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小神农(贫僧想吃肉)

贫僧想吃肉 作品

    正文 第678章 想哪去了

    “你……廖凡,你……你居然弄出这东西,我真服了你。”

    赵佳给了廖凡一个白眼,看了一眼装有白色浓物的小瓶子,露出厌恶,生怕多看一会儿就能玷污她眼睛。

    廖凡额了一下。“这是药啊,这东西怎么了?”

    廖凡有点不解。

    “谁相信?你真恶心,这东西,你以为我不知道?果然是丝。”

    赵佳让廖凡赶快把瓶子丢了。

    “你想哪去了?”廖凡仿然大悟。

    “赵佳,我以为你很单纯,原来你这么污啊。”

    廖凡忽然哈哈一笑,他总算明白赵佳想到哪里去了。

    她肯定想歪了,把这一瓶浓白之物,想象成男人撸啊撸出来的那些东西。

    “你才污,你自己弄的东西,还有脸说。”赵佳呸了一下。

    “真是你想多了,这个真是药,吃了后,能让你身上那块红疤消失不见。”廖凡认真盯着赵佳解释。

    “红疤?你……你怎么知道?”

    赵佳脸色微微一变,怪异看着廖凡。

    同时,手朝着她腰部边捂过去。

    “昨天不小心看到的。”

    “我想,那东西,你肯定很在意,所以就找了个药,想把你把那东西弄掉。”廖凡耸耸肩,但一脸真诚。

    “廖凡,你难道不知道非礼勿视吗?”

    “你居然偷窥我身体。”

    赵佳气愤的,伸出粉拳,对廖凡肩膀捶打。

    廖凡任由她捶打。

    “我不是故意的。”

    “你不是说,你闭上眼睛,给我换衣服的吗?”赵佳咬牙。

    “是啊,但是,你后来翻身,就不小心看到了,你别多想,就瞥了那么一眼,其他的什么都没看。”廖凡道。

    “你还想看什么?”赵佳粉拳再锤。

    “好了,别锤了,我就问你,想不想把背后的红痕去掉?”廖凡一本正经道。

    他这句话,却说到了赵佳心坎上。

    一直以来,赵佳都知道腰部有个红痕。

    她也一直想把这东西弄掉。

    可,医生说了,不容易弄掉,这东西,是出生就有的,类似于胎记,所以没办法。

    对肌肤赛雪的她来说,浑身上下,都雪白无比,可偏偏有了那么一点红痕,怎么说,都不好看。

    女人尤其在意美感,现在廖凡这么一说,倒是掀起了她心灵波纹。

    “这东西……真的可以弄掉?”

    赵佳有点不太相信,她盯着廖凡手里的瓶子。

    里面浓白的液体,看上去,真的跟男生的那污秽差不多。

    “当然可以,你要相信我,我可是天下第一神医。”廖凡微微一笑。

    “还天下第一?吹牛皮是天下第一吧你。”赵佳切了一下。

    “你还别不信,你喝了后,一定好转,如果没有效果,你把我怎么样都行,全身看一百遍,我都心甘情愿。”廖凡打趣一笑。

    “哼,流氓,谁看你身体?看一遍,我都觉得恶心。”赵佳白廖凡一眼,反正不会对廖凡说好话。

    “咳咳,你不看没关系,但,这东西,你可以喝一喝,品尝一下,味道一定不错。”廖凡道。

    赵佳露出恶心的样子,扇了扇鼻子。

    “若是不管用怎么办?”赵佳眉头一挑。

    “我刚才不是说了吗?你要怎么样我都行。”廖凡耸肩摊手。

    “好,如果不管用,你就给我脱了衣服,在学校里跑三圈。”赵佳诡异一笑。

    “你好狠,我心痛啊,全心全意为你着想,没想到你居然……”廖凡捂着心口,一脸心痛模样。

    “答应不答应?不答应我就不喝。”赵佳问道。

    “答应,这有什么?你赶快喝吧。”廖凡笑道。

    赵佳拉了个勾,“好,一言为定。”

    她打开小瓶子,特地瞅了一眼。

    “总感觉,这东西,不伦不类的。”

    “你真的没做坏事?”

    “我也想做坏事啊,可你不是睡着了吗?我可不喜欢没动静的。”廖凡嘿嘿一笑,故意打趣调侃赵佳。

    “哼,嘴上功夫逞能,我怕你是不行。”赵佳瞥了瞥廖凡双腿地方。

    “行不行,你试试不就知道了吗?”廖凡呵呵一笑。

    赵佳啐一口,她捏住自己鼻子,而后把白色液体,直接全部吞了进去。

    “怎么没反应?”吞下去后,赵佳皱眉。

    “哪有这么快?你等一分钟。”廖凡道。

    而后走到一边椅子旁坐下,拿起桌子上茶水慢慢喝着,气定神闲,颇为自信。

    “就一分钟?”赵佳有点不敢信。

    “嗯,就一分钟。”廖凡笑着。

    “咦?”

    一分钟后,赵佳发出一声惊讶。

    她感觉到,腰部地方,居然在发热。

    热量持续了半分钟后,便不再发热了。

    “不热了,怎么回事?”

    “喂,廖凡,我这腰部怎么一会儿发热,现在又不热了?”赵佳不解,一双澄清可以映见月亮星辰的眼眸盯着廖凡。

    廖凡笑了笑,“好了,你腰上的那个红痕不见了。”

    “切,这么神奇?”赵佳呵呵一笑。

    廖凡指了指一边镜子。

    “自己看。”

    赵佳于是走到镜子边,把衣服撩上去。

    果不其然,她原本腰上的那个红痕,居然真的消失不见了。

    赵佳转了一圈,还是没看到红痕。

    她心里一阵狂喜。

    “真美了。”

    眼睛发亮,盯着廖凡。

    廖凡笑着,“怎么样?没骗你吧?”

    “没想到,你真的这么厉害。”赵佳惊讶中有无尽欣喜。

    “还有更厉害的呢,想不想深入了解啊?我随时奉陪。”廖凡笑眯眯道。

    “滚,谁要跟你,深入了解。”

    深这个字,赵佳狠狠咬了两下。

    这个字眼,在成年人眼里,自然有颇多深意。

    廖凡哈哈一笑,也不多深究。

    “走吧。”廖凡朝门口走去。

    “去哪里?”赵佳好奇。

    ……

    “去这附近的清吧。”出租车内,一个穿着黑色连衣裙的女人,轻轻摸了下鼻子,而后从一边黑色钱包里,抽出一百元,递给司机。

    司机偷偷从后视镜瞄了一眼后座的美女,觉得惊艳无比。

    他的身体,立刻都有了反应。

    “好好开你的车,小心眼睛被挖掉。”妩媚女人冷淡一声。

    司机大哥因为被发现偷瞄,立刻心里一慌,尴尬一笑,专心开车。

    只是,女人实在是诱人不已,他有点控制不住。

    黑色连衣裙女人,胸前开的不小,能够看到雄伟,一抹白色,像是白雪,纤尘不染。

    脖子上挂着一个心形吊坠,恰好落在沟里。

    她戴着一个包有面纱的圆帽子,手上还戴着黑纱手套,薄薄一层,雪白肌肤上有点点雪花斑点。

    女人容颜绝美,眼角稍微朝上,丹凤眼,眼眸狭长,明亮如同水晶。

    在面纱之下,显得妩媚横生,头发盘起,像似贵妇。

    很快,司机到了清吧门前。

    女人看了司机一眼。

    司机的眼眸,原本富有神采,可在与女人接触的一瞬间,刹那间变得迷茫起来,甚至有点呆滞。

    “你闭上眼睛,想想一下,在你的眼前,是一片浩瀚无垠的星空,你整个人飞入了星空之上,周围是无穷无尽的星辰,星辰飞来飞去,伴随着你的身体左右。”

    “你像是徜徉在流水之中,一切都充满微凉……”

    打了一个响指,女人说完后,直接道:“等会儿,你开车,走到无人地方,把车厢里的汽油拿下来,把汽油都倒在车上,一把火,直接烧了,懂吗?”

    “知道了主人。”司机迷茫的点点头。

    女人下车后,嘴角微微扬起,转而朝不远处清吧过去了。

    而司机,则是继续开车,在开到了一个稍微偏僻地方后,立刻走下车,把后备箱的汽油打开,朝车子上倒下一圈后,重新回到了车内。

    他手里拿着一个打火机,嘴角赫然露出了一抹邪恶的微笑。

    打火机的火焰,嗖的一下,点燃了起来。

    轰。

    一声巨大爆炸声响,瞬间迸射而出。

    远处的行人立刻停下脚步,慌忙朝这边看着。

    “老天啊,这……这车子自爆了吗?”

    ……

    而始作俑者,黑色衣裙的美女,此刻已经到了清吧门口。

    这人就是王晨给叶秋请过来的催眠高手狐狸。

    “竹叶青,你的厄运来了。”

    狐狸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笑意。

    而后直接走入了清吧内。

    清吧内,颇有情调。

    有不少人在谈情说爱。

    也有一些等徒浪子,来这里寻芳问柳。

    看到一些漂亮的女孩,就会主动上前,使出浑身解数,想着跟对方产生点别样火花。

    狐狸长得很漂亮,漂亮的妖媚无比。

    就站在那里,身上就能散发迷人气息。

    走起路来,水蛇一般的腰肢,晃动的让人眼前为之一亮。

    她实在是漂亮。

    王晨曾几何时,都把持不住。

    若不是狐狸手段太厉害,若不是她下手狠戾,王晨早就把她据为己有了。

    因为知道狐狸是个带刺的玫瑰,所以哪怕是王晨,也只能心里想想,不敢多说什么废话,不敢把她狐狸收入腿下。

    “喂,美女,一起喝一杯吧。”

    “之前没见过你呢,一个人过来,是第一次来吗?”

    美女永远不缺少追捧者,狐狸刚走过来,便有一个长相白皙的富家公子哥,约莫二十出头,一身白色西装,手里拿着一个酒杯,温煦一笑,宛如三月春风。

    走到狐狸身边后,摆出一个自认为很帅气的造型,眼睛更是微微一挑,像是在跟狐狸抛媚眼。

    狐狸正在打量四周,打算找竹叶青,不料,被一个跳蚤过来打扰,立刻打乱了她的好心情。

    她眼神露出一抹厌烦。

    只是扫了白西装青年一眼,而后这个青年,神色微微一愣。

    眼神骤然变得有点迷茫了起来。

    接着,这个青年忽然间变得没有任何绅士风度。

    大声咆哮一下,把手里的酒杯,对地上就是一扔。

    嘭。

    酒杯碎裂,男子大吼大叫。

    “让你们老板竹叶青给我滚出来。”

    他很愤怒。

    一时间让清吧内的安静氛围,瞬间打破。

    这家伙破坏了好氛围,立刻惹来周围不少人怪异目光注视。

    然而,他浑然不顾,只是大吼大叫。

    玉漱本在酒吧后台看着淘宝,她看上了一件不错的衣服。

    没曾想,吧台外面传来吼叫和嘈杂声。

    立刻秀眉一皱,朝外面走了过去。

    “怎么回事?”

    “玉漱姐,有个人扬言要找大老板,还在那里大吼大叫,让保安直接请出去就是了。”

    一个服务生很是无奈厌烦扫了白西装青年一眼,虽然对方长得很帅气,但一点风度都没有,再帅也只是个软蛋而已。

    玉漱瞅着青年,这青年她比较熟悉。

    经常在清吧里喝酒。

    是一个寻花问柳的富二代,也曾经撩扰过她。

    不过这个人,倒是有点个性,别人一旦拒绝了,他就不会再去骚扰对方。

    所以对这个人,称不上反感。

    但今天他的举动有些反常,让玉漱有点不解。

    “先别,问问他找青姐有什么事。”

    这个青年是附近一家传媒公司老总的儿子,身价好几千万,所以不能对待一般地痞一样对待对方。

    玉漱不怕事,但也不想随便惹是生非。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