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言短篇合集

袖侧 作品

    <img class="tent_cover" src="//static.jjwxet/images/transparent.png" alt="">

    <ul class="tent_ul">

    第29章

    天气已经进入了夏天。

    林妩坐在院子里,对着下午的阳光伸出手掌。

    她的手腕变得更纤细了,手掌更薄,边缘处透了光,变成了半透明的红色。

    握一握,没有力气,很虚弱。

    就这样吧,慢慢地,慢慢地,悄无声息又体面地去下面,找阿楠。

    她林妩,便是走,也得走得体面一些。

    不能太丢脸,是吧,阿楠。

    原来人到了这一步,是真的不想活下去,你那时,是不是也是这样想的?

    横刺里忽然伸出一只手,捉住了她的手。

    林妩转过头去。

    “夭夭。”她微笑,轻声道,“别哭……”

    她甚至亲了亲夭夭。

    夭夭是一个小妖精,你纵知道她三心二意,也没法不喜欢她。

    一个人,若是能喜欢旁的人,是一种多么好的状态。

    夭夭咬牙许久,忽道:“我带你走!”

    林妩惊奇:“去哪?”

    “去哪都行。”夭夭说,“反正里开这里。你不想离开这里吗?我们离开京城到没人的地方去,好不好?”

    没人的地方吗?

    林妩怦然心动。

    大概是,纵然一个人有了死志,内心里,总还有着求生的本能。

    夭夭抹了抹眼睛,道:“我去安排!”

    林妩眼看着她跑走了。

    夭夭走了足足两炷香的时间才回来,回来就将林妩从藤椅中拉起来:“走!我们走!”

    林妩跟着她往外走。

    府里很安静,下人们都不知道哪去了,一路竟也没见到一个人。

    到了马房,没有人,却有套好的车。夭夭推林妩上了车,她拿了水给她喝:“防着路上渴。”

    林妩跟着她走了一路过来,确实渴了,便喝了。

    夭夭说:“你别露脸。”

    说完,放下了帘子。

    林妩消瘦虚弱,跟她走这一大段路,十分疲累,在车里躺下了。

    车子动起来,能听见轱辘摩擦地面的声音。很快出了府,有街道上的声音。

    竟真的离开了绍毅侯府了?

    林妩感到困倦,闭上了眼睛,在车子的微微颠簸中,睡着了。

    被夭夭唤醒的时候,外面的阳光已经是铜金色,车子已经在城外。

    夭夭提了水壶给她喂水喝。林妩喝了水,问:“这是哪?”

    “出城了。”夭夭说着,从车厢里拿出了点心,“你吃点垫垫肚子,天还没黑,还可以再赶赶路。”

    林妩喝了水,吃了点心。比在府里的时候还更有力气了一点。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困,又睡着了。

    再被叫醒,天已经黑了。

    车子停在一处野地里。夭夭已经生起了篝火,火上烤着一只兔子。

    “我看你睡,就没叫醒你,逮了只兔子,正好作晚饭。”夭夭说。

    林妩点点头。

    车上有一套小炉小锅,还有茶具、茶叶。

    在这荒郊野外的地方,夭夭让林妩有热饭热水。

    车里还有洗漱的用具甚至抹脸的香脂膏子。

    夭夭说:“我准备得可齐全了。你别担心。”

    林妩从来都是被人服侍伺候的,少女时代外出冶游,都是要准备这么多东西的,习惯了,只点点头。

    夜里她们睡在车厢里。

    林妩有些睡不着,夭夭又给她喝水,喝了水就很快睡着了。

    早上醒来,夭夭在火上烤饼:“我带了干粮。”

    那饼在火上烤一烤,简直像是现出炉的一样。

    就这样,她们又上路了。

    林妩不问夭夭到底要去哪里,她只安静地待在车厢里。

    她们在路上走了好几天,不缺水,不缺食物,路上平平安安,一个剪径贼都没遇到过。

    需要吃饭的时候,夭夭说“我去看看能不能抓只兔子什么的”。林妩只要安静地在车里等,夭夭就很快抓回兔子,或者山鸡,或者别的什么。

    “你在车里等一会,我收拾这些。”她说。

    林妩只要在车里等着,很快外面就会有篝火,就会有烤好的食物。

    有时候,林妩看着路边景色,会觉得眼熟:“好像从这里路过过?”

    夭夭说:“外面的路,看着都差不多的。”

    林妩便点点头。

    就这样,林妩坐了几日的马车后,夭夭带她来带一个湖边。

    湖边有竹林围绕,竹林中有一间竹舍,清雅幽静。

    夭夭说:“就是这里,我在路上跟村人打听,说这里有间空屋,没人住了,我们正好可以住。”

    她又说:“你在车里等一等,我去打扫一下。”

    林妩点点头,安静地在车里等。

    等夭夭过来扶她下车,走进竹舍,竹舍里干净得一尘不染。

    夭夭道:“你先休息,我去烧水。”

    她转身出去,又回来。一出一进,便端来了热水。

    她们便在这里住下。

    第二日,缸里便有水,桶里便有米,檐下便有柴。

    夭夭说:“我给了钱,让附近的村人帮着弄的。”

    虽然路上林妩一个人都未曾见过,但她点了点头。

    这个地方实在是好,景色幽美,竹林静谧。

    也不用为生活的琐事操心,她只要在房中等,夭夭在外面就能准备好饭食。

    她在竹林里漫步一圈,竹舍前就多了一张藤椅。夭夭说:“给你晒太阳的。”

    很快又有了钓竿和竹篓,夭夭说:“我们钓鱼去。”

    还有精致的小锄头,夭夭说:“我们去挖笋。”

    在竹林里衣裳勾破了,没关系,竹舍的柜子里有新衣裳。

    所有这些,若问起,都是“给钱叫附近村人置办的”。林妩便不问。

    湖畔竹舍的日子诗情画意,没有烦恼,只有夭夭和她相伴,林妩渐渐恢复了正常的进食,身体一天天好转。

    这天晚上,她们洗过澡,夭夭着意引诱着,林妩和她欢暧了一场。

    欢暧这种事,会让人感到生命力,感到自己还活着。

    夭夭问:“想薛沐了吗?”

    林妩道:“为什么问这个?”

    “因为,虽然你从来没提起过他,但……”夭夭说,“人和人只要相处,都会有感情。哪怕你不爱他呢,也会偶尔想吧?”

    她问:“所以,想过他吗?”

    林妩沉默许久,道:“想。”

    是想过?还是,想?

    但林妩不再多说,她闭上眼睛。

    夭夭说:“他一定很想你。”

    夭夭说:“你知道他爱你呀。”

    夭夭抱着她,轻轻吻,直到她沉沉睡去。

    夜色中,响起了独特的鸟鸣声。夭夭抬眸。

    她拢了拢林妩的头发,在她唇上吻了吻,起身裹上一件禅衣,轻手轻脚地走出了竹舍。站在台阶上看去。

    夜色中,一个高大的身影从竹林的影子里走了出来,他的眸子在暗夜里也锋利明亮。

    夭夭快步走下台阶,扑进了薛沐的怀里。

    薛沐抱住了她,低声问:“她呢?”

    “她睡着了。嘘——别说话。”夭夭呢喃似的,踮起脚堵住了薛沐的唇。

    “你尝尝。”她蛊惑他,“这是她的味道。”

    夏夜里,夭夭的身上带着汗湿的情/欲的味道。

    薛沐便明白了她和她做了什么。

    他握着夭夭的腰尝了又尝,终还是抱起了夭夭,走进了竹林里……

    此处,其实就是城外京郊。

    夭夭和林妩在路上走的那几日,就是在附近来回兜圈子绕路。

    地点是精心挑选的,竹舍是新搭建的,一切都是有准备的。

    无论夭夭还是林妩,都可以称得上是“十指不沾阳春水”的代言人了。附近至少藏匿着二三十个人,在林妩看不到的地方,给竹舍供水供柴,做饭洗衣。

    诗情画意的湖畔竹间的生活,自然是夭夭的主意,真执行起来,靠的却是薛沐的的财力人力物力。

    暗夜里,有泥土的味道,欢暧的气息伴随着竹子特殊的清香,随风潜入夜色。

    一丛竹子韵律晃动,许久才停下。

    夭夭吻着薛沐的脖颈,十分满意。

    薛沐显然这段时间都没有纾解。这很好。

    虽然府里的几个构不成威胁,但太多人想给薛沐送美人,她和林妩都不在的日子里,不能叫别的什么人趁虚而入。

    安抚了林妩,也得安抚住薛沐。

    “你再给我些时间。”她咬着薛沐的耳朵说,“她好多了,一定能全好起来的。”

    薛沐说:“我想看看她。”

    “可以。”夭夭说,“我给她喝了掺了药粉的水,她会睡得很沉,醒不过来。”

    薛沐于是踏入了竹舍里,微弱的光线中,看到熟睡的林妩。

    鸦青的发丝迤逦在枕间,她的脸颊红润,比起在府里的苍白消瘦,这两个月她健康了许多。

    夭夭举着油灯,看薛沐坐在竹床边,痴痴地望着林妩。

    她看到他握住林妩的手。

    她看到他俯下身去亲吻她的手,带着虔诚。

    夭夭在油灯昏暗的光线里,看着这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