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入人间

发条橙之梦 作品

    https:///最快更新!无广告!

    </p>

    行色匆匆地一路跑过来,徐向阳早已气喘吁吁、心跳激烈不已,但在看到楼上那个坐在窗台边沿往下俯瞰的白裙少女,他的情绪却又突然平静下来。

    如果是别的人坐在那个地方,看到的人肯定会大惊失色,觉得这个女孩是不是打算跳楼,这会儿功夫就该打电话报警了。

    但徐向阳知道,这个高度就算真的不小心摔下来,都伤不到有超能力傍身的班长大人,所以他才能用一种更放松的心思来看待眼前这一幕。

    尽管如此,背景中那阴沉如铁的天幕、空旷的高楼大厦,偌大一个小区,入眼所及之处竟只能见到坐在高处那位女孩孤零零的身影,实在没法叫人不心感寂寞。

    在这样一幅凄美的画卷之中,白裙少女脸上的笑容却是一如既往的灿烂。

    偶尔,仅仅是偶尔,会有金灿灿的阳光如利箭,穿过层层叠嶂的乌云间隙,静静洒落在湿漉漉的高楼顶上。

    在那片灰暗阴沉的世界里,那飞扬的白色裙摆便是唯一的一抹亮色。

    徐向阳不禁想道:如果是换作别人来,看到如此景象,会产生什么样的想法呢?

    暴雨来临前黑压压的天色,寂寥无人的大楼,和坐在十几层楼的窗口上、向你不断招手面露微笑的白衣女孩……

    怎么看都觉得很诡异吧。

    但是,此刻的徐向阳心情却十分轻快。他仰望高楼,两人的目光交汇间,他的嘴角跟着浮现笑容,仿佛连吸入肺腑的空气都变得轻盈起来。

    “过来呀~你快过来呀~”

    班长大人把双手放在嘴边,做了个小喇叭的手势,她的手没有用来放在台子上支撑自己,而是整个人都大幅度地朝着下方和外侧倾倒,随时有可能被风卷走,坠落深渊。

    她拼尽全力地大喊着,似乎是努力想要让站在楼下的男生听见。

    但是隔了那么远的距离、风又那么大,等到她的声音传入徐向阳耳畔的时候,已经变得模模糊糊,在中途就被吹成支离破碎。

    徐向阳忍不住打了个哆嗦,被突然间灌入衣领里的湿润水汽冻到了。

    哇,此情此景,再配合上这在呼呼风声裹挟中愈显幽怨的少女呼喊,很明显变得更吓人了,完全就是鬼片里才会有的场景。

    但别人是别人、他是他。

    假如坐在窗边的是个不认识的家伙,他大概会觉得害怕;可那个人是清月,是他最亲密的朋友,是注定要和他相伴一生的恋人。

    无论需要忌讳、躲避谁,这个人都不会是她。

    徐向阳搓了搓手掌,拉紧衣领和袖口,随后朝着前方大步走去。

    ……

    周畔的风声变得更加响亮,徘徊在他的身边,发出令人不安的呜咽。茂密森森的枝叶被狂风“哗啦啦”地吹动,一根根树木像是毕恭毕敬迎接客人的侍者,朝着中央那条鹅卵石铺成的道路、以及正走在路上的少年弯下了腰。

    *

    徐向阳乘坐电梯,抵达竺清月家所在的楼层。

    还是和前几次一样,这地方灯火通明,空无一人。

    他心中不禁产生这样的疑惑:这地方究竟有没有其他住户?

    也许,从一开始就只有班长大人和她的母亲在住?

    室内温暖如春,衬托出高空的风声愈发显得凄厉张狂,玻璃窗户在扑涌而来试图袭击楼道内的狂风欺压下“嘎啦”作响。

    这响动听起来颇为瘆人,有一种濒临破碎的紧张感。

    徐向阳走出电梯间,朝着走廊尽头望去,正好看见班长大人把窗门关上,跳下台子,步履轻盈地走到门前。

    一见到他出现,白裙女孩顿时面露惊喜。

    “向阳!”

    徐向阳慢悠悠地来到她跟前,上下仔细打量了她一番。

    这条白裙子之前就有见她穿过,但再见一回还是觉得惊艳。

    看她这兴致勃勃的精神头,也不像是生病了……他决定先发制人。

    “你不是感冒了吗?还穿成这样在外边吹冷风?”

    “就因为发烧了,所以才要呼吸新鲜空气呀。”

    竺清月笑嘻嘻地回答,主动张开双臂,扑到了他的怀里。

    徐向阳怕她跌倒,赶紧伸出手来一把搂住。

    ——属于年轻女孩的软绵绵、香喷喷的身体,就这样亲密地贴了上来。

    轻薄的长裙难以遮掩的曼妙曲线与美好触感,那种感觉就像是刚刚烤好的棉花糖,充满弹性的温暖紧紧贴在他的胸膛上。

    徐向阳的目光无意识地低垂。从他的角度,正好能看见女孩玉枝般的锁骨,白皙光滑的肌肤上沾着几滴汗水,看起来尤其性感。

    这家伙……绝对是故意的。

    故意抱得那么紧,女孩的双手上施加了不小的力道,简直像是要让两个人彻底融为一体似的,以至于长裙领口处暴露出来的大片柔软起伏的轮廓,都在跟着大幅度变形。

    少女的雪肌玉肤比万物复苏时节的春色更动人。

    他的脑袋一下子变得晕晕乎乎,连走路都开始轻飘飘。

    棉花糖,棉花糖,软绵绵的棉花糖……他感觉自己就像是在棉花糖组成的大地上行走。

    可能是因为有段时间没有被班长大人色诱过,突然来一下子,徐向阳感觉自己的意志遭受到了猛烈的冲击。

    幸好和她们俩卿卿我我过程中锻炼出来的成果不曾完全消失,他不再是以前那个容易心慌意乱的淳朴男孩,所以起码没有丢人地流鼻血。

    “你……”

    徐向阳口干舌燥,不免有些迟疑。

    “啊,你脸好红哦。”

    班长大人仰起脑袋,一双亮晶晶的瞳孔注视着他的脸庞,促狭地笑了起来。

    “不会是你也感冒了吧?被我传染了?”

    “哪会那么快……”

    “肯定是啦。”竺清月一本正经地说道,“听说两个感冒的人呆在一块儿,病会好得更快。”

    “这是哪里来的偏方?”

    “才不是偏方,是真的有用。……喏,你快抱紧我。”

    “……嗯。”

    徐向阳的喉结上下鼓动。

    “抱得更用力点。”

    “我用力了啊。”

    “我是让你再用力一点。”

    “……再用力,你不会觉得疼吗?”

    徐向阳有点搞不懂她的意思。

    怀中女孩的腰身柔若无骨,似轻风扶柳。他只想小心翼翼地拥抱着她,就像在拥抱完美精致的瓷器,很害怕一用力就会伤害到对方。

    “不疼。”

    竺清月的动作就像是在蹦极前准备调试身上的系绳,她先试着掰了掰徐向阳的胳膊、又按了按对方环箍在自己腰上的手臂,确认足够牢固后,笑容变得愈加灿烂,随后——

    她“嘿咻”一声,原地跳起。

    趁着跃起的时机,女孩的藕臂揽住了身下男孩的脖子,丰满的胸部顺势贴住脑袋;一双修长有力的大腿跟着抱了上来,像是蟒蛇,紧紧缠绕住他的腰身。

    徐向阳猝不及防间只觉得怀中一沉、面上一热,差点踉跄着往前摔倒。

    他赶紧迈开双腿、扎住马步,好不容易才支撑住两人的平衡。

    竺清月将整个人的体重都压上来了,而他的脸庞更是被沉甸甸的阴影所覆盖,看不清前头的视野。

    他很吃惊。

    特别是在他发现自己能用面部五官,清晰地感受到压在自己脸上那惊人的份量与柔软后,他更是震惊到说不出话来。

    “你……你今天是不是太粘人了?”

    徐向阳含含糊糊地说。

    “才没有,这只是一个考验而已。”他听见脑袋上方传来女孩的盈盈细语,“身为男朋友,要是连自己的女孩都抱不起来,那就太丢人了吧?”

    “那现在呢?”

    “光抱起来还不够啊,你得再接再励。”

    “我,我的手好像有点酸了……”

    “不行不行,你再坚持一会儿。”

    和星洁同居以前,因为莲姐的工作很忙碌,所以徐向阳总是独自一人睡觉。有时当他觉得寂寞,躺在床上的时候就会把整张脸深深地埋入枕头里,寻求一份安心感。

    他回忆起来了,此刻的心情与那时候的感觉很相似——不,应该比那时候还要幸福,或者说还要“糟糕”——浓烈的馨香和流动的柔软,将他的世界完全包裹起来,就像是婴儿回到了襁褓之中。

    徐向阳有种呼吸不过来的感觉。

    他发现自己的脸正在快速升温、发烫,很快就变得和烧热的锅炉似的。

    对方不可能没有注意到。

    “你不喜欢吗?”

    果然,班长大人没有要放过他的意思。她低下脑袋,开始往他的脖颈窝上吹气。

    那凉飕飕的清凉感让徐向阳浑身一激灵,差点又没能抱稳。

    “不……不喜欢。”

    他嘴硬。

    “真的?我看你不是很舒服吗?”

    清月大小姐的声音颇为得意,还特意又一次加大了胳膊上的力道,好让胸口贴得更紧。

    “唔……唔……”

    他根本喘不过气、说不上话。

    “顺便啊,再告诉你一件事。”

    她的声音居高临下,好像是从很远的地方传来。

    “唔?”

    “你听到了可别流鼻血啊,待会儿沾在我衣服上就坏了,洗不干净的。”

    “……”

    他有不好的预感。

    “今天的我啊——”

    竺清月的脸蛋其实同样红得发烫,就算真的重病发烧的病人,都未必有她红。

    但被她的身体遮挡住视野的徐向阳,却没办法看到这一切,所以她才有闲心尽情肆意地调戏自家男友。

    “——没有穿内衣。”

    竺清月能清晰地感受到,在自己说出这句话后,身下男孩的身体正在慢慢变得僵硬,像是一座石膏雕像。

    她的唇角上扬。

    虽然女孩能感觉到自己的脸蛋变得愈发火热,脑袋也晕晕乎乎的不复清醒——事实上,这种调戏永远都是“伤敌一千、自损八百”,但竺清月已经停不下来了。

    刚才那句话尚且不是结束;接下来是更深入的引诱。

    “你能感觉到吗?”

    她的声音轻柔婉转,鼻息咻咻,带着能让人骨头发酥的妩媚,语调好似梦呓。

    “用你的鼻子,或是嘴巴去感受……有没有蹭到呢……”

    *

    “——呼。”

    徐向阳一屁股坐在地上,长长舒了口气。

    累到不行。

    他刚刚才从班长大人的怀抱里挣脱出来,脸上仍然有残留的红晕。

    既是闷的,也是热的。

    他的脊背早已被汗水打湿浸透。

    在女友的指示下,抱着她的身体原地不动或是走在走去,这个过程实在是很累人,不管是在精神层面还是肉体层面,都是一场难以摆脱的煎熬。

    他抬起头,看到一身白裙的竺清月正伫立在门前。

    同样汗流浃背的少女拉开领口,往里面扇了扇风,像小狗那样吐出舌头。

    好不容易冷静下来后,她这才转过身,将玻璃窗当作镜子整理了一下散乱的鬓发,随后撩起裙摆,也不管地上脏不脏,直接在男友身边坐了下来。

    “刚才,我真的觉得好害羞啊。”

    她感慨道。

    “既然害羞就不要做啊。”

    徐向阳忍不住吐槽。

    “那可不行。”

    竺清月的笑声在可爱中透着狐狸般的狡黠。

    “因为你想想,我就是给人这种印象的女孩子吧?在交往前就愿意和你黏黏糊糊地搞在一块,没道理在正式当了女友后反而放松力度啊。”

    徐向阳张了张嘴,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他晃了晃脑袋,按揉自己的眉心,决定换个话题。

    毕竟,他本来就是有正事要找她。可没想到一上来便遭遇了一轮可怕的袭击,害得他差点没晕过去。

    “最近这段时间到底发生什么了?”

    徐向阳开门见山。

    “你成绩一下子下降那么多,今天甚至都没来学校。”

    “……嗯,是有点事。”

    “有事就快说。老实点,全部交代出来。”

    “你这是在审讯犯人吗?”

    “对付像你这样不爱说实话、总喜欢瞒着别人的家伙,就得用这种态度。”

    “哎,这么硬气?怎么刚才看不出来?”

    和他一起并肩坐在走廊上的竺清月,悄悄地将小手伸过来,在他的手背上轻轻挠了一下。

    徐向阳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其一把抓住,不让她到处乱摸乱动。

    ……免得他又开始心痒痒。

    被攥住手掌的班长大人,好像一下子就变得安分了。

    无言的静谧持续了一段时间。他听见头顶窗户正被淅淅沥沥的雨点敲响琴键;与此同时,女孩将脑袋靠向他的肩膀,小声问道:

    “徐向阳,你还记得以前答应过我的事情吗?”

    “什么?”

    “——和我一起,逃离这座城市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