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毒王座

文坛小学生 作品

    </p>

    其实不用白素贞讲述事情的严重性,许悠然也很清楚。

    </p>

    释厄真人的释厄灵院就有如此众多的高手,他的老师昆仑仙宫中绝对是高手如云。

    </p>

    真的要在这里大开杀戒,他跟库克洛洛两个人哪怕逃到宇宙星空中,也会被追杀致死。

    </p>

    甚至说不定还会牵连到净念禅宗和慈航静斋。

    </p>

    更何况,他们四人本就是盗贼,来偷东西,被主人发现,还要反杀了主人,这种穷凶极恶的事情,他还真做不出来。

    </p>

    “呃……能跟他们讲讲道理吗?”库克洛洛不太清楚这里的规则,试探着问道。

    </p>

    “要是能讲道理,我们还用盗仙草吗?”白素贞无奈的轻叹道,“人家不会将我们放在眼里的,就是因为求不得,才会出此下策……”

    </p>

    青黛面色有些苍白,破解阵法消耗了大量真元,最重要的是输的莫名其妙。

    </p>

    阵法破解绝对没有出错,为何会惊动了释厄灵院的弟子?

    </p>

    不过现在想那么多也没用,要么立刻冲出去,要么尽快破阵。

    </p>

    冲出去会受到无穷无尽的追杀不说,没有紫萝仙芝压制许仙,还是要生灵涂炭。

    </p>

    唯一的选择就是尽快破阵,希望三位师兄、师姐能挡住释厄灵院的弟子。

    </p>

    抢到紫萝仙芝,至少可以暂时压制住许仙,释厄真人的怒火只能先放一放了。

    </p>

    想到这里,青黛回身立刻开始寻找杀阵的阵基。

    </p>

    既然已经被对方发现,一场大战在所难免,有防御阵在这里,还能扛住战斗余波。

    </p>

    要是她在双方战斗中破解了防御阵,战斗余波很容易就摧毁整座药草园,那绝对是不死不休的大仇。

    </p>

    看到青黛开始继续破阵,白素贞轻叹一声,局势即将彻底失控,这不是她想看到的。

    </p>

    可是现在除了抢仙草,确实也没有更好的办法。

    </p>

    两权相害取其轻,在她心中,慈航静斋自幼灌输给她的理念占了上风。

    </p>

    对抗魔门,守护苍生。

    </p>

    这是每一位慈航静斋门人的使命和夙愿。

    </p>

    为了这个崇高的理想,慈航静斋数千年来,无数门人甘洒热血。

    </p>

    她,白素贞也绝不会例外!

    </p>

    “唰!”一柄晶莹的长剑出现在白素贞手中,寒光凛凛。

    </p>

    雄黄宝剑在手,白素贞的气势节节攀升。

    </p>

    “卡啦!”许悠然冰甲全副武装起来,只是贴身凝聚,外面还是那件大红袈裟。

    </p>

    “唰!”一柄闪烁着深冷寒芒的长剑出现在手中,许悠然的气势也在瞬间暴涨。

    </p>

    “唰!”库克洛洛手中凝聚出一柄长刀,这是他的觉醒技霜刀。

    </p>

    即将对战强大的修炼者,他的心中虽然万分忐忑,战意却是汹涌澎湃,犹如怒涛一般。

    </p>

    无数次生死搏杀教给他一个道理,真正面对敌人的时候,只有不怕死的人才有可能不会死。

    </p>

    那些未战胆先寒的怯懦之辈,往往会死的最快。

    </p>

    “某家剑下不斩无名之鬼,你等报上名来。”松鹤身穿黑色镶边的淡青道袍,双手背负仙气飘飘。

    </p>

    一柄飞剑悬浮在他身侧,不停震颤,似乎正在压制着几欲爆发的蓬勃杀意。

    </p>

    这是一个年约四五十岁的清瘦道人,面容俊逸,双目中精光流转,气势雄浑无比。

    </p>

    虽然青黛还在继续破阵,松鹤却并不显得如何焦急。

    </p>

    老师布下的大阵,虽然明面上看起来,只有锁、困、杀三阵。

    </p>

    其实还有一个暗中布置的示警阵,除了示警没有其他任何作用。

    </p>

    有人破解了任何一处大阵,示警阵就会被立刻激发。

    </p>

    不但释厄灵院中自己师兄弟几人会接到警报,就连远在昆仑仙宫的老师也会接到警报。

    </p>

    前来盗仙草的四人,看起来实力都不弱。

    </p>

    真的要强行拿下这四人,一众师兄弟恐怕也要有所折损。

    </p>

    只要拖到老师返回,绝对可以轻易镇压这四人。

    </p>

    白素贞等人并未升空,为了守护青黛破阵,他们也不敢冒然离开此地。

    </p>

    “松鹤、谜鹿二位师兄,小妹白素贞,来自慈航静斋。这两位是来自净念禅宗的师兄法海、华藏。”白素贞倒持长剑,抱拳施礼,微微躬身。

    </p>

    “慈航静斋?净念禅宗?”松鹤、谜鹿二人面面相觑。

    </p>

    这两个门派身为天下正道魁首,一直以守护凡人世界为己任,对抗魔门,这一点二人都很清楚。

    </p>

    看四人的气势爆发,也是煌煌大气,不像是妖邪之流。

    </p>

    “呵呵呵……”松鹤身旁的谜鹿嗤笑一声,手中一根长棍指向还在破阵的青黛,“你等自诩名门正派,此刻,所为何来?”

    </p>

    谜鹿看起来年轻一些,年约三十出头,身材高大、壮硕。

    </p>

    松鹤擅长飞剑,谜鹿却是近身战高手,手中长棍威猛绝伦。

    </p>

    “哼!”松鹤目光转冷,“不管你等出身如何,难道是欺我释厄灵院无人,拿这里当成自家菜地了?”

    </p>

    松鹤、谜鹿二人的话,说的白素贞俏脸一红。

    </p>

    这片刻时间,数百名释厄灵院弟子,已经倾巢而出,将整座药草园团团围住。

    </p>

    一众弟子纷纷手持法宝,气势汹汹的看着四人。

    </p>

    没有得到二位师兄的吩咐,众人虽然气愤填膺却也并没有立刻动手。

    </p>

    白素贞自知理亏,再次朗声道:“二位师兄,小妹实在是有不得已的苦衷。魔门势大,许仙道心种魔正法已经植下数十万魔种,一旦失控必将生灵涂炭。只有紫萝仙芝才能压制他的道心崩溃……”

    </p>

    “咄!”谜鹿一声怒喝,“你自镇压你的魔门,与我等何干?”

    </p>

    “师弟稍安勿躁……”松鹤大袖一挥,冷声道,“你等若是想要紫萝仙芝,尽可以向我老师相求,何必做这鸡鸣狗盗之事?”

    </p>

    白素贞脸色再次一红,身为慈航静斋一代翘楚,走到哪里都是万人敬仰,什么时候受过这种奚落。

    </p>

    许悠然踏前半步,双手合十,沉声道:“各位师兄法力强横,小僧十分佩服。隐居于此,没有为祸世间,也是明哲保身之道。只是你们有你们的道,我们有我们的道。”

    </p>

    他话里的意思很明显,佩服的只是这些人的实力,对他们袖手旁观却是看不惯的。

    </p>

    “紫萝仙芝今天我们必须带走,杭州、镇江两地,数十万普通人的性命,在诸位师兄看来,也许只是凡人蝼蚁,在我等看来却是天下苍生。”

    </p>

    “佛说,众生平等。我等实力虽然稍强,生死面前也并无高低贵贱。诸位师兄何不高抬贵手,容我等取了仙草。事后真人追责,小僧愿一力承担。”

    </p>

    面对两位合体期强者,还有周围数百修炼者围困,许悠然毫无惧色,朗声开口、侃侃而谈。

    </p>

    虽然他们今日盗仙草确实德行有亏,却也是为了黎民百姓,又不是为了一己私利。

    </p>

    他确实动过心思,想把这药草园席卷一空,可不是还没动手嘛。

    </p>

    “哈哈哈……”松

    </p>

    鹤仰天大笑,“你叫法海是吧?好一派胡言乱语,莫非想扰乱我等师兄弟的心境?今日叫你说破天去,也不能让你拿走一根灵草!”

    </p>

    “嘿嘿嘿……”谜鹿一声冷笑,“是非曲直,自有老师明断,全给我留下吧!”

    </p>

    话音刚落,双手持棍从天而降,直奔许悠然而来,劈头盖脸就是一棍。

    </p>

    距离还有数百米,许悠然都能感受到谜鹿的真元威压,强横无比,压抑的窒息感传来,极致的危机感涌上心头。

    </p>

    已经走过六个试炼世界,遇到过好几次修炼者,其中不乏合体期强者。

    </p>

    可是从未有哪一个合体期修炼者,能带给他如此强大的压迫感。

    </p>

    在他遇到的合体期修炼者中,除了白素贞,恐怕面前的谜鹿当属第一。

    </p>

    如果他师兄松鹤实力比他还强,这场战斗危险系数就太高了。

    </p>

    松鹤、谜鹿二人确实想拖延一点时间,可不能无限制拖下去。

    </p>

    万一老师回来的时候,发现他们还在跟盗贼打嘴炮,放任对方破阵。十有八九要受到重罚。

    </p>

    “嗡……”谜鹿的长棍撕开一道虚空裂纹,转瞬即至。

    </p>

    “嗖!”松鹤的飞剑寒光一闪,同时发动了攻势。

    </p>

    师兄弟二人相交多年,战斗之际心意相通,配合的默契无比。

    </p>

    这四名盗贼实力虽强,二人猛下杀手,要是能先行拿下一人,绝对是大功一件。

    </p>

    既然准备了要开战,许悠然的神识早就毫不客气的扫了出去。

    </p>

    谜鹿这一棍足够猛恶,如果他正面硬扛,绝对要受伤。

    </p>

    可是他不能躲,身后就是白素贞、库克洛洛,还有正在全心全意破阵的青黛。

    </p>

    真正要命的是松鹤那一剑,无影无形,仿佛暗中择人而噬的猛兽正伺机发出致命一击。

    </p>

    松鹤的飞剑可不是残品,货真价实的本命飞剑法宝。

    </p>

    轻轻松松就是十倍以上音速,而且毫无声息,将剑修杀伐第一的优势,发挥得淋漓尽致。

    </p>

    心念电转之间,许悠然手中长剑一挥就要迎向谜鹿的长棍,超品飞剑横空掠过,劈向松鹤的飞剑。

    </p>

    “我来!”身旁白素贞沉声说道。

    </p>

    她手中雪亮的长剑已经挥了出去,身形踏前一步,硬刚谜鹿这威猛绝伦的一棍。

    </p>

    “嗡……”随着她的长剑挥出,许悠然只觉得一瞬间,天地中所有的杀意似乎都汇聚在了这一剑之中。

    </p>

    白素贞俏生生傲立雪中,长剑向天斜斜挥出,真元裹挟着无穷无尽的剑气,宛如滚滚长江一般汹涌。

    </p>

    “轰!”谜鹿的长棍好似撞在了一道剑气长城上一般,攻势瞬间就被瓦解,整个人被这条剑气长江轰飞了出去。

    </p>

    “慈航剑典!剑气长江!”松鹤惊呼一声,对四人的身份再无怀疑,真元大手铺天盖地拍了下来。

    </p>

    “叮叮叮……”一连串密集清脆的撞击声响起,许悠然的超品飞剑对上了松鹤的本命飞剑。

    </p>

    二人都是剑修,飞剑都是本命法宝,操控随心。

    </p>

    松鹤胜在真元凝练、飞剑无缺,许悠然胜在双法合一、飞剑犀利,一时间在半空斗了个旗鼓相当。

    </p>

    谜鹿被白素贞的剑气长江轰飞,并不是他实力真的相差太多,而是不想受伤,借势后撤。

    </p>

    老师正在赶回来的路上,自己师兄弟只要困住这四个人就可以了。

    </p>

    半空中稳住身形,迅速压制了一下翻涌的气血,谜鹿一声怒吼,“一起动手,格杀勿论!”

    </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