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入人间

发条橙之梦 作品

    https:///最快更新!无广告!

    </p>

    那天晚上回家以后,徐向阳难得睡了一次好觉、做了一场美梦。

    当然,与其说他是自个走回来的,不如说是被恼羞成怒的同居人赶回来的……

    从一开始就被少女拉扯着胳膊跑出人群,被强迫一定要沿着僻静的小巷回家,中途还被踹了几脚、狠狠挨了两拳。

    徐向阳还能清晰地回忆起昨天发生的事情。不是那种模糊的、故事化的回忆,而是一幅流动的画,他能完整地记起上头描绘的所有。

    从“在人群里大喊我爱你”的开头,再到“回到家门前”的结尾,一切都历历在目。

    那一幕幕场景,就像是放慢的电影胶带,在凝固的时光中缓慢前行,在他的大脑回路上刻下难以磨灭的痕迹。

    周遭是深邃的夜色,与看不清晰的房屋轮廓。嶙峋的墙垛,幽森的树木,风不再呜呜地吹,猫儿不再叫春。街道很安静,只有他们两个人在打打闹闹着前行。

    他在前面跳啊笑啊,跟随在身后的女孩则追着他打,一边还在大喊大叫。

    很滑稽,也很开心。

    徐向阳已经记不起来当时林星洁在喊什么了,说不定连她自己都不知道。

    要是有学校里的同学恰巧路过见到了,说不定会觉得是她恢复了不良少女时期的粗暴个性。

    但作为那个被揍的对象,徐向阳反倒觉得很高兴。

    当然,这绝不是因为他有啥奇怪的癖好,而是从林星洁举动和言行中透露出来的那种亲近感,无法掩饰。

    每隔一段距离,头顶路灯的蒙蒙光芒就会像羽毛般飘落下来,微微照亮她的脸。雪白妩媚的眉眼只是惊鸿一瞥,随即又隐没入黑暗。

    长发姑娘的脸蛋红通通的,一时分辨不出她是在害羞,还是余怒未消。

    或者说……是和他一样在感到高兴?

    他真希望是如此。

    这条回家的路,变得像永无止境的工厂履带般漫长。

    在结束后的夜晚,徐向阳躺在床上,直到第二天清晨的阳光洒入房间、双眼睁开为止,他反反复复一共做了三次相同的梦。

    醒来后,穿着体恤的他倚靠在床头,一边打着呵欠,一边揉着惺忪的睡眼。

    徐向阳呆呆地盯着房门,又转头望向窗台上的花盆。

    现在回忆起来,可能是因为昨晚走的是夜路,印象中的画面被浸泡在朦胧晦暗之中,感觉起来就像是在做一场醒不过来的梦——因为人的梦境,往往就是这种褪了色的黑白。

    虽然他对自身的经历记得很清楚,却难免还是有种惴惴不安的感觉……

    徐向阳扶住自己的额头,正准备起身穿衣洗漱的时候,房间门突然被敲响了。

    没有持续太长时间,他的房门就这样被人自顾自地从外侧打开了,且开门的方式就和敲门的声音一样充满急躁和不耐烦的味道。

    “喂,还不起来吗!”

    林星洁推门进来的时候,徐向阳还在床边穿裤子,光着两条大腿,呆愣愣地看着她。

    “你要起床了!”

    长发姑娘环抱双手,秀眉微蹙,面容冷峻。

    “等一下,我衣服都还没穿好……”

    他下意识地说。

    “干嘛?一个男生还搞得和黄花大闺女似的。”林星洁撇了撇嘴,“你身上那几块肉,我又不是没看过。”

    “呃……”

    没想到要被擅自闯入自己卧室的家伙嘲笑。

    徐向阳有点尴尬,提着裤子的手不知道是不是该继续往上提,只能讷讷回答。

    “今天不是星期天吗?”

    “你不是说最近学习懈怠了,这周末要好好学习吗?你难不成已经忘了?”

    “对,我确实有说过。”

    他的心中一阵雀跃,刚才的尴尬一扫而空。没想到前段时间随口说出来的话,居然会被她记住。

    还以为星洁之前不打算理睬他的时候,压根就没把他放在心上呢。

    “那就一起。”林星洁晃了晃手中的草稿纸和水笔,“反正我有同样的打算。最近浪费在其它方面的时间确实太多了。”

    他眼睛一亮,连忙答应下来。

    “好啊!”

    和星洁一起学习……自从她的成绩变好以后,这种事情别说是在两人分手后的现在,就算是热恋期都是难得一见。

    这会儿回想起来,就连枯燥的做题过程都显得令人怀念。

    不过,两人这时候再开工,可不会像以前那样由徐向阳来担任老师的角色,星洁只顾着听和提问了。现在的她,已经有能力站在对等的立场上,和徐向阳共同学习、互相进步。

    就像今天早上,主动来叫同居人起床学习的人是她,而不是自己一样。

    “那就抓紧时间,别赖在床上。我先走了!”

    伴随女孩的身影像一阵风般消失在门口,房间门亦迅速合上,但在完全闭拢的前一秒钟,林星洁又将自己的脑袋伸了进来。

    “对了,我已经在准备早饭了。”

    女孩歪着头,从门背后只露出大半张脸,一双澄澈的瞳孔静静注视着他。

    “——要给你留一份吗?”

    “当然!”

    这回可不止是欣喜了,而应该说是“受宠若惊”。

    徐向阳用力点头,笑着说道:

    “说起来,我有好长一段时间没有尝到过星洁你的……”

    “砰!”

    还没等他的话说完,长发姑娘就已经很没耐性地离开了,而且用的方式还是一点情面都不留的甩门就走。

    但徐向阳的心情,却在这一刻变得和涌入房间的清风一样畅快。

    “呵呵,果然不止是我的梦啊。”

    穿好衣服的少年满面笑容地站在窗前,尽力舒展身体,张开双臂,像是要拥抱天上的太阳。

    “好,新的一天就要开始啦!努力吧!”

    *

    就这样,徐向阳和林星洁“学校-家”在两点一线的生活里,度过了相对安稳的一周时光。

    因为上个暑假的时间很忙碌,而他徐向阳暑假之后的一段时间内又很消沉,之后便是忙碌着准备生日会,直到现在才总算空闲下来;再加上没有乱七八糟的超自然事件打扰,他的生活终于回到了正轨。

    对于学生来说,所谓的“正轨”是什么?毋庸置疑,那便是日复一日的学习;除此以外,就是检验学习成果的考试。

    很快,徐向阳他们就迎来了最新一次的月考。

    考试结束,等到第二周的星期一,新鲜出炉的成绩表和往常一样,已经安静地躺在办公室的桌子上了。

    这年头高中考试的排名可不会藏着掖着,也没人担心会不会对学生的心态造成什么负面影响,把名次摆在台面上这种做法,古老而有效。

    当然,不是所有学生都一定会被激发学习动力,但像一班、五班这样的“快班”,里面的学生们还是相当有竞争心理的,用成绩排名来攀比也是司空见惯。

    今天就是所谓“放榜”的日子。

    背着书包的学生们走入教室,怀着紧张的心情准备迎接成绩表。

    在上学路上遇见别的同学以后,大家基本上都是聊着相同的话题;还有的人在走廊上打转,甚至有点不敢走进教室。

    班级内很快就变得热闹起来。这种情况下没有人会再坚持早自习,大家都在热火朝天地聊成绩、聊排名。

    往往只有确信自己已经考砸了的人,才会在这种时候,还能坐在座位上天塌不惊地学习。

    “月考成绩下来了。”

    “这次的第一是谁?”

    “反正又是五班那个班长拿第一吧。”

    徐向阳背着书包,从人群中走过,回到自己的座位上。

    听到这样的话,以前的他可能还觉得有点不服气。他甚至还在班长大人面前放过狠话。

    不过现在的徐向阳,已经将这方面的心态放得很平了。

    不能说他已经就此失去了胜负欲。徐向阳仍然想要赢,而名次的擢升就是对努力学习的最好认可,但……

    就是赢不过嘛,怎么办?

    不管怎么努力,他的试卷与班长大人能拿出来的完美手笔,总是存在着难以逾越的差距。

    天赋这回事很不公平,越往上努力就越容易感受得到这一点。可渐渐的,也就习惯了。

    另外,压自己一头的人可不是啥不认识或是关系不好的陌生人,那是清月啊,他最好的朋友,还是他的……恋人。

    女朋友那么厉害,他只觉得与有荣焉。

    徐向阳放下书包,深吸了一口气,怀着郑重其事的心情,看了看挂钟,又望向黑板。

    对清月的成绩不关心,不代表他不关心排名。

    不是还有自己吗?

    这几个月以来,他花在学习上面的心思确实比以前少了。虽然还是能保证每天的基本学习时间,上一周也集中时间进行了复习,但他的心中还是有点没底。

    要是年级第二被人拿下了,他自己会感到懊悔不说,难免会被星月两人取笑。

    “徐向阳,你觉得自己这次考得怎么样?”

    坐在前面的男生转过头来,笑着问他。

    “还能怎么样,我猜和上次差不多。”

    “你还真有自信,羡慕你这样会学习的人。”

    对方好像很感慨的样子。

    “……呃,还好吧。”

    徐向阳觉得有点奇怪。如果说我这次一定能超过清月,才称得上“有自信”吧?

    其实,就像他觉得班长大人在学习成绩上是难以超越的对象一样,在学校里的其他人眼中,徐向阳同样是难以逾越的阻碍。

    他还是作为转学生中途杀进来的,自从上学期开始一直到现在,徐向阳同样保持了很长一段时间的“年纪第二”。

    高三文科的一、二名雷打不动,这在全校范围的师生群体里都是有名气的,徐向阳却不清楚这些。

    ……

    “叮铃铃!”

    早自习结束,上课铃打响,抱着一叠纸的班主任走入教室。她将打印好的成绩表发给几位组长,让他们传下去。

    徐向阳很快就拿到了自己的那份。

    在看到抬头那行字的时候,起初不以为意的目光凝固了,他惊讶地几乎要叫出声。

    “……怎么回事?”

    这时,教室里喧闹的声音似乎一下子变得稀疏,就像大家都有意识地克制了自己的音量。

    同学们的目光在这一刻纷纷向他投来。尤其是林星洁的眼神,充满了疑惑,似乎是想要第一时间和他交流。

    但这个时候,最惊讶的人不是别人,正是他自己。

    因为排在第一的那个名字是……

    “徐向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