这么一回事。    一个闭眼躺着,一个端坐着,两人跟往常一样,就这么有一搭没一搭聊着天…    中间,杜双伶想到了什么,起身去外边拿了两盒黑巧克力进来,轻轻说:“我从长沙带来了你最喜欢的东西。”    “什么?人民币吗?”    张宣适时睁开眼睛,瞟了瞟接过就高兴说:“是巧克力啊,难得你还想着我,这东西我好久没吃了。”    看到巧克力就嘴馋了,张宣果断拆开包装,先给这女人递一块,然后开吃。    只是吃到一半,他又抬头问:“给阳永健同志留了的没,要不要我给她留点?”    杜双伶轻点头:“我给她留了的,在家里。”    接着她关心问:“你开口就是人民币,现在很缺钱用吗?”    张宣嘴里吃着东西,含糊着应答:“你这问题问的没水平啊,我们家什么时候不缺钱了?”    被呛的哑口无言的杜双伶好看地笑了,小口吃着巧克力,识趣的不再接这茬。    见她这副样子,张宣心里把她pass掉了,看来当初猜测没错,“新华字典”和那1000块钱真不是她送的。    ps:本试水推荐位期间,各位大佬帮个忙吧,支持支持下,三月谢谢了啦!    新书期间,求推荐票,月票,求打赏,收藏,求书评求投资,数据很重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