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的1993

三月麻竹 作品

    张宣也想喝来着,但阮秀琴只给他倒了三口的量,再多就不给了。还坚持要的话,阮秀琴同志就眼睛不是眼睛、鼻子不是鼻子地瞪他。    这着实把他郁闷到了,于是化悲痛为食量,把肚子塞得圆圆的。    后面喝点温水下去虽然胀得慌,但还是高兴,两世为人,终于把肉吃吐了一次。    喝完酒已经是凌晨一点过了,外面除了狗叫,也没了几户人家还亮着灯。    阮得志同往常一样,喝完酒倒头就睡,然后鼾声如雷。    本以为这样就算了,张宣脾气好,能忍,可是后来听到这人竟然还新鲜的磨起了牙,这就真难受了啊!    那yagi…yagi…的声音,就好比把他和貂蝉、甄宓以及大小乔等人脱光了关在一个屋子,然后再把他阉割了一样,难受的人都快要爆炸了。    好几次想塞只臭袜子,或把他一脚踢醒,但这些都只是想想而已,最后都不了了之。    毕竟是舅舅来着,毕竟还有求于人来着,不能做的太难看。    最后欲哭无泪的张宣没得法,只能把煤油灯移到了堂屋,然后在八仙桌上奋战了一夜的政史地。    这已经是第三个晚上熬夜战斗了,后面还不知道有多少天,想想就心塞。    这一刻他特别希望能挣一笔块钱,把债还了,把木屋翻新下,拥有一间真正属于自己的房间。    凌晨三点过,上村零星响起了鞭炮声。    四点时,外面已经翻天了,对门小卖部几个小孩放着冲天炮,pia叽pia叽没完没了,真是有钱人啊!    阮秀琴起来了,见满崽在熬夜奋战,还特意在旁边看了会,对他的刻苦努力很是欣慰,压根就不知道她的宝贝儿子是被逼的。    后面阮得志也起来了,看见他在做数学题,由衷感叹地说:    “你起的真早,比我那时候读书还努力,每次我醒来都看不见你人。”    “……”    张宣悄摸翻了记白眼,听到这么不害臊的话,恨不能一笔杆子撮过去。    做人怎么能这样没有自知之名呢?    大年初一,张家都很安静。    儿子没成家,女儿还没正式出嫁,老人又都不在了,没人来拜年,也不要去拜年。    一家四口除了在马路上散散心,和熟人扯扯皮,基本都是在自家呆着。    对了,张宣看见邻居胖小孩的“浦东”姐夫了,个子不高,长相平庸,还有一个成龙鼻。说实话,要不是这男的是大地方人,压根配不上胖小孩姐姐。    这一天平平淡淡,唯一的波澜就是,镇上派出所来了好几个人民同志,把昨晚打死人的“嫂嫂”带走了,押上警车的时候,全村人都在指指点点。    初一儿,初二郎。    初二,一大早欧阳勇就来拜年了,张宣又得了个120块的大红包,然后在阮秀琴同志的殷切注视下,默默交了出去。    今天开始,张宣一直在外面溜达,除了去了趟亲姑姑家外,村里的毛毛亲戚也还是蛮多的,都得走马光花似的去一遍。    反正过了初一,大家就可以自由串门了,迎来送往,主家也不要打发客人糖和瓜子花生了。    这是一群牌鬼的福音,各自在家憋了一天,都憋坏了。    这不早饭一过,马路上到处都是喊打牌的,连还在读书的张宣都被人喊了四波,他没去。    但阮得志作为一个身份地位尊崇的吃国家粮的人,平时回来又少,好不容易回来一次,那是没法拒绝的,被人拉走了。    不过今天生意最好的还是小卖部,挤满趴满开了六桌,男女老少都有。    初八是个喜庆的日子,大姐和欧阳勇订婚。    鞭炮响了一上午,这是老张家这几年最热闹的时刻。    上次张家这么多人凑一起还是张宣父亲出殡的日子,这些年一直在悲丧中熬过来的阮秀琴今天终于迎来了喜气。    欧阳家的订婚彩礼给足了面子,4200!    而且媒婆当众说了,今年端午节结婚时,还有1200的礼金。    4200加1200,真是好大一笔钱啊!    这笔钱把整个上村的人都震动了,一个上午大家都在议论这事,都说这钱搁一般人家都能娶两个媳妇了呢…    那些女人言语之间羡慕得啊,恨不能把自己女儿嫁过去;没女儿的摸摸自己胸前四两肉,心想嫁自己也成啊。    都在说老张家賺着了!賺大了!巴结了个好亲家!    阮秀琴虽然听得喜笑颜开的,连连点头。    但张宣知道,这骨子里极要强的亲妈听到这话指不定心里该怎么叹气呢。    此时他好想替亲妈出去吼一嗓子:有能耐,你们别藏拙啊,也生个脸蛋这么好的女儿啊!    今天老张家来了很多亲戚朋友,最尊贵的当然是姑姑张茹一大家子。    不过要说最令人侧目的客人莫过如杜双伶她们一家五口的到来。    上午十点左右,热闹的人群中不知谁大喊一声:“快看!小轿车!”    这声“小轿车”呐喊就像在平静的湖面上投了一颗集束炸弹,整个小山村都爆炸了,众人哄的一声各自放下手里的活计,纷纷跑出来看西洋景。    就这样在万众瞩目中,一辆稀奇的桑塔纳停在了十字路口。    车门打开,当先下来的是杜克栋,40多岁的年纪,挺儒雅的一中年人。这是杜双伶父亲。    杜克栋目前在镇上经营种子生意、农药生意、化肥生意,还涉及金银花等药材生意。他老爷子曾是镇长,才退休不久。    而跟着下来的是艾青,是杜双伶母亲,一席大红色风衣,一卷大波浪黄发,整个人看起来极为养眼。是个医生,目前在镇卫生院当主任。    稍后下来的叫杜静伶,是杜双伶的姐姐,这女子和开车的伍国瑞是夫妻,目前都在湘雅医院工作。    最后下车的那个高挑女生,是张宣的初中同学以及高中同学,杜双伶。    ps:本书正在试水推荐期间,这书的前途就在此一搏了,各位大佬帮个忙吧,支持支持下,三月谢谢了啦!    新书期间,求推荐票,月票,求打赏,收藏,求书评求投资,数据很重要啊…    第一卷很快结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