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府幼儿园

求之不得 作品

    尾声

    “阿悦。”东市里, 沈悦远远听到有人唤她名字。

    沈悦转身,见是翁大人和穆夫人。

    “翁大人,穆夫人。”沈悦目露惊喜。

    临近年关, 正是京中最是热闹的时候,家家户户都在忙着筹备年货,尤其是这两日,朝中都已休沐了,年关前,东西两市最为热闹。

    卓远正好陪着沈悦一道来东市置办年货,刚挑完糖果便听到沈悦的声音,卓远抬眸看过来,恰好看到翁允与穆夫人上前,便笑道, “翁大人,穆夫人。”

    “王爷。”两人也循声问候。

    虽然卓远早就不是平远王了,但京中都已经习惯了, 改不了口。

    而且,铁打的平远王府, 流水的平远王和平远王世子,但卓远一直都在京中,平远王府的当家人还是卓远。

    所以这声王爷是没有错的。

    后日就是年关了, 双方寒暄了几句, 沈悦也问起童童,小可和或或, 穆夫人满眼笑意,“今年都回来,难得家中热闹。”

    如今太平盛世, 翁允也一改早前的清冷,笑意挂在脸上。

    “我们今年年关,家中也全。”卓远的声音里仿佛也写满了笑意。

    两边又互道了一声“年关好”,这才分开继续逛年货集市。

    卓远记不清是第几年陪沈悦逛年关集市了。

    但岁岁年关都如此,既习惯,又期盼,尤其是今年年关,府中应当是人最齐全的一次了。

    卓远虽然没说,但沈悦知晓他心底隐隐欢喜了许久了。

    这趟集市,从晨间逛到了晌午过后,可见买了多少东西。

    “走,这是给楼清运备的年货,给他送去!”卓远晃了晃手中的大包小包。

    楼清运的医馆开在东市附近,因为离得近,也不需要马车了。

    沈悦应好。

    沈悦也说不上具体,但总觉得,卓远待楼清运有股莫名的亲厚在,而且,有事没事就喜欢往楼清运的驿馆跑。

    虽然小六的病是楼清运治好的,卓远心怀感激是应当的,但早前没见卓远对楼清运这么殷勤过。

    仿佛,就是他昏迷醒来之后的日子。

    应当是记着在他昏迷的时候,是楼清运照看他的。

    “年关好!给你送年货!”卓远开门见山。

    年关前后,楼清运也忙得不可开交,但卓远手中大包小包的年货,还是让楼清运得了喘息的时间。

    “罗大夫呢?”沈悦也问起。

    罗大夫是早前幼儿园的大夫,眼下这间医馆是罗大夫和楼清运一道开的。

    其实当初沈悦也没想到能撮合他们两人,但两人合开这家医馆,人也走到了一处,沈悦算是撮合了一桩姻缘。

    “在里面呢。”楼清运笑。

    如今王府幼儿园越做越大,他的医馆也越做越好,两人见面的时间倒也不多。

    各自都有要忙的事,只是每隔一阵都会特意来看看对方。

    “明年准备做什么?”楼清运问。

    沈悦应道,“幼师资格证。”

    楼清运惊呆。

    “你呢?”沈悦也问起。

    楼清运认真道,“在研究这里的灭菌环境,和未来外科手术的可能性,也许,再隔八.九年,会有第一场简单的外科手术。”

    轮到沈悦目瞪口呆。

    楼清运笑道,“时间紧迫,不等人,还有好多问题要攻克,真希望一天有48小时,不,72小时更好。”

    沈悦忍不住笑。

    回府的时候,便是乘的马车。

    马车上,卓远在数人,“阿旻一家四口人,阿新四口人,卓颖四口人,阿四三口人,小五两人,小□□口人,小七三口人,小八三口人,桃桃三口人,你我,还有小十,小十一,小十二,加上今年涵生家中三口人,舅舅舅母在,还有梁业家中四口人,一共多少人?”

    “……”沈悦手指还没掰过来,尴尬道,“要不,再来一遍。”

    再来一遍,他又换了一种数法。

    沈悦唏嘘,“好像是四十四口人。”

    家中仿佛从来没有这么多人一起过年关过。

    两人都愣了愣。

    沈悦又提醒道,“姑姑还要来呢,说要趁还能走得动之前来看看子辉,再加上子辉家中的五口人……”

    卓远叹了声,“那就是四十九个。”

    两人都深吸一口气。

    “那年夜饭要坐满满四桌到五桌。”沈悦粗略算了算。

    卓远不由笑了笑,“小家伙们都长大了,家中的人就多了。”

    沈悦叹道,“再隔两年人更多。”

    卓远一顿,脸色顿时就不好了。

    去年彭磊摔断腿的事再次浮上心头,他的名声是坐实了,想做平远王府的女婿,都得断条腿。

    不过想到这里,沈悦又有些担心,“这两日都在下雪,也不知道小十一和小十二能不能赶在年关前回来。”

    她也想小十一和小十二了。

    卓远伸手拦她在怀中,“会的,放心吧,他俩是心眼儿最多的,就是挖条遂道,他二人也能挖回家中来。”

    沈悦被他逗乐。

    ***

    今日家中的小崽子们是最多的,回府的时候,叽叽喳喳似有一整个山的喜鹊一般。

    卓旻家的两件小棉袄,蓉蓉和君君。

    卓新家的一件小棉袄和一个小胳膊,彤彤和山竹。

    卓颖家的两个小胳膊,硕硕和坛坛。

    还有阿四家的小棉袄,糖葫芦。

    小六家的两个小胳膊,恒恒和耀耀。

    小七家的小棉袄,雅儿。

    小八家的小胳膊,团团。

    桃桃家的小棉袄,妙妙。

    这一群孩子在一处做老鹰抓小鸡的游戏,穗穗当鸡妈妈,小五当老鹰,老鹰一来的时候,整个苑中像炸开了锅一般,全是小鸡崽子的尖叫声。

    周围都笑不可抑。

    “六叔~”

    “阿悦~”

    见了卓远和沈悦回来,众人上前招呼。

    孩子们正玩在兴头上,各个脑袋上都是汗,方才卓颖和小六才盯着所有的孩子换过汗巾,眼下又出了一声汗,卓颖和小六在照看着游戏时候,孩子们的安全。

    桃桃正在吃苹果,见了卓远和沈悦回来,放下手中的苹果,撑着腰起来。

    如今六七个月身孕,齐格赶紧扶着,嘱咐她小心些。

    桃桃笑了笑说没事呀,我从小到大就是在这里长大的,闭着眼睛走路都不会摔的。

    齐格一个头有两个那么大。

    年关前还有好些事情要准备,沈悦原本要去张罗的,但洛铭和葱青来了府中寻沈悦,于是书瑶带了海棠,还有小七家的韵洁,小八家的葡萄,还有卓小露一道去忙年关的事。桃桃也嚷着要一起去,小六照顾着桃桃。

    苑中变成了卓远带着卓旻,卓新,小五,小七,小八,齐格,宋言几人同一群孩子玩耍。

    小五在当鸡妈妈,小八在当老鹰,孩子们还是玩得很开心。

    齐格和小七,宋言留意着孩子们的安全。

    卓远和卓旻,杨星在一处说着南顺的事情。

    只有阿四不在。

    阿四刚从宫中出来。

    后日年关,陛下和上君宣了他今日入宫。

    他可是咸鱼阿四。

    但是他也不知道怎么就浑浑噩噩做起了平远王,他怎么也没想到平远王这个烫手山芋最后落到了他头上。

    大哥常年南顺,小五又在边关,小七和小八压根儿就没想过要入仕,原本二哥这个平远王当得好好的,也学着六叔甩锅,说想带二嫂去寻访名医治手……

    他无力反驳。

    最后,阴差阳错的,他变成了平远王。

    平远王府是武将世家……

    咸鱼阿四的头愁得比胖头鱼还大。

    所以没事,阿四就给小十二写信,回家啊,回家啊,回家啊!

    小十二回信,四哥,我不做平远王世子,我要做大将军!

    阿四恼火。

    但好赖今年全都要回家中来,他准备用整整一个年关的时间给小十二好好洗脑,做大将军和做平远王又不冲突,不不不,不要那么直接,和做平远王世子又不冲突……

    反正,怎么都得顶个人出来。

    他家是小棉袄糖葫芦,日后也就糖葫芦一个了,越早确认平远王世子,他越早可以做绸缪。

    马车上,咸鱼阿四想了一路。

    ……

    风和苑中,沈悦看着葱青和洛铭二人整理的册子。

    葱青和洛铭二人同沈悦说着年关的计划。

    大致是,马上是扩建后的王府幼儿园十五周年,她们想在年关的时候,给王府幼儿园这十五年内上课的宝贝们送福袋,福袋里是王府幼儿园的纪念徽章。

    原本,是想等年后开学的时候发给宝贝们的,但这两日她们一合计,觉得年关是辞旧迎新的时候,也是最热闹喜庆的一日,她们想选在这一日。

    东西都是一早就备好的,只是提前了些,过来问问沈悦的意思。

    沈悦笑着看向二人,“你们拿主意就好,我觉得很好。”

    洛铭和葱青都跟着笑起来。

    “对了,还有一件事。”沈悦唤了声小冉。

    小冉将匣子抱来。

    沈悦打开匣子,匣子里都是大大小小的红包。

    沈悦温声道,“清之也说,马上就是王府幼儿园扩建十五周年,也是正式对外批量招生的十五年,很有纪念意义,这其中最辛苦的还是幼儿园里帮忙的大家,这些红包,是清之一个一个包的,说要发给大家。我正好想寻你们二人过来问问,觉得什么时候送好,我原本想着是明日,年关才有惊喜在。若是本就计划好了后日要给宝贝们送徽章,那明日正好会聚在一处,那刚好有时间可以发给大家了。这十五年辛苦了,还有下一个十五年,再下一个十五年。”

    莫名的,葱青和洛铭鼻尖微红。

    原本在做有意义,又喜欢的事,辛苦也就不辛苦了。

    葱青和洛铭上前同她相拥。

    ***

    见过葱青和洛铭,又说了许久话。

    等到入夜的时候,沈悦心中有些激动,洗漱完,还是不想入睡,想起了王府幼儿园最初的时候,便起身拎起灯笼往北院去。

    王府幼儿园早就迁到对面了,但府中的旧址还在。

    卓远和她都想留作纪念。

    小厮见了她上前,“夫人。”

    沈悦笑道,“我想来看看。”

    小厮拱手,“我替夫人点灯。”

    沈悦道谢。

    杨星等人难得聚在一处,卓远同几人一道饮酒,应当还要些时候,沈悦一个人安静得在幼儿园中走走看看。

    其实这里也不是最初的幼儿园。

    但是彩虹大门,还有彩虹跑道和蹴鞠场是保留复用的,依稀还能看到早前的痕迹。

    小厮点了等,沈悦还能见到蹴鞠草坪处凌乱的痕迹,应当是府中这群小家伙才来玩过回去了,还没来得及归整。

    沈悦正好有时间,也不困,便放下灯笼,在收拾蹴鞠草坪上的蹴鞠球,还有一侧的器具。

    这里有很多回忆,她也记得府中孩子们最初时候的模样,他们最喜欢的就是彩虹跑道,蹴鞠场和彩虹大门。

    一晃,其实第一所王府幼儿园到眼下,不是十五年,其实是十八年。

    时光如白驹过隙。

    当初第一眼验收幼儿园的场景仿佛还历历在目着。

    这里有她的幸运,有她的坚持,有她的付出,还有她的收获,这些,都无法用简单的言语来形容。

    沈悦眸间氤氲。

    其实,一切都很好。

    即便是波折,即便有荆棘,王府幼儿园依然在,依然是许多孩子心中童年不可替代的美好回忆和寄托。

    又是一年了,光阴如梭。

    沈悦听到身后脚步声,其实再熟悉不过,她缓缓转身,灯火阑珊处,他的身影十余年如一日,似是一直都在她身边,信任和支持着她,才有了一个又一个的王府幼儿园,一届又一届的孩子在毕业典礼上的嚎啕大哭。

    他才是她的合伙人。

    忽得,沈悦鼻尖微红。

    卓远没有戳穿,只是俯身拾起一侧的蹴鞠球,笑道,“好久没蹴鞠了,我们二人第一次蹴鞠就在这里。”

    沈悦微顿,很快,似是想起,又破涕为笑。

    “哇,沈姑娘,一晃都十余年了。”他笑着看她。

    沈悦眸间碎莹芒芒。

    他拿起蹴鞠,夹在臂弯中上前,“诶,你会不会?”

    同那时候如出一辙。

    沈悦忍俊不禁。

    男人至死是少年!

    有人一定是。

    苑中灯火昏黄,她带球的时候,卓远上前抢,他带球的时候,沈悦也会抢,她还是没脚下没踩稳,扑了出去,他也会稳稳接住她。

    从入夜到夜深,两人许久没有在一处蹴鞠玩得这么开心过了。

    结束的时候,两人都气喘吁吁坐在一侧的台阶上喝水。

    卓远替她擦汗,她笑着看他。

    卓远忽然叹道,“沈姑娘,你知道吗?我做过一个梦,梦里,我们在幼儿园里,幼儿园没有这里的大,连蹴鞠场都没有,我们攒了很久的钱,想建一处蹴鞠场,但是就不能扩建了。”

    沈悦笑,“梦里也有幼儿园?”

    卓远理直气壮,“有啊,我还是幼儿园的清之宝宝,还和你说,有一日,我要给你建一所什么都有的幼儿园。”

    这下更无厘头了,沈悦低眉笑笑。

    卓远伸手揽她,“阿悦,你信吗?有些人始终会遇见,王府幼儿园也始终会有?”

    “信啊。”沈悦莞尔。

    不然,她怎么会来这里?

    “阿悦,我有事同你说。”卓远忽然正式。

    “怎么了?”沈悦看他。

    他笑道,“记得在平宁山的时候吗?”

    沈悦微怔,她记得,平宁山地龙,她和小六,桃桃和他一起被困在平宁山中。

    卓远笑道,“我答应你的,一起去临近诸国看看,羌亚,巴尔,南顺,长风,东陵,苍月,如今孩子都大了,幼儿园也有葱青和洛铭可以照看了,我们该有属于我们的时候,我们去看看一直想去的地方,去到哪里,想歇下了,就在那里建王府幼儿园,好不好?”

    沈悦喉间轻咽,目光里都是他。

    往后余生,且共从容。

    岁月静好处,都有他。

    (6.30全文完)

    (7月锦棠春,联邦第一幼儿园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